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矿山的新丰碑

----山东黄金集团实现“双百吨”金矿纪实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本报记者 张伟超

2017/11/20

   一百吨黄金的背后,蕴藏了太多鲜活的事例、故事和人物,它们支撑了两个矿山以前的生产与发展,更激励着两个矿山和山东黄金今后的发展与进步。

  ——山东黄金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陈玉民

 

  10月23日和11月16日,是两个必将会写进我国黄金发展历史的日子。

  山东黄金所属的焦家金矿和玲珑金矿,成为“双百吨”金矿山!这两座享有“中国黄金生产十大矿山”盛名的金矿,累计产金相继突破100吨大关。

  一个是位居全国十大黄金矿山之首的现代化金矿——焦家金矿,年产黄金达7.5吨,先后拿下山东黄金“利润最大奖、安全环保‘双零’奖、探矿增储奖、管理创新奖、降本增效奖、科技创新推动奖”等十一项大奖,树立了一座黄金矿山跨越式发展的不朽丰碑。

  另一个是曾经有着“亚洲第一大金矿”之称的千年老矿——玲珑金矿,历史上曾连续23年黄金产量雄踞全国单体矿山第一,全国首个黄金总产量突破100万两、200万两、300万两的单体矿山,给中国黄金生产史留下了广为传唱的灿烂篇章。

  两个“百吨黄金矿山”的出现,不仅是山东黄金的大事,也是中国黄金史上的大事。对此,山东黄金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陈玉民非常自豪:历史上,“‘焦家式’金矿床(蚀变岩型)和‘玲珑式’金矿床(石英脉型),都是以矿山命名的典型;如今,它们又同时成为中国黄金历史长河中的“标志”。“它们为黄金矿业界佐证:无论哪一种类型矿山,都有成为大矿的可能、成为百年矿山的可能,这就为今后同类矿山的建设与发展奠定了技术上、管理上、理论上的支撑。”陈玉民感慨道。

  百年大矿,铸就于实干。不论是1962年正式建矿的玲珑金矿,还是始建于1975年的焦家金矿,正是一代代山东黄金人以饱满的精神、昂扬的斗志、实干的作风、创新的举措,跨过一道又一道沟坎,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才最终掀开了百吨大矿的历史宏伟篇章。正如陈玉民所说,“一百吨黄金的背后,蕴藏了太多鲜活的事例、故事和人物,它们支撑了两个矿山以前的生产与发展,更激励着两个矿山和山东黄金今后的发展与进步。”

  近日,在初冬的暖阳里,继“山金柱石”侯学武采访后,我们采访团又一次走进山东莱州和招远,感受焦家金矿和玲珑金矿两座百吨金矿带给我们的感动。

  百吨黄金是光灿灿的,它激发起山金人强烈的企业自豪感、事业自信心、未来期待感,蕴含其中的精神财富极大地丰富了企业文化内涵。

  百吨黄金是沉甸甸的,山金人要轻装上阵,不断追求卓越,创新进取,为实现“争做国际一流,勇闯世界前十”的战略目标提供更多正能量、更大支撑力。

  

腾飞的起点

  两个百吨矿山的出现,是山东黄金‘争做国际一流,勇闯世界前十’战略践行的闪光点、战略推进的动力源、战略落地的支撑点。

 

玲珑金矿。

 

  玲珑金矿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老矿,开采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春秋时期,秦汉至晋唐时期,这里开始规模采金掘宝,宋中期开始设置课税,督办采金;清末“黄金大王”、红顶商人李宗岱也曾在玲珑开办金矿,日本侵略者更是长期霸占玲珑金矿,进行掠夺性开采。而与之相应的是作为中共地下党的玲珑金矿第一任矿长姜璇带领矿工兄弟与日本鬼子英勇斗争,将13万两黄金送延安的事迹……而今天,日本人遗留的老厂房和灰暗的炮楼依旧伫立在那里,注视着玲珑金矿一次又一次的腾飞。

