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国际

未来资源税倡议:重新评估矿业财政制度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10-26作者:林永飞(翻译)


  尽管大胆的矿业投资提案可能有助于矿业公司的发展,但人们担心这种投资可能不会给拥有矿山的社区,甚至不会为开放采矿的政府带来好处。

 

  世界银行预测,2020年受疫情影响,93%的国家将面临经济衰退,医疗保健系统饱受压力、国际贸易和旅游业低迷、政府为控制疫情投入巨大导致债务不断增加。人们还普遍担心2020年底疫情会卷土重来,可能会使本已步履蹒跚的世界经济进一步恶化。

 

  在全球范围内,各国都注意到矿业在经济复苏中的重要性。今年夏天,南非矿产协会确定了8个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以支持该国的采矿业,并让该行业在南非经济复苏中发挥关键作用。南非矿产协会首席执行官罗杰·巴克斯特表示:“如果在解决这8个问题中能采取正确行动,可能会带来36亿美元的矿产品销售收入、3亿美元的额外税收收入、7万个就业岗位,2024年还能再创造2.6万个采矿岗位和4.7万个间接就业岗位。矿业想要尽快恢复需要所有行业利益相关者的合作和团结。”

 

  尽管大胆的矿业投资提案可能有助于矿业公司的发展,但人们担心这种投资可能不会给拥有矿山的社区,甚至不会为开放采矿的政府带来好处。“未来资源税倡议”,是采矿、矿物、金属和可持续发展政府间论坛(IGF)与非洲税务管理论坛(ATAF)合作发起的一项倡议,旨在增加各国政府从采矿业获得的收益。

 

  资源税项目的未来

 

  虽然采矿业在未来数月和数年内确实可以在创造就业机会和刺激经济活动方面发挥作用,但各国认为修订资源税已经重新变得重要起来,特别是在疫情后急需公共财政的发展中国家。

 

  在2020年7月发起的“未来资源税倡议”时,IGF负责税收和采掘业的亚历山大·瑞德翰说:“倡议的目标是重新评估和改进管理采矿业的财政制度,而采矿业在很多国家往往很复杂,政府难以管理,特别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

 

  瑞德翰表示,未来的资源税计划将为下一代矿业财政政策提供及时的建议,这些政策将允许公平分享采矿业的利益,并在行业、政府和民间社会之间建立信任。“自2016年以来,IGF一直与成员国合作,通过研究、法律和政策建议、能力建设和税务审计援助,解决采矿业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的风险。到目前为止,其结果是积极的,但仍然存在巨大挑战。许多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担心,它们没有从其矿产财富中获得公平的财政收益。”

 

  瑞德翰称,目前对矿业公司征税的制度严重偏重于以利润为基础的税收,如企业所得税或经济租金税。这些可能很难收集,而且可能会受到各种不当行为的操纵。瑞德翰撰写的一份2018年报告介绍了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在监测矿产出口价值方面存在的一些困难,这可能导致政府失去权利金和所得税的收入。“我们的目标是评估目前状况,并考虑替代性方案;这些方案可能会挑战长期坚持的国际税收原则。”

 

  有效资源税的重要性

 

  丰富的矿产资源常常被视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张“金饭碗”,资源开发提供了增加政府收入和经济活动的机会。但瑞德翰说,有一个不幸的现实是由于一系列内部和外部挑战,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难以将该行业的预期收入最大化,这反过来又限制了公共预算。”

 

  伟凯律师事务所(White&Case)于2020年7月发布的一项针对采矿业决策者的调查发现,46%的受访者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资源民族主义最有可能表现为增税,50%的受访者认为非洲是此类政策出台的预期热点。

 

  虽然资源民族主义的支持者经常会发现自己的利益与跨国矿业公司的利益相悖,但还是有途径打造一条通往更公平的道路,让更有效的税收在矿业公司和国家政府之间取得平衡。

 

  瑞德翰说,问题不仅来源于那些采取激进避税做法的公司,政府的政策已经阻碍了经济发展:“曾经有过对矿业公司过度慷慨的税收优惠政策,而这些企业实质上推迟或侵蚀了税收,确保税收激励措施的有效性是必要的。”

 

  IGF表示,这些问题可能导致矿业公司和政府之间的纠纷,通常是“损害所有利益相关者声誉的公开冲突”。

 

  瑞德翰说,政府对资源部门低收入的担忧,在某些情况下,导致税收纠纷,既损害了东道国对投资者的信誉,也助长了公众对整个资源部门的不信任。

 

  走向有效的资源税

 

  世界上有两个新兴的矿业领域为有效的资源税带来了挑战和机遇,并可能促使人们重新思考如何对矿产征税。首先是矿山的日益数字化,公司越来越多地投资于矿区的智能技术,以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

 

  尽管矿业公司具有潜在优势,但采矿业自动化和数字化的兴起可能会成为东道国的一个问题。IGF董事Greg Radford和ATAF执行秘书Logan Wort在为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时解释道:“该行业正在迅速接受自动化、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可能会破坏与东道国的经济联系,因为矿山选择雇佣机械和离岸计算机工程师而不是当地工人。随着技术改变采矿作业,需要调整税收政策,以便采矿业的利益能够与东道国公平分享。”

 

  改革资源税的另一个机会可能是对环境可持续性矿山的需求不断增长,这一需求既来自于公众对资源公司的压力,也来自于电动汽车生产商等工业客户的压力,后者希望被视为对道德负责的供应链的一部分。

 

  瑞德翰认为,这为各国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使它们能够制定正确的财政政策,吸引矿业投资,同时确保矿业项目贡献急需的公共收入,不会加剧环境或社会压力。

 

  在资源税改革方面,目前世界各地正在探索一些可能的路径。一些国家正在提高对有价值矿物的使用费,特别是那些在可再生能源技术方面有应用的国家,而另一些国家则采用滑动比例的特许权使用费,以便政府在价格上涨时采取增加的方式。

 

  瑞德翰表示,对特许权使用费的偏好部分源于对企业所得税未能兑现的不满,以及行政管理的简单化。正在考虑的其他途径包括政府增加其在矿山的股权或生产分享制度,即东道国政府从矿产中分得一部分,以代替税收或特许权使用费。

 

  IGF倡议的目的不是为政府应该如何从采矿部门获得收入创造一个单一的标准,而是要创造一个空间,让政府、公民和工业界对这个问题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和讨论。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