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栏>读书

《狗头金》第五十一章(二)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发布时间:2018-03-08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二)

  在中国版图上,金窝子镇没个芝麻粒儿大,用放大镜也难找到它的影子。现在太后对这上心了,而且上心的理由又是那样的荒唐!

  黄金井被填平了。淘金人的饭碗砸了。金铸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金窝子乱了,淘金人要造反。

  “金爷,就等你一句话了!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就心甘情愿地跟你走!”淘金人聚集在金铸的门前,就等金铸发话。

  金铸是冷静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走这一步。

  就在他苦思冥想之际,他的手无意间碰到了狗头金,他灵机一动。

  这个想法一旦产生,金铸马上就付诸实施。他捧着狗头金,看了这遍看那遍,怎么看怎么心疼。狗头金跟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它见证了金铸成长的整个过程。抚摸着狗头金,千头万绪涌上心头:他仿佛看到了父亲马宝山正捧着狗头金眉开眼笑的情景,看到了他因为这块狗头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痛苦和绝望;他仿佛看到了金旺,看到了他一生揣着狗头金装穷的苦相,想起了他整天抱着那又脏又臭又破的老裤腰,皱着眉头装肚子疼的模样;他又仿佛看到了乌力夫,看到了他绞尽脑汁,不惜一切代价要获得这块狗头金的凶残……他想起了师傅白山虎,想起了不幸的童年,多灾的少年,昙花一现般的青年……他的手慢慢地抖了起来,心再也无法平静。如今,为了金窝子所有的淘金人都有碗饭吃,他只能忍痛割爱了。

  临行前,他把狗头金用红布左一层又一层地包完之后,小心地藏在裤腰边上,然后,叫来了常宽和段蓓。

  两个人被金铸的想法愣住了。常宽不解地说:“金铸呀金铸,你捧着狗头金到哪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你犯得着吗?再说,你缺金子吗?你早就够过了!为什么还不知足呢?”

  “淘金人离开了矿井,还算什么淘金人?!挣惯了大钱的人,谁还看得起那点儿小钱?这就叫曾经沧海难为水吧!”金铸很坚定地说。

  “可是,老太后也不是谁想见都能见得到的。”常宽说。

  “找师兄呀!他现在是朝廷的红人呢!”金铸蛮有把握地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