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矿业>时评

莫让人才成为矿业发展的绊脚石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2-12-07作者:王江南


  昔日的红利已经消耗殆尽,受办学经费、教育政策、就业政策、就业环境和社会氛围影响,原有的人才培养体系已经基本消亡,而从原培养体系流入黄金矿企的技术人才已基本面临退休,新增补的技术力量又“半路出家”居多。面对目前黄金矿业尴尬的人才处境,这样的人才机制又如何实现黄金矿业的高质量发展?


  2022年8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2022芯片与科学法案》,引发国际社会关注。该法案旨在提升美国的芯片技术研发和制造能力,同时,该法案还试图通过逼迫芯片企业选边站队、限制芯片企业在中国投资发展等方式,形成技术瓶颈,围堵打压中国高新技术发展。可以预见,在未来的短期内,中国相关的企业将会受到这个法案的影响而阵痛。

  怪哉,美国的法案怎会让中国企业感到阵痛?我们可以不承认,但我们不得不面对。

  人只有在痛的时候,才会变得清醒,才会开始反思。关于芯片,任正非曾在2020年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科学院交流时说:“美国的科技发展史就是一面镜子,以此来反思我国的科技发展战略的系统性、科学性;华为今天遇到的困难,不是依托全球化平台,在战略方向上压重兵产生突破而有什么错误,而是我们设计的先进芯片,国内的基础工业造不出来。”任正非同时还强调基础教育和人才的重要性。

  时隔近两年,我们的“芯片之痛”缓解了吗?我们的基础工业、基础教育和人才改观了吗?直到美国《2022芯片与科学法案》颁布,才发现我们的疼痛依旧,甚至是刺痛。面对此,黄金矿业是否该引以为戒,是否该有所警惕,是否该有所反思?

  黄金矿业发展面临挑战

  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黄金矿业已形成了地质勘查、矿山开采、选矿、冶炼、加工和科研等比较完整的产业链,黄金科技工作也取得长足发展,黄金生产方式和生产技术都取得了较大进步。据有关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我国已连续15年黄金产量蝉联全球第一。透过喜人的成绩,需要注意的是,我国黄金矿业发展也面临着系列挑战。

  从资源储量来看,我国黄金资源储量连年增长。据中国黄金协会发布的《中国黄金年鉴2021》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黄金资源量为14727.16吨,资源储量实现连续15年增长,但资源品位总体呈下降趋势,且勘探开发难度持续加大,高品位资源、浅部资源、易开发资源和条件优越地区资源不断减少,勘探开发也逐步转向深部和复杂地区。

  从资源开采来看,近年来我国矿山数字化、智能化程度有所加速,但总体相对落后,生产效率偏低。国外黄金矿山企业之所以能够有较高的生产能力和较低的生产成本,主要是因为其机械化、大型化、自动化的高效设备及计算机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设备数量和生产人员数量。

  如南非的部分矿企开采深度都在2000米以下,其中姆波尼格矿已达到4359米,但企业依然保持较高利润,而国内对深层开采的深井高温、地应力、岩爆、地压控制、通风和提升等关键技术虽取得了一定进展,但仍需进一步加强研究。

  从资源处理加工来看,我国已探明的黄金资源储量中约有三分之一的难处理资源,这类资源常以微细粒状分布,常被包裹在毒沙和黄铁矿中,或存在于单个晶体中,同时含砷、含碳等,造成选别难度增大,金的回收率较低,也不利于后续的冶金工作。目前,这类资源前景广阔,但有关技术还存在着瓶颈。

  从环境保护来看,随着近年来极端天气的频次增多,各国对环境保护和矿业绿色发展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进而对国内的黄金生产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如2021年我国把氰渣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21年版)》。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各国环保要求的不断升级,黄金科技或面临无法满足行业发展需求的“科技滞后危机”。

  此外,尾矿的环境影响、“堰塞湖”安全隐患及枯竭后的矿山开发利用等系列问题,都或将成为未来黄金矿业发展无法回避的挑战。

  从风险抗击能力来看,国内黄金矿山企业融资渠道相对狭窄,其主要方式有内部资金、银行贷款和证券融资等,但黄金矿山企业在建矿前期投入巨大,主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人力成本、探矿和安全环保等方面的投入,这就形成了前期巨大的沉没成本。生产后,受国际金价、资源品位和技术能力等不可控因素影响,黄金矿山企业的正常经营、现金流和盈利能力等常常会倍感压力,致使黄金矿山企业的总体抗击风险能力偏弱。

  总的来说,在目前国际金价中高位持续运行的掩饰下,上述的问题似乎变得相对隐形,都还不足以成为一家企业或一个行业的痛。未来,若国际金价大幅下挫,这些问题会否依旧隐形,届时又有谁来保障黄金矿业发展不会遭受诸如“芯片之痛”?

