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栏>评论

人为因素主导盘面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7-11作者:英伦金融 黎永达


  笔者针对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间的市场行情,特别是美元及黄金进行了大数据的研究,在各重要的市场趋势中,分别用线性回归及类比测试来找出主导行情的因素。

 

2019年上半年美元指数走势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在大数据模型中可见,金融市场已由过去受经济、供求及政策主导,变为受人为干预影响为主。美元及黄金在2017年有超过19个至22个重要的转换行情,即平均每三周行情趋势的重要转角点中有12个是受人为干预出现,即每月有一个人为干预的转换点,约63%的行情是受人为干预。

  2018年重要行情转换点大幅增加,由过去的全年19个至20个转换点,大幅升至全年35个转换点,即平均每月有3个转换点,当中人为干预的转换点达25个,即平均每月有两个人为行情,约71%是受人为干预。

  而2019年上半年,重要的转换点已经达19个,这是2017年全年的数字,比2018年半年数高出很多,而当中16个是涉及人为干预,即平均每个月有2.5个行情是人为造成,逾84%的行情是受人为干预影响。

  从数据可见,人为干预从2017年的六成,升至2018年七成,而2019年上半年更达八成以上。人为干预的参与率是逐步上升,更主导了金融市场的趋势。

  此外,4个主体现象人为干预主导、风险情绪逐步上扬、央行态度改变、经济下行压力增加,明显反映在过去至目前的情况中。

 

  人为干预因素递增

  从2017年开始,人为干预(特朗普、央行决定、政治事件、国际博弈)对市场的影响力成为主导市场情绪的重要因素。

  有关人为因素影响力增加,造成反全球化、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反移民等有关声音在欧美国家逐步增加。

 

  经济复苏乏力

  全球,包括中国、美国、欧洲的经济复苏,在2014年至2017年呈现明显的势头,但在2018年下旬,各国经济数据则逐步出现衰退的征兆。

  创新乏力。2010年至2016年为互联网高速增长阶段,各种新思维结合移动趋势推动社会及文化急速融合,并且透过应用技术把碎片整合,使用平台模式大量发掘资源价值。而2017年后创新突破乏力及泡沫化现象趋于明显。而人工智能只能满足低端应用层面,而5G只推动用户行为改变。在全球人口红利下降及创新乏力的环境下,经济发展力度放缓。

 

  央行态度改变

  美联储自2014年开始决定货币政策正常化,并且至2019年初进行逐步加息,但于2019年6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当中表示为未来减息作准备。

  欧央行于2017年中对欧洲经济预期乐观,同时预言有提早利率正常化的考量,然而2019年开始,欧洲多项经济数字大幅回软,欧央行在年中会议中表示货币政策维持不变。

 

  避险情绪改变

  2014年至2016年,全球复苏势头促使避险情绪大幅下滑,2016年英国脱欧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风险情绪急速回升,而2017年至2018年欧洲国家选举,在忧虑欧盟解体、新兴国家经济危机、英国硬脱欧的情况下,风险情绪出现不同时段的急速上扬及下行的情况。

  2018年至2019年,在美联储持续加息的背景下,美元成为焦点避险及套息工具;然而,随着美联储在2019年6月宣布为减息作准备,美元的套息及避险功能出现改变,黄金重新获得关注。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