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栏>评论

年度特稿

绿色之纲 水到渠成——我国黄金行业2018年绿色矿山建设纪实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1-11作者:本报记者 马春红


  从环保税等多部法律法规的出台实施,到矿企依法依规而行,规范化运营成为行业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关键一年的标志性动作。

 

图为浙江安吉天荒坪镇余村村口的石碑刻着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论断。

 

  2018年5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提出,要自觉把经济社会发展同生态文明建设统筹起来,充分利用改革开放40年来积累的坚实物质基础,加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解决生态环境问题,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8年的车轮滚滚向前,为黄金矿山留下绿水青山。

  这一年,按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环保工作对于黄金行业来说依然是重中之重。在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的基础上,行业根据黄金矿山的特点,强化矿区环境保护,从被动治理转向污染防治与生态恢复并重,加强尾矿库的安全管理,严格污染源监管,减少有毒有害废气排放,绿色矿山建设如火如荼。

  回顾黄金行业这一年的绿色矿山建设情况,“规范化”是一个关键词。

  从环保税等多部法律法规的出台实施到矿企依法依规而行,规范化运营成为行业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标志性动作。

  这一年,我们撸起袖子加油干;这一年,我们用扎实苦干的优秀业绩献礼改革开放40周年。

 

  奠定“规范化”基础

  作为中国第一部专门体现“绿色税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单行税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自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了。税法明确,“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需要缴纳环保税,应税污染物包括大气、水、固体、噪声等四类污染物。

  这部法规拉开了包括黄金在内的矿业行业,在新时期走绿色规范化道路的大幕。

  按照新环保税法和2016年已出台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采用氰化物进行黄金选矿过程中产生的氰化尾渣将被征收1000元/吨的环境保护税。

  2018年,黄金行业走到了生死关头,全体采金人口头上、心尖上的话题都围绕着氰化尾渣收税的问题。

  为了规范化也为“活下去”。2018年3月份,在广泛调研基础上,原环保部发布了《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详细规定了黄金行业金矿石氰化、金精矿氰化、氰化堆浸过程产生氰渣的污染控制及监测制度要求。

  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永涛指出,该规范就是为了保障我国黄金行业建设绿色矿山、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和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而出台,同时确保了黄金行业规范化、可持续化的健康发展。

  氰化提金工艺已经在我国黄金行业存在80余载,至此,规范使用氰化物成为行业新生的一个起点。

  2018年4月,自然资源部对《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等9项推荐性行业标准进行公示。2018年10月1日《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正式实施。

  该规范对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的资源开发方式作出规定,包括绿色开发和矿区生态环境保护两个方面,并从资源开发方式、采选工艺选择原则、矿山地质环境治理与恢复原则等方面提出了基本要求。

  此前,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一直缺乏统一的标准,亟待通过建立标准体系来规范和引领全行业加快绿色矿山建设。《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的发布使得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有了依据和准则。中国黄金协会在解读时表示,该规范有助于推动行业绿色发展,加快规范化建设绿色矿山的速度。

  另外一部对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化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原国土资源部印发的《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清理工作方案》。虽然这项政策是在2017年7月出台,但真正发挥威力是从2018年开始。

  山东、河南等产金大省陆续开展的自然保护区、重点生态功能区内矿业权清理工作就对各产金企业造成影响。中国黄金协会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国内累计生产黄金289.745吨,与2017年同期相比,减产23.344吨,同比下降7.46%。

  之所以减产,就是在绿色矿山建设过程中,为“规范化”让路,部分黄金矿山企业减产、关停整改或无法延续矿权。据业内人士预估,2018年全年的黄金产量将延续2017年的下降趋势。

  除了上述全国性的法规文件对黄金行业的绿色化道路进行规范。地方性的绿色政策也为各矿企增加一道“紧箍咒”。

  例如,2018年1月份,湖南省六部委联合印发了《湖南省绿色矿山建设工作方案》,计划到2020年,湖南的矿业产业要基本形成节约高效、环境友好、矿地和谐的绿色矿业发展新模式。