  走进玲珑金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座雕塑,一座是带有20世纪80年代显著特征的矿工塑像,一座是后现代艺术的不锈钢抽象雕塑,一座是书卷式的花岗石雕塑,厚重的历史感与浓郁的现代气息都凝聚在咫尺之间。它们就是玲珑金矿黄金产量突破100万两、200万两和300万两的象征。

  “三个100万两凝聚成一个100吨,100吨是什么概念?它相当于2011年全山东省黄金产量总和,相当于1995年全国黄金产量总和。如果按照每千米路铺1公斤黄金计算,这100吨黄金可以把玲珑金矿到烟台市的路铺成一条黄金大道。”玲珑金矿总经理、党委书记王成龙形象地诠释着100吨黄金和几座丰碑,可是这其中的艰辛与付出,只有玲珑金矿的人才会深刻领会。

  1988年,玲珑金矿黄金产量率先突破100万两,实现全国第一。为实现这一目标,他们用了26年的时间。这期间,玲珑金矿年利润曾占到全国黄金行业总利润的一半多,“玲珑模式”传遍大江南北,扬名国际,每年都有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几十个国家的大型黄金企业和地质专家到玲珑取经寻宝。

  那一段时期,玲珑金矿干部职工手刨脚踏,肩扛人推,老婆孩子齐上阵手工碎矿,硬是用脚量出来、用手刨出来一个“百万两”。曾经获得冶金部劳动模范称号的陈秀兰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当我们在招远市郊区的敬老院见到她时,84岁的她吃力地站起来,坐到床边,撩起衣领,向记者们展示脊椎隆起的大包,那是身为玲珑金矿家属的她不怕苦、不怕累,肩挑矿块、砸矿块,永远争得第一名留下的光荣印记。

  玲珑金矿田矿脉多但矿脉窄,相比其他金矿,玲珑金矿井下掘进多,条件更为艰苦,工作相当艰辛。由于每条矿脉的储量都不大,每次探得的储量只够维持两三年,资源接续最短的时候只有3个月。自建矿起,三级矿量不平衡就一直困扰着玲珑金矿,甚至一度出现资源接续危机。

  2006年,玲珑金矿黄金产量又突破200万两大关,再创“全国第一”,而这只用了18年。18年里,玲珑金矿工业总产值、利税总额在黄金行业雄踞全国第一,第一批进入国家二级企业,第一个实行领导体制改革和深化企业内部改革,第一个实现并向全国推广了氰化提金机械化连续生产,第一个实现了世界黄金分析技术重大突破,在我国第一个应用活性炭吸附柱碘量法测定金……

  而在42公里外的焦家金矿,同样是一座具有传奇色彩的金矿。作为国内外著名的焦家式金矿床的典型代表,焦家金矿属破碎带蚀变岩型金矿床,从2006年开始,进入了大规模、跨越式发展的快车轨道。

  2006年,焦家金矿通过全方位整合,形成了“一矿三区”的发展格局,与此同时引进国际最先进、自动化程度最高的设备、技术,选矿能力翻番扩大,一跃成为我国黄金行业生产规模较大的现代化矿山之一,十年间黄金产量不断增长,造就了这个时代的矿山奇迹。

  十年间,焦家金矿连续7年获得山东黄金集团利润最高奖,实现了多个“第一”:第一个成功应用地热系统,实现了冬季清洁供暖和夏季节耗制冷,节能减排效果非常显著,第一个进行大倾角皮带运输机研究与应用试验的黄金矿山,创造了国内首次在金属矿山推广应用的先河,第一个进行黄金矿山尾砂综合利用项目研究的矿山,第一个被国家工信部评为“国家级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贯标试点企业”称号的黄金矿山……

