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国际

黄金矿业:国际化的路并不好走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07-25作者:本报记者 谭向杰


  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公权力”的使用容易受到诸多因素的掣肘。独特的政治架构容易导致政府换届时出现产业政策和税收政策的较大幅度调整,政府对社区(民团)组织难以实施有效的“行政管控”等等。

 

  近期,据巴克莱银行投资银行部副主席保罗·莱特(Paul Knight)表示,国外一些黄金矿业公司很难在资本市场得到融资以支持项目扩建,股价低迷,一些黄金公司因为财务困难不得不通过出售资产来改善财务状况,这对于中国国内准备“走出去”寻找投资机会的黄金公司来说,反而是敞开了一扇大门。一些有实力的大公司完全可以以此为契机,选定并购标的并做定向尽职调查,以比较合理的价格收购有价值的项目。

  春江水暖鸭先知。事实上,近几年来,国内黄金企业在海外并购不乏成功案例。尽管对于中国黄金行业来说,走国际化道路还是本土化道路,业内人士见仁见智,但黄金企业海外并购显然已经成为不能回避的趋势。

  然而,海外并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机遇和风险并存。

 

风险管控是第一考量

  尽管国内黄金企业“走出去”进行并购的呼声高涨,但风险防控仍然是第一考量。毕竟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历史很短,沉淀不够。如果没吃透国际规则就冒然出击,亏损就成为必然的结局。

  中国矿业资源储量分类曾采用苏联的模式并一直持续至今,而在进行海外并购时,这种标准显然不能与国际通用标准“联合国资源分类框架”(UNFC-2009)做到有效的对接。

  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李剑博士介绍说,在经过几年艰苦的工作与谈判后,中国CCPR-2004终于成功实现了与UNFC-2009的合理、有效对接,创建了UNFC-2009 新的对应体系,而且不影响各自的独立应用。

  通过新的对应体系,一是可以将中国矿产资源分类和技术标准推向世界;二是适应矿产资源储量分类体系的国际化进程;三是可以参与矿产资源国际规范的制定;四是有利于推进“一带一路”的实施。

  紫金国际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兼紫金矿业集团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史玉杰认为,随着全球范围内的贸易保护主义、资源民族主义思潮的抬头,海外并购的政策风险和社区(民团)风险开始凸显并有加剧之势。

  史玉杰介绍说,中国企业习惯了国内的“大政府、大市场”环境,但西方发达国家以及绝大多数不发达国家政府的顶层架构设计不是“政府一家独大”,政府“公权力”的使用容易受到诸多因素的掣肘。

  独特的政治架构容易导致政府换届时出现产业政策和税收政策的较大幅度调整,政府对社区(民团)组织难以实施有效的“行政管控”等等。

  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被国内企业习惯性的认为“不是问题”的问题,却成为当今的国际环境下、影响着国内企业“并购”成功的核心因素。企业如果没有做好全面、有效的分析与预判,海外并购运营就很可能陷入被动、面临窘境。

  近些年来,中国企业在国际能矿市场越来越活跃,跨界从事矿业并购的企业也越来越多,但是很多企业并没有做好准备,有些抱着投机、侥幸的心理在国外高价收购矿山后以更高的价格装入国内上市公司,造成中国公司之间的无序竞争,加大了并购成本和风险,给国外同行的形象是人傻钱多。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国际合作部经理童军虎认为,中国兄弟公司之间要加强沟通和合作,如果能组成海外联合舰队,携手并肩“走出去”,效果会更好。

 

国际化人才团队是保证

  尽管海外并购风险很大,但紫金矿业这些年的并购项目却很成功,原因是紫金矿业有一个具有国际化视野的专家团队。

  史玉杰介绍,紫金矿业国际化人才的发展也是从零起步,早期派出去的项目负责人基本上都不会说外语,直接影响了与当地人士的沟通交流效果。而国内和国外,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的差别较大,如果不理解海外文化背景与国内的差别,就很容易吃亏。从2008年开始,紫金矿业即开始系统地招聘包括外籍人士在内的有海外工作经验的经营管理人才和专业技术人才。如今,紫金矿业已经有从高管到中层的梯级式海外人才团队储备。在紫金矿业国际事业部,有国际化的并购团队、国际化的技术团队、国际化的财务团队以及国际化的运营管理团队,结构完备的国际化人才支撑着紫金矿业的海外并购,有效降低了海外并购、投资和运营风险。

 

控股还是参股?

  通过控股、参股等合理的组合,紫金正在快速的国际化,这是紫金矿业未来最大的核心竞争力。

  十年时间里,紫金矿业在“走出去”过程中,积累了大量宝贵的经验,也有一些遗憾。比如在海外项目并购方面,是坚持控股还是可以考虑参股?

  史玉杰认为,要根据实际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于技术能力见长的紫金矿业而言,能控股最好,因为控股有利于把自己的想法完全付诸实施。例如紫金矿业在澳大利亚的诺顿(Norton)金矿成功控股的典型案例。紫金矿业控股后,通过大幅度压缩外包项目而持续的降低采矿工程单价、通过自己的专家团队在采、选、冶方面进行深度耕耘,大幅降低了生产成本。但同时,紫金矿业的并购也留下了一些遗憾,例如对于刚果(金)卡莫阿(Kamoa)铜矿项目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波格拉(Porgera)金矿项目,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素,紫金矿业并未达到原先计划的控股目标,成为“最成功也留有遗憾”的海外并购项目。

  对于那些不适合控股的并购项目,参股也不失于一种选择。比如山东黄金集团与世界最大黄金生产商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双方将合作开发阿根廷第一大在产金矿贝拉德罗(Veladero)金矿。山东黄金集团董事长陈玉民表示,此次合作不仅在共同开发阿根廷贝拉罗德金矿方面迈出了实质性步伐,更打开了山东黄金进入全球矿业和国际资本市场的新通道。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