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避海外矿业投资风险有实招

    作者:王蓓

2017/03/28

  加拿大作为主要的矿业资源投资国家,有着高效规范和成熟的市场运作环境,其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涉及的矿产资源公司遍布全球各地,有着较好的投资优势。在顺应“走出去”趋势发展时,我国企业如何在加拿大或其他境外矿业投资市场获得合理的收益?在3月25日举办的金罗盘公益小讲堂第一期加拿大矿业投资模式与经验分享会上,参会的专家业者积极分享了自己的见解和意见。

 

 

  3月25日,由北京金罗盘科技有限公司、牛博士矿业观察、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共同举办的金罗盘公益小讲堂第一期加拿大矿业投资模式与经验分享在北京财富中心开讲。
  在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我国企业“走出去”投资境外矿产资源,怎样有效规避风险,获得效益?
金堆城加拿大资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卢景友和亚太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总裁薄少川、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副院长付水兴等参会的专家、企业高管、律师就此分享了其矿业海外投资经验,北京金罗盘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牛丽贤就多伦多证券交易所风险勘查投资机会进行了讲解。

 

“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投资交易就足够了”
“为什么掌握了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就相当于掌握了全球的矿业?”牛丽贤分析,北美加拿大和美国2个国家、拉丁美洲17个国家、非洲33个国家、欧洲20个国家、亚洲13个国家、大洋洲3个国家,这89个国家主要的矿产地都包括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内。“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投资交易就足够了。”她说。
  牛丽贤介绍说,国外矿业风险勘查投资的机会主要为在空白区登记新矿权、向私人公司并购已有的矿权项目、参与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或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初期勘探公司4种方式。
  其中,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或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掌握的初级勘探公司占全球的80%~90%。“通过这两家交易所投资初级勘查公司是最佳途径,也是最规范运作、最可靠的、成本较低的投资方式。”牛丽贤介绍说:“不过因为国内了解得较少,这种投资方式被忽略了。”
  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共有976家初级勘探公司,其中,涉及黄金项目的公司有562家。黄金也是矿业的风向标。
  薄少川说,因为黄金融资相对容易,绝大多数初级矿业公司都有黄金项目,全球市场对黄金的勘查投资,无论是在高峰期还是低谷期,几乎都占到了一半。
  牛丽贤认为,矿业风险勘查投资要考虑项目、团队、管理、财务这四方面,以降低风险。
  其中,项目主要分析已发现资源量、资源潜力、工作程度、项目开发的外部环境;国外的团队要考虑结构是否合理、经验是否充足、口碑是否良好,以及融资能力、执行力、沟通力等综合实力;管理上要注意网站建设、信息披露、工作计划的制定和执行等;财务上要注意市值、股价、现金、资源量价值与公司市值的比较等。

 

品位不是海外矿产项目投资第一要素
  因为国内外投资的环境文化等存有较大差异,卢景友建议,企业进行海外投资时,需要仔细研究熟悉目标资产,尽职调查时由地质、环境、工程、财务及法律顾问形成团队处理,与当地合作伙伴建立良好的关系,来分担风险并分享技术和财务能力;同时,不要把矿石品位放在项目投资的第一位。
卢景友认为,矿企进行海外投资矿业资源,不要将矿石品位放在最重要的地位,矿石品位不是决定性因素。开矿必须考虑当地的基础设施条件,否则即使矿石品位高,过高的成本也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压力。
  “基础设施、信誉问题、安全环保问题、与原住民的关系处理等因素也不可忽视。”卢景友说:“基础设施是第一位的。”
  卢景友列举了美国的某个锌矿作说明。该锌矿品位为3.5%~3.7%,此项目去年已经有了现金流。
  因为该锌矿所在地基础设施发达,当地有充足的劳动力,运输成本低,岩石稳定性好、矿体大、开采效率高,大大降低了成本。
  薄少川补充说:“基础设施问题概括起来是可研的问题。可研是一个算总账的过程,将资源量、储量和采矿、运输、人力成本等所有因素计算在内,成为一个财务模型,品位只是其中的一个参数,不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同时,薄少川建议,矿业勘查公司2年前完成的可研数据不能马上使用来建矿,因为数据已经过时,需要及时更新。“在做尽调、检查可研数据时,企业要聘请当地的专业律师等团队,因为他们了解本地情况,掌握着国内专业人员没有的当地数据。”
  其中,卢景友提示,在国外资本市场,团队是第一位的,先有了志同道合的人组成团队,再寻找项目一起运作,同时,个人和公司的信誉也非常重要。在中国,项目是第一位,先有了项目,再寻找人来组成团队一起做。这在国内外形成了差异。
  付水兴建议,国外投资市场高度专业化,国内企业要“走出去”投资初级矿业公司,需将决策权掌握在手里,而将经营权交给当地的CEO管理。
  在国外发达国家,当地政府对环保方面要求也非常严格。“例如,每年在矿区指定地点抓15只老鼠,解剖其肝脏,证明其没有被金属污染。而且,在矿区设有47个取水点,包括地表和地下取水,通过不停地取样,然后交给第三方检查机构,证明水没有被污染。”薄少川说。
  同时,薄少川表示,我国企业与国外企业竞争的一大劣势是决策过程太慢,往往使好的项目投资机会溜走。“在加拿大或澳大利亚决策透明高效的国际化市场中,在国内企业经过长时间的研究讨论决定后,还能落到企业手里的项目,不会是非常好的项目。”他提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