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珠宝市场,一场科技与浪漫的较量

----原文(英文)刊登在《China Daily Asia》, 作者余伊茹(Evelyn Yu)发自香港。

    作者:余伊茹

2017/04/07

  一家位于香港中环的周大福珠宝商店的雇员正仔细查看着一枚钻戒。在全球钻石市场,合成钻石(也称为实验室培育钻石)的传播威胁着开采宝石交易的活跃度。(彭博社Billy H.C. Kwok)
  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出现了人工制造的钻石。然而,直到近年来,培育钻石的制造成本才开始明显低于开采钻石的成本。

 


  最新的科技进步大大降低了实验室培育钻石的制造成本。一般来讲,培育钻石的成本比开采钻石的成本低30%~40%。这场较量,谁将成为最后的赢家?是地底下自然形成的开采钻石,还是科技造就的培育钻石?
  实验室培育钻石和开采钻石有着相同的物理、化学和光学成分,看起来跟开采钻石一模一样。在极度高温和高压的环境下,实验室培育钻石仿效开采钻石的形成步骤,从微小的钻石种子长成更大的钻石。培育一颗钻石在实验室只需要数周的时间,而开采钻石虽然形成的耗时也差不多,但其在地底下形成的年代可以追溯到数亿年前。
  培育钻石在宝石交易市场上仍处于起步阶段。
  据摩根史坦利投资公司报道,实验室培育钻石的毛坯销售额在7500万到2.2亿美元之间,仅仅是全球开采钻石毛坯销售额的1%。然而到2020年,摩根史坦利预计实验室培育钻石销售额将占小钻石(0.18拉及以下)市场的15%和大钻石(0.18克拉及以上)市场的7.5%。
  培育钻石的产量目前也很小。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数据,2014年培育钻石的产量仅为36万克拉,而开采钻石的产量是1.26亿克拉。该咨询公司预计,消费者对更具性价比的宝石的需求将促使2018年培育钻石的产量增加至200万克拉,到2026年,产量将增加至2000万克拉。
  CARAXY Diamond Technology(凯丽希钻石科技)是国内的培育钻石市场先锋,也是第一位在国内开展业务的IGDA(国际培育钻石协会)成员。公司CEO郭升先生对培育钻石的未来市场发展持乐观的态度。
  自2015年开展业务以来,CARAXY实验室培育钻石的销售额已实现三倍的年增长。
  CARAXY能够培育出白钻,黄钻,蓝钻和粉钻。目前CARAXY在尝试绿钻和紫钻的培育。中国市场上大部分的实验室培育钻石都小于0.1克拉,但是CARAXY销售的培育钻石能达到5克拉级的白钻、黄钻、蓝钻以及2克拉级的粉钻。
  郭升认为科技的突破可以打破钻石大小和颜色的限制,同时降低钻石切割的成本,让更多消费者可以体验到钻石的魅力。
  浪漫与科技的较量日益白热化。人工宝石的销售商不断向消费者控诉开采钻石对环境带来巨大破坏,以及“血钻”牵涉到的道德问题。
  美国的一家初创培育钻石公司Diamond Foundry宣称其产品“跟您的价值观一样可靠”。2006年上映的电影《血钻》的主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小李子)是这家公司的投资者之一。
  2015年,全球七大钻石开采公司成立了DPA(钻石生产商协会)。他们在2016年发起了一场名为“开采钻石稀有,稀有成就钻石”(Real is rare. Rare is a diamond)的运动。
开采钻石巨头戴比尔斯(De Beers)钻石销量占全球销量的三分之一,该巨头对合成钻石持悲观态度。Jonathan Kendall, 戴比尔斯(De Beers)国际钻石分级与研究机构董事长说:“我们在全球进行了广泛的消费者调研,并没有发现消费者对合成钻石有需求。他们想要的是天然钻石。”
  “如果我给你一颗合成钻石,对你说‘我爱你’,你并不会因此受到触动。合成钻石廉价,令人生厌,无法传递任何情感,根本无法表达我爱你。”Kendall补充道。
  Nicolas Bos,法国珠宝商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董事长及CEO说梵克雅宝系列珠宝的制作绝不会采用合成钻石。Nicolas Bos说梵克雅宝的传统是只使用天然开采宝石,其消费群体崇尚的“珍贵”是实验室培育钻石所没有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主管企业并购的海外投资银行的银行家在接受《中国日报》的采访时说,随着人们消费观念的不断改变和“钻石恒久远”魅力的逐渐丧失,人工培育钻石的市场份额将不断上升。因为人工培育钻石与天然开采钻石在外观上完全一致,消费者会被培育钻石更加可承受的价格所吸引。
  然而,该银行家认为开采钻石可能更适合投资,原因在于不断减少的开采钻石将促使其价格不断上涨。大克拉、高品级的稀缺开采钻石正成为富裕人群的心头好,有很大的投资价值。他认为实验室培育钻石更多的是大众消费者市场的一个补充。
  研究预计开采钻石产量将在2018年或2019年达到峰值,此后产量将逐渐下降。
  Kendall宣称戴比尔斯(De Beers)的钻石供应还可以支撑“几十年”,而要再找到一个新的大型钻石矿的机会很渺茫。
  郭升认为由于消费者情感诉求的原因,婚戒市场对实验室培育钻石而言是具有挑战性,但作为日常佩戴的珠宝和首饰礼品的消费,实验室培育钻石的销售增长十分迅猛。
  如果人工宝石被不法分子混入天然宝石中销售,则人工宝石不断上升的市场热度对消费者而言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戴比尔斯(De Beers)在钻石检验技术上投入了大量金钱。其最新小钻石检测工具AMS2将在今年六月上市。AMS2前身无法检测小于0.01克拉的钻石,AMS2则使之成为可能,能够检测小至约0.003克拉的钻石。
  为了跟开采钻石区分开来,CARAXY的产品全部打上了实验室培育的标签。Kendall和郭升均认为保护和增强消费者的市场信心十分重要,这样珠宝购买者才知道他们花费了大价钱购买的到底是何种钻石。

 

注:原文(英文)刊登在《China Daily Asia》, 作者余伊茹(Evelyn Yu)发自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