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观察

大力开发没问题 如何科学开发是关键

--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裴荣富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5-19作者:许勇


  这是《中国黄金报》记者在2020年春节前对裴荣富院士的一次专访。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尚未暴发,95岁的裴荣富院士行程安排十分紧密,脚步始终没有停歇。文章写成之后,他坚持要等到可以上班之后亲自审阅稿件,治学严谨的态度十分坚决。今天,这篇专访得以见报,让我们领略一下这位为我国地质工作奉献了70余年的院士,对于矿业资源的重要性是如何解读的。

 

  2020年春节前,当《中国黄金报》记者向中国工程院院士裴荣富说明采访意向时,已经95岁的裴荣富很爽快地答应了。随后,他拿出随身携带的挂历——上面详细地记录了他近期的日程安排。

 

  “明天我要去丹东,大后天才能回来,然后还要参加一个会议……”裴荣富在认真查看了日程表后,略显歉意地告诉记者,“只有下周三有时间,咱们那时候聊一聊吧。”

 

  几天后,当记者如约来到裴荣富的办公室时,他早已在案前认真工作多时。为中国地质事业操了一辈子心的他,似乎永远都无法停下脚步。

 

  案前放着裴荣富1948年获得的清华大学理学院理学学士学位证书和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对此他颇为自豪。“当时,我虽然不是博士,但是水平可不算低。国家颁发给我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纪念章,是肯定了我多年来为国家地质工作作出的贡献,我觉得自己够资格。”裴荣富笑着说。

 

  从大学毕业开始从事地质工作70余年来,裴荣富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国家地质事业。现在,当中国地质行业面临严峻形势时,他再次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为中国地质行业的高质量发展“鼓”与“呼”。

 

  “从当前我国矿业整体形势来看,我认为大力开发是没问题的,但是如何科学地开发矿业,还要谨慎。”裴荣富说。

 

  “没有野外就没有地质”

 

  1950年2月,毛泽东主席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接见中国留苏学生,并为莫斯科地质勘探学院地质专业留学生任湘题写下了“开发矿业”4个字。

 

  在裴荣富看来,“开发矿业”就是地质工作者的“初心”,地质工作就是矿业开发的“尖兵”。“地质人被称作国家工业建设的‘尖兵’,所以毛主席题字‘开发矿业’,就是要地质工作者不忘初心与使命。”裴荣富说。

 

  “没有野外就没有地质。”在裴荣富看来,要想打好扎实地质基础,必须要脚踏实地,加强野外地质调查实践。裴荣富幽默地用几句顺口溜形容地质工作者的辛苦:“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修电线的,仔细一打听才是搞勘探的。”

 

  “可尽管如此,地质勘查仍然很难尽窥其全貌。”这是裴荣富的切身体会,“地质工作很难,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犹如从不同角度摸象,必须集体合作攻关才能窥全貌,这是自然的规律。”

 

  也正因为如此,裴荣富才强调,地质科学高峰有如陡立山崖,必须打好扎实地质基础,克服困难努力坚持攀登方能到达世界高峰。

 

  对于如何进行地质工作,裴荣富把它概括为DECUT五个字:描述矿床学(Description)、实验矿床学(Experiment)、比较矿床学(Correlative)、理解矿床学(Understanding)、理论矿床学(Theoretical),即通过大量野外地质观察,对客观地质体真实地描述,这是地质工作的基础。在有丰富野外地质调查的基础上,采样、做各项实验室鉴定,可为野外工作锦上添花。其成果还必须进行国内外对比,避免坐井观天,据此才能真正达到知其然和所以然,才能达到理解和理论认识的高峰。

 

  矿汇区开展金矿勘查有助突破

 

  “黄金是硬通货,可以买来国家建设所需要的各种矿产资源。”多年的地质工作,让裴荣富深刻理解这一点。

 

