当前位置:首页>专栏>读书

《狗头金》第五十章(四)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01-31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四)

  淘金是世界上投资风险最大的职业之一。它的性质相当于赌博。多年的积蓄说不定哪次失误就损失得一干二净;一生赢利,说不定一次风险就会让你倾家荡产。黄金啊,真能将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娟儿,就算我求你了,别往下挖了好不好?我姓金的有足够的金子养着你,让你衣食无忧,你为什么非要自讨苦吃呢?”面对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马娟,金铸再也无法矜持下去。

  “不!不管有多少金子,那是你凭本事挣的,我怎么能坐享其成呢?我一不头秃二不眼瞎,凭什么靠你养着呢?”马娟的脸色特别难看,她不但没有一丝的感激之情,反而很反感。

  “再说了,再有几米就打到线脉上了,我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看来,马娟真疯了!

  “马娟,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好不好?你选的位置永远都打不到矿脉上!你能在沙漠里挖出水吗?你能在树上钩着鱼吗?跟这一个道理。”金铸着急地说。

  “我说能就一定能。”马娟依然非常自信。

  “你可以在我的任何一条矿井中选择一条,你看哪个矿井好,你就在哪干,行不行?”

  马娟满脸疑惑地看了看他,不解地问:“告诉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我爱你!”金铸终于说出了埋藏在心底的话。

  “哈哈哈……”马娟突然仰天大笑,直到笑出泪了,才说,“你,我告诉你,你说晚了!我知道你爱我,可是,我……我却永远不可能爱你,你知道吗?我们俩天上一个地上一个,永远都不可能放在一个档次上,怎么可能相爱呢?你清醒清醒吧,别做白日梦了!再说你的父亲是马宝山,马宝山是谁?他是我的叔父!我们是同祖同宗的姐弟!”

  “哦……”金铸恍然大悟,他的脸一直红到了脖根儿。

  “在我心里,你才是咱金窝子真正的男人!你记住了,你娶的女人也应该是金窝子最出类拔萃的女人!”

  马娟的一席话震得金铸瞠目结舌。

  金铸永远也说服不了马娟,看着马娟为淘金而疯狂,他懂得了什么叫万般无奈!

  黄金给人的欢乐是短暂的,给人的苦恼却是长久的。停下脚步,面对着群山峻岭,仰望苍天,金铸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让马娟结束这种徒劳无功的挖井。

  马娟就像愚公一样,每天拼命地往下挖着,幻想着某一天能打到矿脉上,再一次看到她盼望已久的黄澄澄的金子,可是,她始终没能看到矿脉。到了最后,她雇的那三个男人,因为发不出工资,不得不走人。

  马娟的矿黄了,马娟却从未离开过矿井。又一个冬天到了,马娟衣着单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她开始精神错乱,不停地叨叨着看见了金脉,还用手比画着金脉有多宽多宽,没有人听她的,这么深的大山,谁听她胡言乱语!

  金砖再也没回来过,他扔下了马娟。这个只能跟马娟求得同甘不能共苦的男人,早被马娟的豹子胆吓破了,他依然选择安逸。

  马娟的精神彻底崩溃是在第二年的春天。她每天都会到井边上转悠,嘴里还有滋有味地唱着:

真切切做着黄金梦,

眼巴巴踏上黄金路,

心甘情愿做了黄金奴,

想不到,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才明白,

爱情是游戏,

黄金如粪土,

不曾想,到最后,走了一条不归路!

  马娟蜷缩在角落里,她打着寒战唱完这首歌之后,从皮箱里掏出一身干净漂亮的衣服,然后,梳了头,洗了脸,又哼着自编的小曲,朝着早就为自己挖好的“坟墓”走去……

  《圣经》说:以剑为生者死于剑。

  淘金人说:以金为生者死于金。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