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回暖,我国矿企路在何方?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本报记者 许勇

2017/12/07

  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平指出,从长期来看,“一带一路”倡议逐渐落地并将带动沿线国家能矿资源、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城镇化、产业化发展,而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迫使矿业走上正轨。“低碳经济”的发展对矿业的需求也会不降反升,三重因素叠加将可能使全球矿业开启新的周期模式。

 

  矿业是基础性产业,为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提供物质基础,是工业的命脉,但是自全球矿业进入寒冬,几年来,矿业形势持续低迷。在我国矿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国内外矿业形势对我国矿业发展影响巨大。为此,在2017中国矿业全产业链大会上,我国矿业的专家学者针对国内外矿业形势以及我国矿业的应对措施,进行了深入探讨。

 

全球矿业回暖向好

  “根据对全球矿业形势的长期跟踪,我们认为,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全球矿业已走出低迷区间,筑底回暖态势逐渐趋稳。”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平说。

  当前,全球经济全面复苏,美、欧、日、中,以及其他新兴市场的经济前景都有所改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份发布的全球经济预测,将2017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上调0.1%,至3.6%,预计2018年经济增长3.7%,大大高于2016年的3.2%。

  在全球矿业方面,2016年9月到2017年9月,主要矿产品价格出现不同程度上涨,中国采矿业利润随之大幅增加,幅度达789%,同时全球矿业融资并购趋于活跃。据安永统计,2017年第二季度融资额710亿美元,同比增长15%,上半年兼并数已超过2016年全年,第二季度并购额148亿美元,同比增长71%。

  北京有色地质调查中心原主任杨兵认为,矿业发展具有周期性,从1991年到2017年期间,矿业经历过两次周期,一次是1993年到2002年,另一次是2003年到2016年。“矿业周期主要表现为金属价格的周期性波动,勘探投资是反映矿业周期的晴雨表。”杨兵表示,根据周期理论,矿业衰退应在2016年见底,2017年将开始反弹复苏,全球矿业或将开启新的周期。

  2017全球固体矿产勘查投资触底回升,根据标普公司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固体矿产勘查预算触底回升。这是自2012年以来的首次上涨,较2016年上涨14%,达到79.5亿美元。

  但杨兵也指出,虽然勘探投资自2012年以来首次出现增长,但这一数字仍是近10年的第二低,表明矿业复苏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而在矿业寒冬时期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在成为全球矿业复苏的加速器。周平指出,从长期来看,“一带一路”倡议逐渐落地并将带动沿线国家能矿资源、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城镇化、产业化发展,而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迫使矿业走上正轨。“低碳经济”的发展对矿业的需求也会不降反升,三重因素叠加将可能使全球矿业开启新的周期模式。

  但是,周平认为,相较于“超级周期”中极度扭曲、疯狂的不正常市场形态,新周期将可能具有完全不同的表现形式:一是随着未来世界社会经济形势动荡的加剧,新周期具有较强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二是新周期将是一个由供需基本面决定的正常市场模式,其高峰及发展速度将回归理性模式,市场与价格波动也将趋于稳定;三是世界科技的快速进步将给全球矿业发展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在经历了多年的矿业寒冬后,全球矿业终于迎来了新的春天。

 

我国矿业企业依然面临严峻考验

  虽然今年以来,全球矿业整体向好,但由于近年来,我国越来越严格的环保政策,尤其是今年自然保护区矿业权退出政策,造成一大批产能退出,进一步压缩了供给侧,我国矿业企业依然面临严峻考验。

  据统计,2001年到2015年,非油气矿山从业人员从880万减少到519万,减幅41%;矿山开采总量从44.3亿吨增加到96亿吨,增长了近1.3倍;企业数量从15.4万个减少到8.4万个,减少49.6%。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表示,虽然目前我国矿山开采生产效率和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但矿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趋缓,矿业总产值高位下滑。