  自2016年12月产金突破300万两后,焦家金矿就提出“超百吨献礼十九大”的奋斗目标。面对品位下滑、生产接续困难等不利局面,他们不等不靠,紧抓“质量提升、成本管控、利润增长、持续发展”关键点,凝聚发展力量,强化内部管理,从殚精竭虑、精益求精的管理人员,到挥洒汗水、日夜坚守的作业人员,再到辛勤付出、履职尽责的后勤人员,从“大干一百天,产金过百吨”劳动竞赛到“冲刺过百吨,献礼十九大”系列活动,焦家金矿干部职工坚定信念,戮力同心,从井下数百米的大型机械化开采运输,到地面大规模选厂处理,日夜奋战,终于在10月23日,成功实现累计产金一百吨,开创了焦家金矿强势发展的新纪元。

  这一切努力奋斗换回来的成绩,在焦家金矿矿长、党委书记尹国光看来很正常,作为山东黄金主力矿山,焦家金矿肩负着更大的使命和责任,完成百吨产金量只是快速发展的一个节点,距离山东黄金未来发展目标和要求还有很远。

  因为从2006年开始,焦家金矿就已经坚定了鸿鹄之志,大规模现代金矿的科技优势、人才优势、技术优势正在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两个百吨矿山的出现,是山东黄金‘争做国际一流,勇闯世界前十’战略践行的闪光点、战略推进的动力源、战略落地的支撑点。”陈玉民说。

 

相伴科技起舞

  双百吨金矿的实现,源于战略引领、文化驱动、历史积淀,也是新的起点。

 

焦家金矿。

 

  进入焦家金矿的选厂,让人惊叹不已的不止是国内少见的多组大直径碎矿、磨矿系统,还有经典标语:资源为先,效益为上,创新为本;激发创业活力,推动全员创新;时时创新,事事创新,人人创新;追求卓越,创新发展……整个厂区到处可见创新标语,甚至细心的人会发现,创新的标语占了整个厂区标语的绝大部分。

  上世纪70年代建矿时,焦家金矿日处理能力只有500吨,近年来伴随着产能的不断扩大,1000吨、1500吨、2000吨、4000吨、6000吨甚至更高,井下勘探、开采、提升、运输、选冶等一系列设备工艺更新换代,机械化、自动化程度更高、产量效益更高,安全环保能力更强,这些都得益于科技创新的支撑。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先进的设备支撑,就没有大的产能。”焦家金矿副矿长栾桂勇是分管设备物资及数字化矿山建设等工作的负责人,提起矿山的科技支撑作用显得格外兴奋。“矿山利用的先进技术和工艺是空前的,只要技术、安全等方面的创新投资,只要有需求,就能满足。”栾桂勇说。

  焦家金矿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先后引进了凿岩台车、铲运机、卡车等200多台套进口高质量无轨设备,同时引进国内最高水平的提升系统,实现无人值守,而选厂采用了当前国际最先进选矿设备的焦家金矿选矿厂,拥有国内最先进的黄金选矿工艺,生产过程实现全自动控制,使传统资源型矿山迈向了新型工业化发展之路。

  2008年从山东理工大学毕业的杨玉洁,见证了选厂扩建升级项目,她对选矿技术创新成果的自豪溢于言表。依靠先进技术和大型机械化装备,焦家金矿日处理矿石大幅增加,员工却相应减少。“单从球磨机的管理操作人员数量看,过去日处理量1500吨的时候,管理人员为27人,而如今管理人员只有2人,处理规模却增长七八倍。”杨玉洁说。

  焦家金矿引进先进技术装备的同时,还结合先进技术和装备实际运行实践,走上了一条生产与科研相结合的路子,在矿山地质测量、井巷工程及采矿设计、选矿工艺设计、矿山工业自动化及计算机网络管理系统的开发设计等方面,均处于同行业领先水平。

  近年来,焦家金矿先后完成并获得发明专利4项、科研项目30余项,国家专利40余项。2012年,发明专利“废石就地回填并能提高矿石回收率的采矿方法”获得山东科学技术厅和山东省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山东省专利奖一等奖,2013年该专利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中国专利优秀奖。

