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珠宝业税赋大起底

----“减税降费”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税费改革呼声愈演愈烈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郭士军

2017/04/14

  2016年底,一段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刷爆朋友圈。视频中,曹德旺说计划花10亿美元去美国建厂,并表示国内税收负担太高,自己“出走”美国的原因是地价、能源、劳动力等实体经济的成本差异。“中国制造业的税负比美国高35%。”他说。这段关于税费的言论随即引发了外界对国内企业税负的热议。

 

 

 


    曾有人戏谑地说,人生有两件事无法逃避:一是死亡,二是纳税。对于各行各业来说,税费改革关系到每一个人、每一家企业的切身利益。无论是顶层设计,还是具体实践,如何利用税费杠杆更好助力实体经济,推动企业科技创新和再生产,正是黄金珠宝行业应当尽心思索的问题。
金饰消费税该不该取消
    近几年来,企业对税费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大,这与我国经济发展步入L型轨迹、行业发展形势严峻等不无关系。企业对税费的关注点主要是消费税、增值税、印花税以及其他各种费用等。
    长期以来,围绕企业税负的争论不绝于耳。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减税降费”再次成为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税费改革也是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之一。在黄金珠宝行业,关于消费税、增值税等各种税费改革的呼声也是愈演愈烈。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提交的一份《关于降低黄金首饰消费税以及调整珠宝消费税征收科目和税率的提案》,经媒体传播后,引发行业极大关注。黄金珠宝首饰在新的时代背景和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中,其定位已经从高端奢侈品向一般消费品过渡。建立在高端奢侈品定位之上的消费税,需要作出一定程度的调整,才能更好适应这一变化趋势。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邯郸阳光百货集团总经理韩玉臣表示,1998年前后,国家为了抑制黄金首饰抢购风,出台了税率为5%的消费税。到现在,该措施已经实施了20多年。而在这20多年中,市场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但这个税依然存在。在零售行业,黄金现在正常的加价率是10%上下,交了5%的税,只剩下5%了,而商场正常的费用还有12%左右,已经出现了倒挂。因此,韩玉臣建议取消这一税种,这符合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的“结构性减税”原则。
    当然,也有部分业内人士表示,黄金消费税的取消,目前并没有现实可能性。他们认为,现在还没有具备取消消费税的前提条件——由奢侈品转变成大众消费品。并且,从国家税收、行业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上来看,企业有责任缴纳税赋。这样不仅可以增加国家财政收入,促进国家军事科技国防等发展,还可以平衡社会收入差距,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换个角度去看,任何一次税费改革的动力和目的,都是为了藏富于民,减轻消费者的负担和压力,转而刺激或抑制消费,以促进社会公平和公正。一些业内学者表示,消费税的取消与否,对于终端企业甚至行业等的作用并不长久,反而是对消费者负重的最大让利。而当前黄金首饰是否已经从奢侈品变成真正的大众消费品,尚有待验证。业内学者认为,奢侈品和大众消费品这两种概念,并没有十分清晰的划分依据,完全得根据时代的不同,适时而定。
增值税改革聚焦何处
    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是公司缴纳税款的“大头”。根据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得税法》,一般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应纳税所得额的25%。根据财政部规定,我国目前增值税最高税率为产品增值额(小规模纳税人除外)的17%,最低为3%。
    2014年10月1日,《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小微企业免征增值税和营业税有关问题的公告》(下称“《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4年第57号)正式实施。从《公告》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缴纳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具有一定的标准,即月销售额或营业额不超过3万元(含3万元)的,免征增值税或营业税。
    对此,业内众多人士认为,3万元缴纳税费的标准和门槛偏低,建议增加门槛限制,提高3万元额度。“珠宝企业相比其他行业,由于其材质的价值贵重,3万元的门槛极易突破。中小微企业本身利润就很低,销量有限,缴纳增值税对其生存和可持续发展有较大的阻碍。”业内资深财务人士建议,应该结合行业的特殊性,经过调研,适当性地提高“月销售额或营业额不超过3万元”的标准,帮助中小微企业更好地减负,助力其更加稳健地发展。
    此外,玉石行业增值税改革也是整个珠宝行业税费改革的一大难点。
    据了解,玉石行业,如和田玉、翡翠等,很难取得购货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多为普通发票,没有进项抵扣,由此造成增值税税负过高,远远高于行业正常税负水平。
    就税负而言,公司要比个体商户负担大得多,公司需要在当地地方税务局以及国家税务局申请税务登记证,公司内的各种进项都要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缴纳相应的税种;而个体户,由于其规模小、营业收入低等,其缴税标准按照定税模式,每年缴纳固定的税额,负担相比较小。
    因此,过去很多的公司都转变成了个体户,以“逃避”过高的税负负担从而减轻成本压力,这也就不难理解了。
建议适当降低印花税比率
    印花税缴纳的标准就是只要有采购和销售,不管盈利或亏损,都必须缴纳。其他行业也有印花税,但是,相比黄金珠宝行业来讲,其他行业原料和销售的价值即流量不会那么大,且毛利率也比黄金行业高很多。
    黄金珠宝行业动辄数百万、上千万元的存货并不少见,其他行业如木材、钢铁、家具等行业,两三个库房的存货的价值可能都抵不过一箱黄金珠宝的价值。黄金行业本身毛利润低,就黄金加工企业来讲,毛利润一般在3%左右,与其他行业10%甚至更高的毛利润相比,黄金珠宝行业的印花税(一进一出共1‰)自然显得很高。
    因此,有业内人士建议,应该结合行业特性,适时调整黄金珠宝行业的印花税,有效降低税负,对于减轻行业自身负担,助力行业转型升级具有显著的作用。
    除此之外,业内人士还呼吁应该对行业内的一些费用等进行调整甚至取消。如残疾人保障基金,据2005年《深圳市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实施办法》规定,企业应按不低于上一年度平均在岗职工人数0.5%的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安排残疾人就业达不到0.5%比例的用人单位,每少安排1名残疾人,每年度按本市统计部门公布的上一年度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80%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按比例计算不足1人的部分按实际比例数缴交。这给企业带来了额外的费用负担。业内人士认为,应该取消由企业负担的残疾人保障基金,政府及相关部门应该更多承担起社会保障功能,对社会上的残疾人及无能力工作群体给予最大程度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