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要闻

全球矿业投资环境特点与发展趋势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11-15作者:《中国黄金报》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全球矿业投资格局区域分化愈加明显,发展中国家吸引矿业投资的能力进一步下降。主要资源国家的矿业投资环境在政治治理失效、财政入不敷出、贫富分化加剧、失业率上升等疫情衍生的问题裹挟中震荡,国际矿业投资风险主要表现为三个特点,即以政权更迭、社会动荡为主要特点的政治和安全风险增加,以加税和国有化为主要特点的保护主义抬头,以增加安全审查为主要特点的矿业投资壁垒升高。

 

  总体来看,发展中国家在疫情中采取的本土化或吸引外资的矿业政策主要目标都是谋求更多资源利益,向疫情中遭遇重创的财政和经济输血,而发达国家的矿业投资政策调整方向更多为保障关键矿产供应和扶植本土产业链与供应链。

 

  并购投资格局分化明显

  北美和欧洲逆势增长,亚洲和拉丁美洲大幅下滑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蔓延,各国普遍采取的边境封锁和人员流动限制措施对矿业投资活动产生巨大影响。

 

  2020年全球矿业并购市场明显降温,根据标准普尔数据,2020年全球共完成矿业并购2074起,交易金额577亿美元,交易金额相比2019年下降24%。

 

  拉丁美洲、亚洲、非洲和大洋洲2020年矿业交易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拉丁美洲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交易额仅8.6亿美元,下降幅度达89%,亚洲地区则同比下降了63%。

  矿业公司的收购交易具有明显的区域偏好性,一方面原因是发展中国家因疫情产生的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全风险飙升,矿业公司投资避险情绪明显,另一方面体现了近年来出现的以欧美大型矿业公司为代表的投资战略转移趋势。

 

  美国和加拿大历来都是交易最活跃的地区,2020年尽管有疫情影响,但交易额和交易项目数量依然双双上涨,交易额上涨至274.5亿美元,占比扩大至48%。

 

  非洲地区尽管矿产资源丰富,但国际矿业公司普遍认为非洲矿业投资风险较高,近年逐渐收缩在非投资。据加拿大Fraser研究所2020年矿业公司调查数据,非洲共11个国家进入投资环境评价样本,但仅马里和加纳两个国家排名位于上半区(前39位)。非洲一直是全球矿业交易最不活跃的地区之一,2020年交易额22.1亿美元全球占比3.8%。

 

  矿产勘查投入分化明显

  勘查市场对发展中国家投资信心不足

 

  根据标准普尔数据,2012年全球矿产勘查跃升至204亿美元的历史高点,但随着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结束,铜、金、铁矿石、镍等主要矿产品价格下跌2012年~2016年勘查投入进入下降通道。

 

  尽管2016年~2018年出现了短暂的止跌回升,但2019年全球矿产勘查投入再次连续下降,而爆发于2020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矿产勘查的造成巨大影响,2020年全球矿产勘查投入约83亿美元,相比2019年下跌11%。

 

  矿业公司的勘查投入区位选择近5年来表现出明显的分化趋势,以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为主的发达国家,作为传统的勘查热点地区的优势地位进一步加强,这些地区的份额全球占比由2016年的37%增长到2020年的44.4%,而这些增长的份额投资来源几乎全部都是以发展中国家为主的亚洲和拉丁美洲。

 

  过去5年间,亚洲吸引的勘查投入份额下降了3.6%,拉丁美洲吸引的勘查投入份额下降了3.9%。拉丁美洲在2020年已经由吸引勘查投入最多的地区下降至次席,非洲地区5年吸引的勘查投入金额与份额也处于“双降”趋势。

 

  经营许可高居矿业投资之首

  地缘政治风险引起更高重视,国际国内政治局势的变化使得政府经济保护主义的趋势愈加明显

 

  根据安永发布的《2021年全球采矿和金属行业的十大业务风险和机遇报告》。排名前三位的全球矿业风险分别是经营许可、重大影响风险、生产力与成本上升。其中经营许可连续三年成为矿业公司关注的首要风险,经营许可风险的背后逻辑是矿业公司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来应对利益相关者范围扩大和话语权提升,矿业企业所承担的社会责任不再仅限支持周边社区的发展,东道国利益和更广泛社区利益也被纳入该范畴,98%的投资者在做投资决定时需要考虑公司的ESG表现,并需要努力使利益相关者相信投资会对社区产生积极影响。

  除安永之外,毕马威(KPMG)、德勤(Deloitte)和普华永道(PwC)等机构的报告中也将ESG列为2021年十大风险或趋势之中。

 

