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观察

共筑矿业大变局的黄金格局

--写在2018中国(招远)国际黄金矿业技术高峰论坛闭幕之际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09-04作者:


  五年,一个矿业周期节点。黄金矿业正从艰难的“寒冬”中慢慢复苏。

  这一波全球矿业市场跌宕起伏的浪潮退去,裸泳者已悄然离场,留下了历练寒冬、强身健体的黄金健儿正在扬帆起航……

  见证了这五年黄金产业发展与变迁——中国(招远)国际黄金矿业技术高峰论坛,迎来了它一路成长为黄金行业交流合作平台中的第六个年头。

  黄金矿业站到了新的起点上,一个新趋势、新变化、新挑战、新机遇并存的时代,一个新的黄金历史格局有待携手搭建,共筑矿业大变局的黄金格局。

 

论坛活动展览区。

 

  8月28日至29日,2018中国(招远)国际黄金矿业技术高峰论坛在山东招远开幕,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500多名中外嘉宾参加了这次论坛。

  中国黄金协会党委书记、会长,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鑫;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武强,原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司长关凤峻,中国矿业联合会党委书记、会长彭齐鸣,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王立新,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王健,圭亚那驻华使馆大使贝尼·卡伦,山东招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翁占斌等领导悉数到场出席。

  黄金矿业站到了新的起点上,一个新趋势、新变化、新挑战、新机遇并存的时代,一个新的黄金历史格局有待携手搭建,共筑矿业大变局的黄金格局。

 

短期政策反应与长期隐忧

  我国黄金产量自2007年以来已连续11年位居全球第一,去年我国国内黄金产量426.14吨,占全球黄金产量的13.03%。然而,这一产量持续上升的势头在去年戛然而止,今年上半年黄金产量依然下滑,国内累计生产黄金190.279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又同比下降7.87%。

  “这是一个应该引起黄金矿业同行高度关注和警觉的问题。”宋鑫在这次论坛上强调了这一突出问题。国家安全环保压力逐渐加大以及自然保护区一批矿权退出,导致黄金产量下滑,如果尚且属于短期政策行为,那么资源瓶颈问题则是业内一直藏在心中的隐忧。

  宋鑫表示,近年来,在我国黄金开发强度不断加大、产出越来越多的同时,黄金资源储量也在不断地消耗、减少,虽然持续地增储、新的矿产地不断被发现,但资源储量一直处于缺乏、甚至危机状态。自然保护区矿业权退出政策的实施,使黄金储量又进一步缩减,后备资源不足成为限制黄金企业发展的根本瓶颈。

  相比其他国家的黄金资源,我国黄金资源储备条件并不优越,多规模小、品位低、难选冶资源。据了解,伴随着易处理资源的不断开发利用,难处理黄金资源所占比例逐渐增大,约占探明储量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水平。

  因此,摆在黄金行业面前的现实必须要清醒认识,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黄金生产国、第一大黄金消费国、第一大黄金加工国,对全球黄金产业、黄金市场发展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这一定位是对近些年我国黄金科技水平和能力的肯定,是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挖掘潜力的条件,也是未来黄金矿业发展的基础。

  “当前,面对全球黄金市场价格的剧烈震荡,面对中国矿业政策的全面深度调整,中国黄金矿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爬坡过坎、谋求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拐点。”翁占斌在这次论坛上对当前我国黄金矿业发展的定位作出了判断。

  回顾这些黄金行业成绩的取得与科技创新、科技进步密不可分。科技对黄金行业的支撑引领作用日益凸显,可以体现在:一是创新找矿理论,不断攻深找盲;二是采矿新技术应用,实现了矿山安全生产、高效采矿和资源的有效回收;三是难选冶黄金资源开发取得了实质性突破;四是黄金矿业循环经济取得可喜成绩;五是加强安全环保事故预防、应急处理等技术研究,为矿山安全环保工作提供技术保障;六是加强企业信息化建设,建立数字化矿山。

  同时,我们也在深部勘查开发、企业规模、安全环保、装备、材料研究方面存在着科技工作诸多不足。“近些年来,我国黄金矿业高度重视科技发展,加大了科技投入,在安全环保、绿色发展领域取得了很大成就,解决了过去一些存在安全、污染等诸多问题,但仍然还存在部分尚未解决或又新出现的问题有待用科技创新来解决。因此还需要高度重视和警觉。”《黄金》杂志社副社长张继武认为。

  “科技方面的差距必然导致企业竞争力上的差距,成为了黄金行业谋求高质量发展的障碍,认清差距、增强紧迫感是做好黄金科技创新工作的前提。”宋鑫一语道出了矿业发展的病灶。

 

如何度危求进

  科技创造未来——这次论坛主题非常鲜明,为黄金矿业合作开发、科技创新、降本增效、绿色发展搭建起交流探讨与合作的平台。“在危机与机遇并存的新形势下,合作开发、科技创新、降本增效、绿色发展成为了全行业度危求进、破冰前行的主题,也成为了我们举办本届论坛的核心目的和价值所在。”翁占斌说。