  作为科技创新的代表,焦家金矿寺庄分矿副主任、创新达人尹春伟参与了矿山技术创新和设备的更新换代,创造了骄人的科技成果。他说:“近20年来,焦家金矿始终没有放慢科技创新的脚步,从1个人创新,到一个团队创新和成长,再到多个创新团队一起前进,科技创新成就了我,也成就了焦家金矿。我的成长和矿山的发展是不分开的。一代代矿山人的不懈努力,才成就了焦家金矿百吨梦想。”

  相伴科技起舞,焦家金矿成为了山东黄金数字矿山建设试点单位。自2007年以来,该矿围绕着“地质资源可视化、设计计划最优化、生产过程自动化、安全管理集成化、决策支持智能化、生产经营协同化”的建设目标,建成了生产集控平台、地质资源数字化与三维可视化平台、安全生产管理信息平台和企业集成办公管理平台。

  正是在创新科技的引领下,焦家金矿不但产能和效益发生可喜变化,循环经济、安全环保、井下开采条件、办公环境等等各个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深藏地下的350吨黄金储量资源,或将随着新竖井的建立,使再起一个焦家金矿成为可能。

  不同于焦家式金矿的“大矿体、宽矿脉”,被誉为 “亚洲第一大金矿田”的玲珑金矿田特点则是“窄矿脉、薄矿体”。为此,玲珑金矿生产存在着“点多、面广、战线长,系统复杂”的特点,大型机械化作业比较困难。生产系统不完善导致有矿采不下,运不出,成为制约玲珑金矿大规模生产的最大瓶颈。

  玲珑金矿也依靠科技创新力量,按照“自动化减人、机械化换人”的总原则,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先后实施九曲-70副井配套、灵山新竖井深部中段开拓、探矿等系统优化工程45处,研发和投入与井下采矿结构相适应的各种型号铲运机、运矿卡车、大立方运矿电机车等设备,生产能力呈指数式增长;与此同时,更新换代了球磨机,完成了破碎、浮选系统扩大化改造、马尔斯泵建设等一系列工程,打破长期以来碎磨能力不匹配的瓶颈。

  同时,他们还创新采矿方法,大胆变革一直沿用的崩落法采矿,运用充填采矿工艺,先在灵山分矿试验充填采矿,充填采矿量在短短两年时间里,从无至800吨/日。2013年下半年开始,充填采矿工艺在主战场九曲分矿一车间推广应用,但难度之大令人咋舌:尾砂三级输送最大距离5.02公里,中间穿越两座大山,呈波浪形,最大输送落差179米,充填孔深度700多米……

  这一道难题,不但没有阻挡他们创新的步伐,而且激发了他们创新的激情和动力。除了充填站建设直接设在井口分段输送,实行选矿厂、调度中心、充填站三级协调机制,玲珑金矿又创新使用管路壁厚监测技术,大胆改用直径100毫米管路,增加出气管数量,既精准监测压力系数又解决充填接顶问题;同时创造性使用“可拆卸复用式网格钢架充填组合板墙”技术,突破原有充填封闭成本高且容易漏浆的难题。

  如今,其充填采矿月生产能力达到2.2万吨,充填采矿生产进入常态化轨道。东山充填站完工在即,其他盘区充填试验即将全面铺开。同时,随着生产能力的不断提高,打破5个矿区点状化的生产格局,建设东山措施竖井和东、西山长距离贯通工程为中心,对玲珑系统上部开拓系统进行优化、整合和完善提到了玲珑金矿快速发展的日程上。

  依靠先进的技术,玲珑金矿在短时间内成功贯通距离最长、精度最高的东山措施竖井,打造出“井下运输高速路”:西山坑口运输效率提高了2倍以上,九曲、大开头运输效率提高了30%以上。九曲、大开头、西山和东风四大矿区的互相贯通,与玲珑选矿厂连为一体,使得深部矿石经由东山措施竖井直接进入选矿厂和地表料仓。