  陈毓川同时指出,未来5年到8年,铜、铝、铅、锌等大宗矿产需求将陆续达到需求顶点,迎接资源需求“洪峰”与产业转型并存,重要矿产资源对外依存的局面在短期内难以逆转。

  国务院参事、国土资源部原总工程师张洪涛指出,我国上半年经济形势总体向好,但是有三点始终没有改变:一是经济发展对资源需求不变,二是资源短缺的基本面不变,三是资源产业绿色方向不变。因此,张洪涛认为,我国对矿产资源的需求量仍然巨大,但是随着我国进入新时代,对资源的需求开始由中低端产品向中高端产品转变。

  杨兵也认为,长期来看,我国矿业形势持续向好的基础比较坚实。他表示,这主要是因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中国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仍将保持高位,而新技术革命将改变资源需求格局。

  在此形势下,我国矿业企业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但也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原地质矿产部副总工程师李裕伟认为,我国矿业企业的竞争力相对较弱,还需继续努力。

  李裕伟表示,从技术层面看,我国矿业的选冶和采矿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一些新建大型现代化矿山无疑已是世界一流,但从矿山运行层面看,装备和技术先进与落后并存,需要一个换代转型周期。

  我国矿业企业在环境保护的理念、标准上与国际矿业公司还有较大差距。矿山的成本控制总体逊于国外矿山。此外,我国矿山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抗风险能力比较弱,矿业生产率也是我国矿业公司的弱项。

  “如何用好自身的优势,扬长补短,抓住机遇、规避风险,提升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推动我国矿业发展,这需要中国矿业企业与政府共同努力。”李裕伟说。

 

完善中国矿业体系走向国际矿业市场

  近年来,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都把矿业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美国能矿政策从“限制”转向“鼓励”国内矿业发展。巴西对矿业管理体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以促进本国矿业发展。

  张洪涛认为,能源资源仍是经济增长的刚需。在全球矿业形势回暖向好的背景下,如何推动我国矿业发展,实现转型升级,这是每一个矿业者都要思考的问题。

  陈毓川表示,要提高矿产资源保证程度,加快矿业发展,一方面要完善我国特色的矿业体系,制定与完善适应矿业市场运行的法律法规,建立、完善矿业各类市场,特别是矿业资本市场,充分发挥矿业市场在我国矿业发展中的主体作用;另一方面,我国矿业企业要借助“一带一路”倡议,走向国际矿业市场。

  在绿色开发上,陈毓川指出,要吸取犮达国家有关经验,结合我国实际,科学划定环保区,按国家要求进行绿色勘查,建设绿色矿山。

  周平认为,在当前环保形势下,政府应制定严格的矿业环保法律法规,并严格执行。“此举将提高中国矿业的准入门槛,同时也倒逼我国矿业企业自主进行科技创新,并转变发展理念,主动对接国际矿业环保标准,进而促进中国矿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周平说。

  此外,要大力加强矿业科技发展、人才培养,加强找矿、采矿、选冶理论、技术方法与装备的研发,建立与发展矿产勘查、开发、产、学、研联盟科技创新平台,支撑矿业科技发展,实现矿业强国目标。

  周平则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重塑全球矿业格局。他表示,“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功必将推动以中国为引领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增长,扭转以往发达国家为主要资源消费国、发展中国家为主要资源输出国的矿业格局,建立新的全球矿业生产、贸易体系。

  陈毓川建议,国家在制定“一带一路”建设规划中,要把地质与矿业对外合作,作为重要内容之一;建立中央与地方领导有序、协调有力、互联互促的可行项目链;建立国家“一带一路”矿产勘查风险基金,支持矿产勘查和开发单位进行国外矿产风险勘查;有计划地组织培训出国工作人才,逐步建立强大的高素质的对外管理与工作队伍。

  “‘一带一路’建设的互利合作,将更好促进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发展我国与各国的友好关系等。将更好地保证我国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促进我国矿业健康地走向世界矿业市场,更快地成为矿业强国。”陈毓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