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国际

薄少川:海外黄金并购存在内在逻辑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7-08作者:许勇


  “每一项海外矿业并购都有它背后的逻辑,有些并购逻辑,我们作为外人能够看得很清楚,有些则不然。”6月28日,在“丝路矿业论坛·2019”上,亚太能源投资公司总裁薄少川说。

  薄少川表示,并购是企业成长的必由之路,没有一家大型公司是完全靠自己发展起来的。对于初级矿业公司,甚至一些中型矿业公司来说,被并购本身是一件好事,是实现股东价值的一个途径。

  对于矿业并购的内在逻辑,薄少川以三个黄金行业的并购项目为例进行了深入分析。

  2018年9月份,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和兰德黄金(Randgold)合并。薄少川表示,二者的合并出乎市场意料,市场几乎没有人能事先预料到。在薄少川看来,二者的合并有着内在逻辑。

  薄少川指出,从2012年开始,包括巴里克黄金公司在内的很多矿业公司股价都大幅度下跌。在债务的压力下,巴里克选择出售资产偿还债务,降低债务水平。与此同时,在与兰德黄金合并前的巴里克黄金公司CEO职位空缺。这种安排是异乎寻常的,不合乎现代公司治理的规范。“这说明巴里克黄金公司董事长接管以后对公司内部的权利安排和整合还需要有一个过程,同时也说明对内部这些人员出任CEO还没有足够的信心。”薄少川说。

  对于兰德黄金,薄少川表示,兰德黄金CEO以管理出色而闻名。在2012年矿业市场下行时,兰德黄金是唯一一家不需要减计的黄金公司。但是由于兰德黄金对质量非常苛求,其下一步自身的发展必然会受到一定的制约。兰德黄金虽然是一家国际性矿业公司,但是资产都在非洲,大家普遍将其当作一个非洲区域公司,兰德黄金CEO也希望将其备受认可的管理能力放到更大的平台上,合并也就顺理成章了。

  巴里克和兰德黄金合并后不到半年,今年1月份美国纽蒙特矿业公司(Newmont Mining)全股票收购加拿大黄金公司(Goldcorp),只有 17%的溢价,大大低于市场的平均溢价水平。

  薄少川表示,纽蒙特在2009—2012年间的矿业热时并没有并购动作,显得非常“稳健”,但是却在2019年选择并购加拿大黄金公司。在薄少川看来,以纽蒙特市场上所处的地位和状况,其实并不需要进行并购。

  但是从内在逻辑分析,薄少川指出,加拿大黄金公司上市三年来,股价持续下跌20%,储量上涨20%、产量上涨20%、成本下降20%这三个目标均未实现。加拿大黄金公司从备受市场尊敬到被市场抛弃,这是其以17%的很小的溢价就愿意出售的其中一个原因。

  “对于纽蒙特来说,并购加拿大黄金公司是巴里克黄金公司与兰德黄金合并的应景之作,只是为了抗衡巴里克黄金公司。”薄少川说。

  薄少川认为,对于中型矿业公司来说,并购是企业发展的一个要点,其内在逻辑实际上更为明晰。

  2019年5月份,澳大利亚圣芭芭拉(St.Barbara)收购了大西洋黄金公司(Atlantic Gold)。薄少川说,大西洋黄金公司是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年产量在10万盎司左右,并且还有潜力提高到20万盎司的矿业公司,同时大西洋黄金拥有190万盎司黄金储量,成本低、股价表现强劲,所以它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收购目标。

  而圣芭芭拉作为澳大利亚典型的中型矿业公司,寻求并购早已不是秘密。在美联储可能降息预期、澳元继续走低的宏观背景下,澳洲上市公司的估值水平普遍高于加拿大的黄金公司,这成为圣芭芭拉收购大西洋黄金公司的良机。

  “考虑到收购方和被收购方双方所处的市场地位,澳大利亚圣芭芭拉收购了大西洋黄金公司的逻辑也是非常清晰的。”薄少川说。

  薄少川强调,海外并购显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并购以后的整合还要继续加强。不过,目前紫金矿业、洛阳钼业和中国五矿已经走在了前面,已经做得非常成熟了。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