  他表示,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地质工作还很欠缺,国家非常重视地质工作。“我们当时认为黄金只是个经济问题,没有工业效益,不像铁、铜、铝、锌等,这些都是工业原料,所以我们不愿意寻找金矿。”裴荣富说,“后来逐渐认识到,黄金虽然没有直接工业效益,但是有经济效益,那就有了间接的工业效益了。”

 

  近年来,随着我国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速,国家对黄金的需求日益提升,从2018年12月开始,中国黄金储备连续10个月增加,尽管我国黄金产量稳居世界第一,但是黄金需求的缺口依旧巨大,我国仍然需要大量的黄金资源。

 

  对此,裴荣富表示,在矿汇区进行整装勘查,对于寻找金矿有很大帮助。

 

  据了解,加拿大学者最早提出矿床点密集区与成矿,美国学者完成了美国的矿床(点)密集区图,但未公开发表。在此基础上,裴荣富对中国金矿床(点)利用其等密度或等量的参数圈出矿聚区,也称矿汇区。“在矿汇区内选取其中最大密集和最小时限的部位部署整装勘查工作,相关企业应该跟上,同时对接矿产风险勘查基金,有利于实现找矿快速突破。”裴荣富说。

 

  勘查开发要遵循“四元模型”

 

  “找到矿不是目的,找矿的目的是将资源变成资产,最后变成资本。”裴荣富表示,开展地质勘查,应该遵循“四元模型”。

 

  “四元模型”,即地质的、环境的、技术的、经济的。裴荣富指出,从这四个方面对矿产资源合理勘查涉及到的定量因素和定性因素进行分析,建立“四元性”评价模型,并据此得出合理勘查开发指数值,评判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方案的合理性。

 

  “地质是基础、环境要保护、技术得过关、经济要有效益。”他说,“进行矿业勘察开发,这四个缺一不可。”

 

  裴荣富曾运用该模型检验甲玛铜多金属矿的勘查开发情况,来论证“四元模型”。“青藏高原生态环境脆弱,如果能够在这里完成‘四元模型’的实例,那就说明‘四元模型’是正确的,我国矿业是完全可以照此进行开发的。”

 

  西藏华泰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甲玛矿区是铜多金属矿,自开发以来,华泰龙公司将“扶一方经济、富一方百姓、建一座矿山、绿一片环境,促一方和谐、树一座丰碑”的发展宗旨贯穿整个企业发展的全过程,坚持以绿色、环保、科技的理念推进绿色矿山的建设进程,如今不仅给当地群众的生活水平和社会发展带来巨大提升,同时也实现了自然、人与矿区的和谐发展。

 

  裴荣富表示,事实证明,甲玛铜多金属矿的勘查开发方案是合理的,完全符合“四元模型”。

 

  要准确把握地质勘查的风险

 

  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行业政策,如资源税法、《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清理工作方案》《黄金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矿产资源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等,这些矿业政策给我国黄金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随着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日益深入,我国矿业发展仍处“寒冬”。

 

  对此,裴荣富认为,虽然国家对矿业开发的要求日益严格,但是依然极为重视矿业的发展,这些政策从本质上也是为了推动矿业的高质量发展。

 

  当前,我国地质地勘投入已经连续8年下降,业内人士对于我国矿业发展也持悲观态度。但裴荣富却持不同的意见,在他看来,只要能把握风险,按“四元模型”指导开发矿业就可以推动矿业发展。

 

  “地质勘查本来就是高风险投资,但是只有把握了风险,才能抓住机遇。”裴荣富表示,这就需要按照“四元模型”进行决策。

 

  而要完成“四元模型”,裴荣富指出,就要开展地质勘查四项科学技术模拟,即矿产勘查的“双控论、合理域”模拟、不同规模矿山开发与合理生产年限的模拟、矿产勘查风险投资决策支持系统的模拟和矿业可持续发展5R循环经济的模拟。

 

  “让该投入的继续投入,让该黄的黄。”在裴荣富看来,根据这些模拟,可以对地质勘查进行合理投入,这样自然就控制了风险。

 

  控制了风险,地质勘查就有了保障,我国矿业就有了新的发展机遇。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