  “向科技要安全、要产量、要效益。”王成龙深谙科技创新对于老矿山的重要性。他认为,只有依托科技创新,加快深部开采及无废关键技术领域研究,才能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步伐,提升企业竞争力。

  当期生产抓重点突破,中期接续抓技改技措,长远发展抓重点开拓,玲珑金矿已经瞄准了未来:“五竖三斜”8条大井, 14项重大项目建设上马开工,一个崭新的玲珑金矿正在酝酿……

  “特殊的地质条件、特殊的黄金文化缔造了独树一帜的玲珑金矿,玲珑金矿干部职工从不奢谈未来与期望,唯有埋头苦干实干。按照当前生产能力计算,玲珑金矿下一个100吨会在25年之后,比第一个100吨用时缩短30年。但这也绝不是终点,我们是党领导下的有担当的大型国企,我们会按照‘百年企业’的目标去打造玲珑……”谈到未来,王成龙说得斩钉截铁。

  正如山东黄金齐鲁矿业事业部总裁李涛所说:“双百吨金矿的实现,源于战略引领、文化驱动、历史积淀,也是新的起点。”

 

一座新的精神丰碑

  不同的时代,共同的梦想。各有特点的矿山文化,共同创造了“追求卓越、创新进取”的山金精神。

 

山东黄金立志做黄金行业发展的排头兵。

 

  围绕双百吨金矿的采访,从项目建设、科技创新、管理制度等多个方面展开。在众多的采访中,焦家金矿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徐常书说的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思考。

  徐常书说:“无论干什么事,人是决定的因素。”

  而且采访焦家金矿的“矿三代”张洪聚一家时,72岁的张洪聚也说:“焦家金矿产能的扩大、选冶技术的提高,设备先进只是一方面,人才是关键。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今天的成绩。不怕资源不足,只要艰苦奋斗,就一定创出好的明天。”

  同样,在玲珑金矿,记者们问到为什么资源储量、服务年限都只有几年时间的玲珑金矿总能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是什么支撑着它树立起累计产金百吨的丰碑时,王成龙语气坚定地说:“我们玲珑能有现在的成就,都是干部职工用脚蹚出来的,是‘精诚团结、敢于担当、不畏艰难、勇争一流’的玲珑精神升华下的结果。我们每个月的任务都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打赢每场战斗都需要所有玲珑人付出百倍的努力!”

  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力量,创造了山东黄金双百吨金矿山?

  在奋战产金百吨矿山伊始的2006年,玲珑金矿面临资源接续的压力,以矿为家的玲珑人却没有消沉悲观,而是以坚定的意志向困难挑战,向大地问出路。

  他们利用全国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项目的支持,在175号脉群井下500多米的掘进迎头,打响了危机矿山找矿的第一钻。经过半年多艰苦卓绝的战斗,玲珑人在175号脉群、36号脉群深部地段发现特大深延型金矿床。在科学的成矿理论和凝聚的玲珑心面前,两大黄金脉群掀开了神秘面纱。

  但是,追掘进、攻盲区的日子不会结束。面对“窄矿脉,薄矿体”现状,只有不断地探矿掘进,才有陆续的储量,已成为玲珑人的共识。玲珑金矿每月要安排掘进机台几百部,几乎年年打破掘进历史纪录。2017年,该矿掘进指标已经达到13万米水平,年掘进量相当于山东黄金所属三山岛金矿和焦家金矿总量再加新城金矿半年的掘进量;在用巷道总里程达500多千米。

  玲珑金矿的艰苦,也表现在生产地点多而杂,现辖2个分矿、5个矿区、10个直属单位,在用竖井 14条、斜井7条,100多个生产中段,生产系统复杂,突发情况多,稍有不慎就可能面临生产不下去的困境。领导干部下井跟班上满点,确保与工人同上同下,生产调度会和办公会搬到井下一线,现场查看,且做到身后无隐患,才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生产的安全和质量。