  2018年4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财政厅等联合印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绿色矿山建设管理办法(试行)》,明确提出了绿色矿山企业应管理规范、矿区环境优美、采用环境友好型开发利用方式等要求。同时给予绿色矿山企业和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矿产资源、建设用地、财税、金融等方面的支持政策。

 

  金企向“规范化”大步迈进

  上述法规政策的出台,犹如给我国黄金企业的绿色发展道路竖起一盏盏指路明灯,绿色矿山建设这项利国利民的工程愈发“规范化”。

  在2018全国重点黄金企业集团主要负责人座谈会上,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鑫等重点大型企业集团负责人纷纷指出,未来黄金行业发展趋势的重要方向之一,就是强化环境保护和生态治理,实现从被动应对向主动防控的转变。

  正是全行业树立起这种绿色发展意识,2018年,各黄金企业不断加大环保治理投资,有针对性地采取了一系列先进环保手段、措施,三废排放量呈现下降趋势,排放达标率、工业三废处理率、矿山生态环境修复率不断提高。绿意盎然的景象在一座座矿山拔地而起,天蓝、水清、地绿、空气清新成为黄金企业的标配。

  在2018年这场环境保卫战中,氰化尾渣处理是头等安环大事。

  据记者调查,目前涉及氰化尾渣排放的黄金企业,大多选择增加成本投入,优化工艺,从而减少含氰尾矿排放。在技术上,大家选择的氰渣脱氰处理方法包含臭氧氧化法、固液分离洗涤法、因科法、自然降解法、高温水解法等。例如,山东黄金精炼厂采用洗涤压滤法,通过0.7倍水在线洗涤过滤,滤饼含水率11%,尾渣毒浸总氰含量从2371毫克/升降低到2.32毫克/升,直接达到一般固废排放标准,洗涤脱氰率达99.5%。

  据甘肃早子沟金矿有限责任公司安全环保部经理宫博多介绍,2017年至2018年,早子沟金矿生产工艺由氰化提金改造为浮选工艺,并投资1000多万元,把尾矿液输送管改造成高衬陶瓷管,保证安全输送10年以上。

  工艺上的改造离不开选矿药剂的更新换代,基于低氰、少氰甚至无氰的矿业要求,黄金人研制出了诸多高科技低氰产品,为黄金选冶工艺优化提供了可能。例如,长春黄金研究院的CG505药剂、广西森合高科的金蝉环保型选矿药剂等,在2018年的环保风暴下发挥了大作用。

  除下大力气处置氰化尾渣,其他方面环保科技的投资和应用也在黄金企业遍地开花,成为我们应对环保高压、承担社会责任的法宝。

  中国黄金集团新疆金滩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宗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金滩矿业除在植被绿化方面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还主要在清洁生产方面的有价金属综合回收技术上投入大成本,也因此金滩公司成为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

  “我们去年在环保方面投资了1000多万元。”甘肃招金贵金属冶炼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冯玉华表示,由于所处地理位置存在地表下陷问题,他们在环保上投入较大,但为了安全环保这道阀门还是值得的。

  早子沟金矿2018年以来,在公司范围内种植小松树600多棵,还投资170余万元,安装了水处理设备,集中处理公司生活用水和矿井水,生成二类水后再排放到河里。成为甘肃境内绿色矿山建设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可以说“规范化”这个关键词在黄金行业2018年的绿色矿山建设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从政策法规的实施到企业的主动作为,都证明着“规范化”是我们在新时期背景下的不二选择。

  然而,我们的征程刚刚起航,未来这块画布还需要继续挥笔。

  在2018年12月末,湖南黄金集团召开的话改革开放40周年成就务虚会上,湖南黄金党委书记、董事长黄启富明确提出,新的一年要把安全环保放在第一位,杜绝环保事故,以铁的手腕,抓好现场管理,落实各项措施,实现平安矿山、绿色矿山。

  可见,2018年我们开启规范化的绿色发展大幕,2019年我们还将一路前行,将规范化进行到底。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