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国际

矿业在清洁能源转型过程中的作用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05-10作者:德勤


  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电动汽车(EV)的加速普及以及电气化整体进程的向前迈进涵盖了全球未来能源发展的方方面面,有望彻底改变矿业需求状况。这也预示着矿业公司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且可能在未来几年内重塑矿业投资组合。然而,为获得成功,矿业公司或许需要深入了解新兴需求驱动因素并获得监管机构的支持,从而实现关键矿产供应链多样化。

  铺垫未来能源发展之路

  替代电源的兴起仅是铺垫未来能源发展之路的因素之一,从内燃机汽车转向电动汽车是因素之二。

  作为未来智慧采矿创新计划的一份子:英美资源集团正与ENGIE合作开发全球最大的氢动力卡车,且有望在2021年初投入使用。作为完全可再生系统,其氢气将由太阳能发电产生。纽蒙特于2019年在加拿大正式开放了一座纯电力供电的矿山,澳大利亚的金田公司目前可通过可再生能源满足五成以上的能源需求,此前其在2020年将锂离子电池储能系统用作混合动力微电网的支持系统。作为电能输送的坚定支持者,必和必拓公司发布报告称其将在2022年前将业务运营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至2017财年的水平以下。其已采取部分举措包括推动智利公司实现100%可再生电力供电,投资于低排放技术以实现业务脱碳。

  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非内燃机汽车的加速普及以及电气化整体进程的向前迈进都是未来能源发展的关键因素。这些因素有望随着铜和镍等一系列大宗商品的需求增加,彻底改变矿业的需求状况。

  关键矿产清单持续扩容

  哪些大宗商品将成为气候改善中立未来的明星产品?

  这和需要高级别预测的预想一样难下定论。加大可再生能源生产必定会增加镍、钴、锂、重稀土和铜的需求。如锂离子电池在电动汽车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此清单还将涵盖石墨和锰。氧化还原液流电池(固定式储能应用中锂离子电池的一种替代方案)需要供应更多的钒和锌。相反,若氢燃料电池更受青睐,铂的需求或将激增。

  虽然或许有数十种矿物被认定为未来关键矿产,但没人愿意冒险失去重要大宗商品的开采权。因此政府、国有实体和原始设备制造商在全球范围内竞相锁定供应源。

  举例来说,2020年2月,电池制造商三星SDI与嘉能可公司签订了为期五年的钴供应协议。6月,嘉能可公司与特斯拉签署了类似的供应协议。此外,特斯拉还采取了更具深远意义的举措,即在获得内华达州的锂矿开采权后,于2020年9月迅速进军矿业。

  然而,尽管这些需求驱动因素对矿业而言是利好消息,但挑战依然存在。

  大宗商品面临困境

  在论及清洁能源技术所必需的关键矿产和绿色矿产时,常常提到潜在供应短缺的挑战。

  镍是典型的例子之一。目前各类镍的生产工艺大相径庭,矿业公司无法从生产低质量二类镍轻易转为生产电池应用所需的高质量一类镍。目前,电池制造商的镍消耗量仅占全球镍产量的5%,其转型动力较低。然而,随着全球迈入电气化时代,情况可能发生改变。根据后续预测,到2030年,电池级用镍的需求预计将增长10到20倍,若其成为氢能经济的关键催化剂,需求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虽然行业能够满足这一需求,但在清楚看到需求显现前,很少有矿业公司愿意承担大量新建产能相关的投资风险。为走出观望状态,矿业公司和制造商可尝试签订长期供应协议,均衡分摊商品价格和供应风险,帮助彼此实现价值优化。

  供需失调并非是向未来清洁能源转型的唯一挑战。

  其中钴的采购是最受瞩目的问题之一。由于全球50%的钴储量位于刚果(金)境内,刚果的人权实践受到密切关注,包括宝马(BMW)在内的几家公司也拒绝采购在刚果境内开采的钴矿石。

  尽管电池制造商和科技巨头正急于寻找钴的替代品,但探索仍在进行中。因此,目前最大的希望在于构建有效的回收生态系统。

  其次,稀土的供应链也存在问题。美国虽然曾经在稀土元素生产方面占据领先地位,但成本挑战以及开采这些物质对环境造成的影响迫使其在20世纪90年代停止生产。中国迅速弥补该缺口,在这个过程中于全球稀土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尽管西方经济体有望重新进入稀土市场,但所需资本投入或令其望而却步,尤其是考虑到将稀土分离为组成元素的难度。同样,虽说日本在近海发现的稀土矿可供全球使用,但其尚未确定出高效的海底稀土开采法。

  为克服这些难题,美国于2019年推出《能源资源治理倡议》(ERGI),由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秘鲁和博茨瓦纳政府共同加入,旨在提升矿产资源供应链韧性。ERGI的要求包括实现稀土(其被视为关键战略性矿产资源)供应链多样化。

  美国并不是唯一有此要求的国家。据报道,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间的潜在联盟正在酝酿之中,欧盟(EU)亦提出倡议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