  “山金柱石”侯学武,59岁仍几乎每天都下井,每次下井都要走近10多公里的路,伴随着井下气温的变化,犹如经历春夏秋冬四季,其艰辛可想而知。“山金柱石”的荣誉正是对玲珑金矿无数个像侯学武式人物所付出艰辛努力的肯定和褒奖。

  业界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玲珑金矿是山东黄金乃至全行业的“黄埔军校”。从建矿至今,玲珑金矿为整个行业输送了500多名矿山副职以上高级管理人才,中国知名黄金矿山企业里几乎都能看到玲珑人的身影。这些人都独当一面,堪当大任。而如今,玲珑金矿将“导师带徒”一以贯之,从矿长开始每人都带徒弟、教徒弟,人才队伍的建设与传承得以延续。

  “相较于物化的丰碑,我们用与生俱来的‘红色基因’树立起来的‘精诚团结、敢于担当、不畏艰难、勇争一流’的玲珑精神丰碑更有价值,它能让玲珑金矿保持长久的青春与活力!”王成龙说。

  在融会了玲珑金矿的吃苦耐劳精神后,焦家金矿人具有超强的执行力和过硬的人员素质,更令人引以为豪。作为一家生产基本具备现代化的大规模矿山,焦家金矿更注重培养“现代型、创新型、复合型”人才,通过自上而下层层推行竞争上岗制度,加大考核力度、为想干事、会干事、干成事的优秀人才,强化竞争激励机制、为人才聚集和提升提供广阔的发展平台。

  为有效促使广大工程技术人员尽快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复合型人才,焦家金矿还搭建各类人才成长的快车道,在人才储备的深度、广度上,一直走在集团所属企业的前列。在焦家金矿的职工中,既有老一代矿山职工的朴实、艰苦耐劳、奋进,也有年轻大学生的富有创新活力、执行力。

  看到日新月异的焦家金矿,越来越强的竞争力,张洪聚一家三代感到无比的高兴和自豪。他的孙女张金桂则相信,在学习和继承老一辈的奋斗精神中,运用先进科技和前沿理论,融入现代管理理念,一定会有突破,一定会把焦家金矿建设得更好。

  不同的时代,共同的梦想。各有特点的矿山文化,共同创造了“追求卓越、创新进取”的山金精神。焦家金矿和玲珑金矿双百吨金矿的实现,犹如两朵金花在胶东半岛绽放,为山东黄金跨越式发展注入了新的精神力量。

  作为焦家金矿实现百吨历史梦想的见证者和亲历者,尹春伟激动地说:“为身为矿工骄傲,为焦家金矿骄傲,也为山东黄金骄傲。百吨金矿的实现,熔铸了几代人的心血,必将以此为契机和激励,让几代人的奋斗精神延续,汇聚下一个百吨梦想。”

  玲珑金矿退休职工吴所牢经历过了奋斗的峥嵘岁月,深切感受到了百吨金矿的来之不易,但是他相信:“只要有玲珑人在,产量就在!还会继续实现第二个百吨!祝愿玲珑金矿兴旺发达,事业蒸蒸日上。”说到这里,吴所牢声调更高,句句铿锵有力,眼睛湿润了。

  “百吨黄金是光灿灿的,它激发起山金人强烈的企业自豪感、事业自信心、未来期待感,蕴含其中的精神财富极大地丰富了企业文化内涵;百吨黄金又是沉甸甸的,山金人要轻装上阵,不断追求卓越,创新进取,为实现‘争做国际一流,勇闯世界前十’的战略目标提供更多正能量、更大支撑力。”陈玉民说。

  双百吨金矿的精神丰碑显然已经树立。相较于物化的丰碑,精神丰碑扎根于心、付诸于行,更加源远流长,历久弥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