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观察

擎起全球黄金的领军旗帜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12-31作者:张伟超


  黄金的特殊性和战略价值,注定了新中国长期管制黄金的历史现实。即使在经济体制改革推进之后,基于外汇储备和金融安全需要,我国依然维持黄金管制体制,实行“统购统配”管制。

  改革开放后,国民经济快速发展,我国外贸形势得到明显改善,创汇能力逐步提高,外汇储备也迅速扩大,1982年首次突破百亿美元大关,外汇极度紧缺的问题得以缓解。同时百姓的收入不断提高,民间购金需求持续高涨。

  为此,我国向民众开放了一直处于关闭状态的黄金首饰市场。为了进一步强化黄金管制体制,1982年国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金银管理条例》,不论是矿产金、副产金,还是回收金,甚至从废料中提取的黄金也必须交售给中国人民银行,然后由其按计划配售。

  黄金首饰市场成为当时民众合法获得黄金的唯一途径。但是在黄金管制的情况下,我国黄金供给指标难以满足黄金首饰需求的增长。同时,国内金价与国际金价存在较大差异,黄金私卖的现象一直客观存在。

  香港黄金市场早在1974年就已经开放,香港金银贸易场永远名誉会长冯志坚当时作为香港宝生银行的雇员,正在开发更多适合东方人的黄金产品。他们从瑞士等西方国家进口黄金,然后在澳门精炼加工东方人喜欢的金条产品,由香港销售给各地的消费者,其中很重要的市场就在内地。

  1992年,中国共产党的十四大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进一步解放了人们的市场化发展思想,此时黄金生产企业的发展环境已经逐步发生了重大变化,市场机制日益增强,但是严格黄金管制使企业发展出现“一头开放、一头卡死”的生存状态,即生产资料的市场化和产品统购统销的计划管理,使得黄金企业发展的矛盾日益尖锐。

  尽管《金银管理条例》强化黄金管制,但在邓小平同志“要大胆地尝试、大胆地改”的号召下,一些地方政府将处于违法状态的地下黄金交易引到地上。1993年,以感王镇黄金市场为代表的民营黄金市场大量涌现,引发了一轮黄金私卖潮,将黄金私卖公开化推向了历史高峰,对当时实行的黄金管理体制形成一定冲击。

  黄金管理体制的改革提上了国家的日程。1993年国务院发布的63号公函中,尽管宗旨是稳定黄金“统购统配”体制,维护黄金管制体系,但首次明确了黄金市场化改革方向,将人民币金价与国际金价接轨,迈出了市场化第一步。

  1997年,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了由中国人民银行、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财政部、物价局、税务局、轻工业局、中央工艺美术品总公司13名成员组成的“中国黄金政策改革研究协调小组”,重点研究行业体制机制改革和市场化转型的道路。1999年,中国人民银行提出了“黄金市场化改革法案”,并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

  从1994年进入中国后,世界黄金协会便以中国黄金市场化改革的积极推动者的角色,与中国人民银行建立了密切的工作联系,为其提供了市场化咨询和顾问服务。1999年,世界黄金协会与研究机构合作推出了《中国黄金体制改革与市场开放——基本思路与方案设想》和《新时期中国黄金市场开放:相关政策研究和建议》,不仅为行业市场化指明了方向,也为即将开放的黄金市场提供了方案和智慧。

 

  建立多元化的黄金市场

 

  2001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宣布取消黄金“统购统配”的计划管理体制,在上海组建黄金交易所,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筹建,2002年10月30日,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式开业,黄金管理体制改革向市场化迈出了新步伐。

  从此,我国组建了一个有别于国际场外做市商报价模式的有形现货黄金交易市场,并将过去央行黄金增值税即征即退的优惠政策平移到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生产、加工、流通企业供销活动开始通过上海黄金交易所规范有序的运行,黄金价格由市场供求决定,通过市场优化黄金资源配置。

  由于国内外金价的接轨和优惠政策的平移,上海黄金交易所迅速成为我国黄金交易的主渠道,曾经活跃一时的黄金走私和地下黄金交易也得到了有效遏制。

  接下来,上海黄金交易所围绕满足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和黄金产业链需求展开了黄金产品创新,以及会员结构和交易机制的完善和调整工作:从原有的12.5公斤、3公斤和1公斤合约到50克、100克金条及黄金T+D合约、熊猫金币等新合约设立;从竞价业务到询价业务、租借业务、定价业务等业务的推出;从单纯的国内市场发展到了国际板及“上海金”人民币集中定价业务;会员结构从以黄金生产、加工、销售为主体调整到了以金融机构和投资者为主体、国际会员参与的格局,交易时间也从白天交易扩长到了夜间交易。

