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环保

氰化尾渣“历险记”

--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划下新起点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07-25作者:本报记者 马春红


  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永涛表示,制定《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目的在于保障我国黄金行业绿色矿山的建设,倒逼企业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和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同时确保黄金行业可持续健康发展。

 

在这栋大楼里,《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编制组经常挑灯夜战。

 

  “黄金行业金矿石氰化、金精矿氰化、氰化堆浸工艺产生的废水处理污泥,其贮存、运输、脱氰处理、利用和处置过程的污染控制技术要参照本标准执行。”

  今年3月22日,黄金矿山企业、冶炼企业翘首以盼的《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终于揭开面纱。

  为加强黄金行业氰渣在贮存、运输、脱氰处理、利用和处置过程中的污染防治及环境监管,有效防范环境风险,原环境保护部组织中国黄金协会、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长春黄金研究院有限公司共同起草制定了《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

  至此,萦绕在黄金矿山企业和冶炼企业心中忧思终于拨云见日。在这场生死困局中,业者见到了可执行的前景。

 

三个节点 氰化尾渣终脱困

  氰化尾渣处置是黄金行业这几年绕不开的热门话题。从中国黄金、山东黄金、紫金矿业、山东招金等大型黄金集团公司的领导层,到矿山的一线员工,视线无不胶着于这一点上。

  更高层面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穆范敏在2017年的全国两会上曾提出,鉴于黄金在维护国家经济安全、金融稳定方面的重要作用,以及目前大部分黄金矿山正面临亏损或处于亏损边缘的现实,加之黄金氰化尾渣具有产生量大、对环境污染可控的特点,建议暂缓对提金氰化尾渣征收环境保护税,以保持黄金行业来之不易的持续健康发展局面。

  据统计,全国85%以上的成品金生产企业采用氰化提金工艺,每年因此产生大量的氰渣。氰化尾渣处置问题成为长期困扰黄金生产企业的难题,而最近几年,氰化尾渣的“故事”跌宕起伏,可谓“历险记”。

  随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深入人心,我国绿色矿山建设工作已经从试点阶段进化到全面推进和实施阶段。新环保法等法律法规的相继实施,更加速了绿色矿山建设的进程。

  2017年,六部委联合印发的《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要求》,以及今年3月原国土资源部印发的《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均明确提出,黄金矿山企业要遵守一系列要求,包括矿区环境优美、采用环境友好型开发利用方式等。很多业者用“严苛”形容这些“绿色”要求。

  因为,将“金色”与“绿色”完美结合的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涉及黄金生产“软肋”的氰化尾渣合理化处置。

  如果用时间来定位氰化尾渣“历险记”的关键节点,那么有三个时间至关重要。

  2016年8月1日,新《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将采用氰化物进行黄金选矿过程中产生的氰化尾渣定为“危险废物”,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离不开氰化提金工艺的黄金企业来说,这一规定的出台如同给企业戴上了“枷锁”。

  质疑声此起彼伏。以黄金行业目前的处理工艺水平,尾渣中氰化物的含量已经很低了,完全不必被划进“危险废物”的名单——持这种怀疑态度的黄金矿山企业不在少数。

  同年12月25日,走过6年立法之路、历经两次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获表决通过,并决定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新环保法规定,对危险废物征收1000元/吨的环境保护税。

  也就是说,被定性为“危险废物”的氰化尾渣要征收巨额税费。一时间,氰化尾渣地位一落千丈,被打到尘埃里。

  但这里不得不提到一笔账:黄金行业生产工艺不同于其他行业的最大特征是尾渣产率接近100%。全国黄金行业每年氰化尾渣产生量约1亿吨,若按1000元/吨标准对其征收环境保护税,黄金行业每年需缴纳1000亿元的税款。而每年我国黄金行业采用氰化提金工艺的企业所获取利润总额,远不足以缴纳环保税。

  从另一维度看,目前,我国金矿平均品位为2克~3克/吨。按国际金价计算,矿石价值约为500元/吨,矿石经过氰化提金后几乎全部转变为氰化尾渣。显然,1吨矿石价值还少于1000元/吨的环保税。

  如果照此执行,黄金行业恐怕要全军覆没。行业能否度过这道坎儿,氰化尾渣怎样做到合理化、绿色化处置,难题已经抛出,怎样解决心头之患,黄金人用积极的态度与务实的作风给出了答案。

  在与全国人大法工委、原环境保护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沟通后,中国黄金协会牵头起草了《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2018年3月22日,该规范正式出台,成为黄金行业可以载入史册的重大事件。

  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永涛表示,制定该规范的目的在于保障我国黄金行业绿色矿山的建设,倒逼企业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和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同时确保黄金行业可持续健康发展。