  当前,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科技创新正加速推进,颠覆性技术层出不穷,大力推进科技创新已形成世界性潮流,将催生产业重大变革,成为实现社会生产力新飞跃的突破口。同时,生态环境保护已成为全球共识,中国作为全球环境治理中重要的引领和推动力量,提出了建设美丽中国的强国目标,一定会大力推进绿色发展、着力解决突出环境问题、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和监管执法力度。

  这些论点在这次论坛上成为了大家的基本共识,黄金矿业的转型之路,一定是科技引领之路。针对我国大规模的矿业开发对地质环境冲击、扰动的程度、深度和范围不断增大,地质环境破坏情况日益严重的形势,关凤峻指出,自然资源部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在完善矿山地质环境保护法规、相关制度以及有针对性的政策外,强化科技支撑,加强关键技术攻关,加快新技术推广,研究推广科学适用的开采技术,完善矿山地质环境调查、评价、监测、治理技术标准体系,研发推广先进治理技术。

  “可以肯定地说,未来黄金企业若想实现可持续发展仅仅拥有大量的地质资源是不够的,必须依靠科技创新解决好资源高效和综合利用、安全生产、绿色发展等重大问题。”宋鑫指出。

  为此,宋鑫从地质勘查、采矿、选冶技术、装备、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材料研发、“两化融合”、国际技术交流与合作方面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具体的意见和建议。宋鑫强调,黄金行业要坚持以人为本,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良好氛围,通过整合政、产、学、研、用,大力推动黄金科技进步,提升黄金行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

  “多年来,我国黄金集中专家及行业的力量围绕金矿资源的勘探、采选、智能化矿山建设、难处理黄金资源的开发利用及矿山环境生态保护等领域开展科技攻关,取得了可喜成绩,为我国黄金产量全球领先作出了巨大贡献。”彭齐鸣表示,在新时代,我们要继承老一代矿业人的优良传统,同时还要与时俱进、持续创新,在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进程中重塑形象,发挥应有的作用。

  而科技创新,就离不开合作。古往今来,任何一项黄金技术都是在交流合作、互鉴互学中发展进步。

 

合作要深抱团要紧

  “善弈者谋势,竞合者发展。”

  这句话在这次论坛的交流中得到充分体现,不只包括宋鑫、翁占斌在内的多个领导提到科技创新合作,论坛中专门设置了新工艺、新装备、新理论、合作项目的交流与合作专题。

  张继武认为,“天下黄金是一家”不是句口号,而是国内黄金产业原本就是一家人,在市场竞争中,以前不排除部分合作还停留在表面上的可能性,深度不够。这次论坛重申合作的重要性,就是希望国内黄金企业可以在现有合作的基础上更加深入、更加具体、将合作真正落到实处,将各自企业的优势、长处发挥出来,形成真正的抱团合作。

  高峰论坛分为新技术、新工艺与新装备,国家产业政策与绿色环保发展,矿山智能化,“走出去”和“一带一路”等多个主题环节,既有陈毓川、武强等院士高屋建瓴的专题报告,又有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长春黄金设计院、景津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西藏华泰龙矿业开发公司、山东第六地质矿产勘查研究院、奥图泰(苏州)冶金设备有限公司、美卓、巴里克黄金公司等等国内外研究院以及涉及黄金产业链条的40家企业代表分享了各领域的科技新产品、新工艺、新理念。同时,论坛还将举行矿企高层论坛、科研项目对接会、黄金固体废物处置沙龙等活动。

  “这次论坛的主题涉及智能矿山、‘走出去’、绿色矿山建设,比如资源高效回收、利用,绿色环保、无氰提金等等话题,都是现在矿业发展普遍关注的实际问题,切中大家关心的话题,贴近一线运营操作,指导性强。”山东招金集团有限公司矿业事业部经理郑家余告诉《中国黄金报》记者,国内外黄金领域新技术、新理念的交流碰撞,对自身的工作具有很强的借鉴和指导意义。比如奥图泰湿法冶金技术引领难处理金矿开发的相关介绍,与招金集团正在攻关研究的课题类似,研究方向一致,会后可以进一步合作对接。此外,澳大利亚、墨西哥、南美、俄罗斯的诸多项目也有对接的可能性。

  而参加这次论坛,对于正遇上技术瓶颈的山东华顺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江晨而言无疑是场“及时雨”。赵江晨告诉《中国黄金报》记者,作为一家金属、有色金属矿山固体废物、危险废物处理的公司,按照现有传统的技术在处理固体废物的能力已经达到极限,很难再有突破。现在他迫切需要学习和借鉴新技术,提升综合提取固体废物中金银铜铅铁等有价元素的能力。在这次会议上,他遇见了国内外的许多同行,相互交流中激发出了新想法。

  这次论坛的参展商北京速力科技有限公司收获很大。公司经理宗寒虎告诉《中国黄金报》记者,这次活动参会人员很多,安排细致,行业知名企业、设备装备公司都来了。参会的除了山金、招金等他们的客户外,也有云南等其他黄金矿山企业,有助于其开拓潜在市场客户。“于我本人而言,认识了许多朋友,交流了很多。希望有色金属或黄金行业在市场形势较好的时候,加快信息化、自动化进程,应对未来因价格振荡而可能造成的较大损失。”宗寒虎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