  一系列的市场改革创新,与实体黄金产业的发展需求相得益彰,极大地激发了黄金市场发展动力,快速推动了我国黄金市场规模的壮大。2002年,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交易量(单边)仅为21吨;2008年,黄金交易量攀上千吨台阶达到2234吨;2015年,交易量突破万吨达到17050吨;2016年,突破了两万吨,达到了2.44万吨,比2002年增长了1062倍。

  市场开放了17年,上海黄金交易所成长为由竞价、询价、租借等市场共同组成、融境内主板市场与国际板市场于一体的黄金市场重要金融平台,成为全球最大的场内实物黄金交易市场。

  2008年,我国黄金的市场化改革又迈出了历史性一步。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黄金期货合约,开创了我国黄金远期交易市场的先河和黄金市场新格局,从而使我国黄金投资者和生产者有了规避价格风险的更多手段,也进一步发展了我国黄金市场的服务功能,完善了黄金市场体系。

  而国内商业银行的黄金业务也伴随着国内黄金现货和衍生品市场发展而不断进步,逐渐成长为黄金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和推动者。商业银行可以代理和自营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品种、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是交易所市场的重要支柱,还可以为客户提供实物类、交易类、融资类和理财类等多元化黄金产品与服务,形成了柜台OTC黄金市场。

  同时,商业银行也成为我国黄金进出口的重要载体,并参与境外黄金市场交易,促进了国内外黄金市场的互联互通。

  至此,一个上海黄金交易所场内黄金现货市场、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市场和商业银行场外黄金市场共同发展的多层次的市场体系建立起来了。

 

  启动黄金市场国际化引擎

 

  随着市场化、国际化的发展,我国黄金行业逐渐打开了与国际黄金行业合作的关键窗口,启动了黄金市场国际化的引擎。

  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黄金产业链的实体企业在“引进来”和“走出去”过程中,一方面对照学习和引进国际黄金业发展的管理经验,引进先进技术和科技装备;另一方面,国内矿业专家和矿山代表到国际黄金矿业公司交流学习,增长见识,提升国内黄金工业发展水平和国际竞争力,为海外资源布局提供了基础和条件。

  各大黄金集团更是纷纷对标巴里克、纽蒙特等国际大型黄金矿业公司,突出科技创新,扩大资源储量,努力做大企业规模,降低生产成本,增强发展实力,目标直指国际一流矿业公司。

  黄金市场和下游黄金珠宝首饰企业也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以上海老凤祥有限公司为代表的民族黄金珠宝销售企业陆续在澳大利亚悉尼、加拿大温哥华、美国纽约开设了专卖店。

  与此同时,我国黄金市场的海外参与度和国际化水平迅速提高。2014年9月18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国际板业务正式开通,利用上海自贸区开设FT账户的契机,实现了中国黄金市场的对外开放,引入更多国际投资者,逐渐形成一个全球化、国际化的市场。而上海黄金交易所也由此基本形成以竞价市场为主、询价市场为辅,以交易平台为主平台,清算、交割和租借平台为服务支撑平台,融境内、境外业务为一体的全流程业务体系。

  随后,上海黄金交易所开启新一轮的国际化发展,着力于实现交易开放、转口便利和推出“上海金”,逐步建成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贵金属交易所,不断提升我国在世界黄金市场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两年后,“上海金”人民币黄金定价机制在上海成功发布,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了全球首个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基准价格:256.92元/克。此时,上海黄金交易所定价交易平台的系统上,以人民币计价的、在上海交割的、标准重量为1千克且成色不低于99.99%金锭的交易成功运行。

  作为我国黄金市场国际化发展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上海金”定价机制的推出,为全球投资者提供了一个公允的、可交易的人民币黄金基准价格,为黄金市场参与者提供了良好的风险管理和创新工具,有利于进一步完善人民币黄金市场的价格形成机制,加快推进中国黄金市场国际化进程。

  商业银行也加快了国际化步伐。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等金融机构相继加入LBMA定价机制,平安银行、民生银行等一批机构成为LBMA会员。中国在国际黄金市场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话语力量也越来越大。中国正在成为构建新型化黄金市场的重要力量之一,从世界黄金定价的外围走向中心,从规则接受者逐步变成制定者。

  随着中国黄金行业加快“走出去”步伐,全球黄金产业和市场格局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过去全球黄金的会议一般都在纽约、伦敦等地,而今,除了两年一度的国际黄金大会从2014年开始在中国北京召开,上海黄金交易所等机构也纷纷召开全球黄金市场高峰论坛,吸引了全球黄金业界重量级嘉宾的关注和积极参与。

  2018年,鉴于中国在全球黄金行业中的重要性与日俱增,世界黄金协会特设立中国委员会。继中国黄金集团之后,山东黄金集团有限公司也加入世界黄金协会并成为会员,登上了由25家全球黄金巨头组成的国际舞台。

  70年的风雨兼程,我国黄金行业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黄金市场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如今,接过全球黄金的领军旗帜,我们将踏上从黄金大国迈向黄金强国的伟大征程,未来前进的步伐必将更加矫健。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