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人物

走进“最接近危险的人”

--记辰州矿业沃溪坑口四工区康钦良队组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7-27作者:陈元湘


  康钦良队组正在进行爆破准备工作。

 

  [8时40分,当笔者来到爆破现场时,康钦良队组正在搬运炸药,他们身上的亮黄色工作服已被汗水浸湿。这些在外人看来“步步惊心”的爆破程序,每一环都考验着爆破工的责任心。]

 

 

  连日来,湖南辰州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劳动竞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生产区域走走也能感受到劳动竞赛的火热。为了实现“551”全年生产目标,在千米井下、炉台车间、工程施工现场……劳动者们坚守岗位,挥汗如雨。

 

  在矿山开采中,爆破是最危险的一道工序,爆破工人常被称为“最接近危险的人”。这天,笔者走进辰州矿业沃溪坑口井下41平V7底巷道爆破现场,亲身感受爆破工人与“危险”的亲密接触。

 

  下午4时18分,随着一声巨响,41平V7底巷生产爆破作业完成“平稳一爆”。26公斤炸药,近25吨矿石,“完爆”仅在两秒间。还没有数到“3”,震耳欲聋的炮声传向巷道深处。就为了这两秒钟,负责爆破作业的康钦良队组准备了近8个小时。

 

  康钦良队组是沃溪坑口四工区机械化开采掘进的队组之一。劳动竞赛以来,四工区按照2.2米乘2.3米的巷道规格在全区推广2米的钢钎,单班台班效率大幅提高。

 

  8时40分,当笔者来到爆破现场时,康钦良队组正在搬运炸药,他们身上的亮黄色工作服已被汗水浸湿。

 

  康钦良是个“80后”,在辰州已经工作7年多了,干起活来早已驾轻就熟。康钦良说:“刚接触这个行业,看到炸药,感觉心里还挺怕的,总在想万一它爆了怎么办?后来慢慢接触得久了,只要你按照规章制度来操作,其实挺安全的。”如今,在普通人看来,这份兼具危险与辛苦的矿山工作,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康钦良说:“辛苦还好,反正干什么工作都要辛苦,主要是自己喜欢就行。”

 

  “劳动竞赛各个队组都在比。我们每天早上6点多就到单位了。在井下安全固定区域召开安全生产班前会后就开始工作。”说话间,他脸上的汗珠不断地滴落下来。

 

  为了避开下井高峰时段,到场之后的工作都被安排得非常紧凑。“从当天计划任务下达之后,整个作业队组就会领取当班炸药、洒水喷雾、安全确认、临时支护、装岩、全锚网维护、排炮打钻、清扫现场设备卫生、挂警戒红旗、装药、做好现场警戒、确认安全后起爆,一直到确认安全后解除警戒,才算结束。”负责该作业队组跑面的值班长周阳震介绍。

 

  这些在外人看来“步步惊心”的爆破程序,每一环都考验着爆破工的责任心。康钦良除了要承担装药任务,还要细心地检查每条雷管连接是否到位。双手麻利穿线放药的他告诉笔者,其实每一个程序要求都很高,“比如说装药,如果孔底有积水,炸药不容易浸下去。所以就得用绳子勾住后提着绳子慢慢往下放,像这种布局的炮孔,平均装好需要40分钟。”

 

  下午3时,现场警戒。周阳震来到位于41平的作业点。4时10分,第一次警报响起。隔空望去,队组其余员工都已移至警戒红旗外的巷道。4时18分,第二次警报拉响,随着最后起爆命令的发出,一声巨响随即传来。

 

  “爆破是开采的重要环节。安全高效作业为沃溪坑口顺利开采提供了保障。”在现场的安全管理人员蒋正武介绍说。

 

  尽管他们个个都已汗流浃背,但顺利完成当日的作业计划让大家都松了口气。事实上,与辛苦相比,他们更在意的是安全。“我们就是个‘危险源’,所以往往队伍到一个新作业点的时候都会非常紧张。我们只有安全高效地把矿石开采出来,才是对自己和家庭负责,更是对公司负责。”康钦良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