  从此,行业更加能够正视安全环保愈发严峻的形式,也能从国家战略大局的角度出发,以己之力为美丽中国的建设付诸实际行动。

 

就在眼前 氰化尾渣绿色化

  氰化提金法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因工艺简单、金回收率高等优点在世界黄金工业中占据主导地位。在有些国家,氰化尾渣已经实现了无害化处理。

  长春黄金研究院环保所所长李哲浩介绍说,当前一些发达国家黄金企业利用无害化处理技术,已经实现了氰化尾渣井下充填,如澳大利亚的顶峰金矿、卡若纳·贝勒金矿等。“以顶峰金矿为例,含氰尾矿充填砂浆含氰浓度在低于50毫克/升的情况下,可以进行井下采空区充填作业,其渗出液经矿井涌水稀释后能够达到澳大利亚环保标准。”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通过理念、技术、投入等方面的变革,氰化尾渣绿色化应用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我国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引进氰化提金技术,几十年栉风沐雨,针对氰化提金工艺配套的环保技术取得了长足发展。如今,一系列严格的环保政策更是让黄金企业努力向绿色看齐,进行氰化提金工艺的升级。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挑战往往与机遇并存。氰化尾渣征收1000元/吨税费,这对黄金行业来说是生死存亡的“决胜之战”,但也是黄金行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关口。

  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必须要主动作为,化“危”为“机”,倒逼工艺创新,通过改进黄金选冶工艺,实现低氰、少氰,甚至无氰,彻底改变黄金行业对氰化工艺的依赖。

  云南黄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王建强明确表态,云南黄金肯定会进一步采取措施,对氰化尾渣处理工艺进行技术创新,加大投入力度,使氰化尾渣得到无害化处理,确保达标排放。

  在技术上,目前氰渣脱氰处理方法包含臭氧氧化法、固液分离洗涤法、因科法、自然降解法、高温水解法等。例如,山东黄金精炼厂采用洗涤压滤法,通过0.7倍水在线洗涤过滤,滤饼含水率11%,尾渣毒浸总氰含量从2371毫克/升降低到2.32毫克/升,直接达到一般固废排放标准,洗涤脱氰率达99.5%。

  再例如,辽宁新都黄金有限责任公司采用了长春黄金研究院开发的“氰化尾矿WAST非均相治理技术”。据该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张建元介绍,这个技术利用含有高浓度二氧化硫的冶炼烟气对氰化尾矿进行无害化处理,使尾渣达到一般工业固体废物要求,可直接外售,创造效益的同时也为企业解决了库容问题,还实现了尾气达标排放。

  黄金人说了,对于氰化尾渣无害化处理,“我们是认真的”,而且,“我们有能力向着绿色进发”。

 

行业新生 氰化尾渣促升级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严策倒逼产业升级,氰化尾渣摘掉从“危险废物”的标签,实际上给了黄金行业新生。黄金企业在国家大是大非面前,选择了顺应时代潮流,为自身高质量发展也争取到新的契机。

  李哲浩认为,氰化提金工艺技术优化的目的和意义就在于,可提高氰化物循环利用率,降低氰化物产生量和使用量,提高有价元素回收率,将废气、废水和废渣联动协同处理,使得外排废水中氰化物达到饮用水标准,氰渣实现回填或高值化利用,从而使健康安全环境风险得到有效防控。

  改革开放40年,我国黄金行业发展迅猛,为国家经济发展、金融安全作出了突出贡献。在年黄金产量、全国查明黄金资源储量、全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国家黄金储备等方面均实现了大幅提升。黄金行业的技术水平和发展质量取得了长足进步,产业结构和布局走向了规模化、集中化的轨道,我国黄金市场也已成为国内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种发展势头中,氰化尾渣的“历险”过程,无疑给这匹“黄金骏马”注入了一股强心剂,促使着黄金行业向着更高层次发展,实现转型升级。

  业内普遍反映,黄金企业纷纷强化环境保护和生态治理,实现了从被动应对向主动防控的转变。同时,加强科技创新,深化改革,构建起绿色矿业发展长效机制。

  张永涛表示,通过一系列改造,目前大多数企业已经能达到氰化尾渣无害化处理,符合环保指标,另一些企业也正在改进生产流程,不断努力用科技手段脱氰。

  习近平总书记在7月13日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时强调,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必须切实提高我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把科技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为我国发展提供有力科技保障。

  将氰化尾渣纳入危险废物名录,征收1000元/吨税费,以及《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出台的根本目的,是促进我国黄金企业加强科技创新能力,提高黄金行业的绿色发展水平,从而用黄金行业的科技创新为国之重器的建造添一份力。

 

制图/孔钊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