  重大影响风险即罕见危机对公司产生破坏性影响的风险。这一风险在2021年由第7位上升至第2位,例如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对矿业公司造成重大影响,78%的受访公司表示他们并未做好应对危机事件的准备。

 

  生产力与成本上升是第3大风险,供应中断和持续的经济不确定性在中长期对需求产生影响,矿产品价格承压,成本增长和生产力提升仍然是行业关注焦点。

 

  脱碳与绿色进程、地缘政治、资本计划、劳动力、市场波动、数字化与数据优化、创新分别为第4至第10大风险与机遇。其中,地缘政治是十大风险中的新增风险,矿业公司对美、中、欧在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中的权力重塑充满警惕,三大经济体在拉美、非洲等资源国家的博弈以及这些国家自身的疫情压力,都将显著增加政治风险。国际和国内政治局势的变化使得政府经济保护主义的趋势愈加明显,58%的受访公司表示预计政府会增加矿产权益金或税率。

 

  在后疫情时代东道国政府将不得不在大力吸引外资和确保本国获得公平的资源分配利益间艰难维持平衡。

 

  资源产业本土化进程加速

  资源国家为应对疫情冲击,普遍采取措施,加强对资源的控制,提升本国从资源开发利用中的获益

 

  当今世界受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疫情全球大流行叠加影响,大大加速了新世纪以来的资源产业本土化进程。疫情对世界各国经济社会层面的打击表现在经济萎缩、失业率升高财政收入锐减和政府债务增加等方面,而资源国家为应对疫情冲击,普遍采取措施,加强对资源的控制,提升本国从资源开发利用中的获益。据英国Verisk Maplecroft公司报告称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政府干预矿业行业的趋势,该公司监测到疫情暴发后34个国家的资源民族主义指数显著上升,其中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刚果(金)、赞比亚、坦桑尼亚等拉丁美洲和非洲国家最为突出。

 

  近年来的资源产业本土化主要有5种典型的表现形式,一是国有化,即强化国家对资源等战略性部门的控制,将资源开发由私有化模式转向国有化模式,如赞比亚2021年从嘉能可公司收购莫帕尼铜矿,使其完全国有化。二是增加政府股权,即增加政府在矿业开发的直接经济利益,如近年来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调整矿业政策,增加政府干股比例。三是加征税费,即政府通过调高矿业税率、征收新的税种甚至重新谈判调整矿业合同,如智利等国2021年通过新法案,调增矿业税费。四是产业链本土化,即控制初级矿产品出口,提升矿产品国内工业附加值,如刚果(金)2021年5月重新执行铜精矿出口禁令,要求必须在国内加工冶炼。五是增加企业社会责任要求,即要求矿业企业在社区、环保、本地就业等方面作出更多贡献,如秘鲁提高土著居民在矿业协议谈判中的话语权,将社区反对的矿权撤销。

 

  展望

  全球矿业投资环境在疫情中也发生演变,投资风险突出体现在三个方面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对矿业投资活动产生了短期的抑制作用,大部分国家交通受阻,人员流动受限,正常的矿业投资活动难以开展,造成投资规模大幅下降的现象。全球矿业投资环境在疫情中也发生演变,投资风险突出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疫情对世界各国经济造成重大打击,其影响超过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由此引发东道国失业率升高,民众收入减少,政府债务飙升,以非洲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社会安全和政治稳定性变差等一系列投资风险增加。二是疫情加速了资源产业本土化抬升的进程,尽管资源国家在疫情时期出台的矿业政策多种多样,但大部分国家的政策都指向同一方向,即加大对资源的控制,提升本国从资源中的获益。三是地缘政治风险对矿业投资的影响显著提升,以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全球矿业“第一阵营”,基于地缘政治因素,加强对战略性矿产资源及产业链的控制,全面收紧外资对这些领域的投资政策。

 

  恢复经济和社会秩序将作为各国政府在疫情得到控制后的首要目标,在全球矿产资源稀缺而需求持续上涨的态势下,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政府对于本国矿产资源价值的认识更加深刻,不会再满足于仅获取原矿出口带来的经济利益,保护主义在多数资源国家将持续存在,企业与东道国利益划分模式将重新确定。但“危”“机”相生共存,全球矿业供应链、产业链在疫情中加速重构,以建设探采选冶乃至深加工的本地产业链将更加契合东道国的发展需求,在发达国家筑起投资壁垒的背景下,更多的矿业投资将会流向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国际矿业产能合作将迎来新机遇。

  (综合标准普尔、普华永道、安永等报告)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