  强化人才战略应对挑战

  古语云:“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面对当前的国际金价持续高位振荡,在庆喜之余,切勿被高金价的盛景所迷惑,因为盛景并不意味着国内黄金矿山企业的实力。在此当口,国内矿企应保持足够的理性,未雨绸缪,树立“冬储思维”,趁着高金价加强人才战略,努力将金价高位徘徊的盛景转化为企业真正的实力,这需要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是提高认识,要深刻认识到人才体系化建设的重要性。

  黄金矿业的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到基础资源储备、资源勘探、资源开采、生产加工和风险抗击等诸多环节,哪一个环节出现薄弱点,都会对整个发展造成影响。而与此对应的是人才保障,建一座矿山、建一所学校通常需要几年的时间,但形成一套成熟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和机制,也需要数年之功,没有经过几届培养的磨砺,很难保障其有效性。

  所以,要在建立黄金矿业高质量发展思想的同时,积极树立黄金矿业人才储备思想,以增强黄金矿业应对挑战的能力和后劲。

  二是加强顶层设计,重视黄金行业人才培养体系建设。

  20世纪70年代,我国为了发展黄金工业,从地质、测量、探矿、采矿、选矿、化验、冶炼、环境监测、金加工等主要工种,到维修电工、维修钳工、成本核算和企业管理等辅助工种,都建立了完备的人才培养体系,这为我国黄金工业的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但时至今日,昔日的红利已经消耗殆尽,受办学经费、教育政策、就业政策、就业环境和社会氛围影响,原有的人才培养体系已经基本消亡,而从原培养体系流入黄金矿企的技术人才已基本面临退休,新增补的技术力量又“半路出家”居多。

  人们常说术业有专攻,面对目前黄金矿业尴尬的人才处境,这样的人才机制又如何实现黄金矿业的高质量发展?为此,加快黄金行业专业人才培养的顶层设计,出台相关的人才培养政策,已变得空前迫切。

  三是抓住关键点,加强黄金工业基础研究和基础人才培养。

  国内黄金矿山企业所面临的系列挑战,并不都属于前沿科技不足的问题,基础研究和底层落实的效度也应引起高度重视。现阶段国内黄金矿山企业人才两极分化明显,高学历、高素养的人才多处于技术或管理岗位,而从事具体生产、抓落实的一线工人素质整体偏低,这就造成了企业“高标准设计和低标准执行”的困局。

  另从黄金矿业技术和技能的分工来说,技术人员偏向研究和设计,技能人员偏向落实,这本无可厚非,但具体实践中,一线技能人员更容易遇到问题和发现问题,但受素质和能力因素的影响,其往往不具备分析问题、研究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关技术人员有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但常常缺乏具体的作业经验和体感,这就造成了“问题和处理”或“设计和执行”的矛盾。

  对此,加强黄金工业基础研究和基础人才培养,为黄金工业的长远发展打好基础,才能谋得长远,赢得未来。

  四是培育抓手,建立黄金工业人才培养梯队。

  一方面要充分利用高校和科研院所,加强校企合作,加强前沿人才培养和科技研究,保障黄金矿山企业科技人才的供给,切实增强黄金矿山企业的科技和科研能力。

  另一方面要充分利用职业学校和企业培训中心,建立基础人才继续教育体系,加强基础人才的再培育和再开发,以确保基础人才素质的持续提升和供给的有效性。

  此外,要建立和完善企业内部培养体系,通过师徒帮带、企业内部培训等措施,不断转化职工思想,持续提高员工技能水平,努力形成职工进步与企业发展的良性互动。痛是一种煎熬,更是一种代价。

  当国内部分行业正经历着芯片阵痛的时候,国内黄金企业正分享着高金价的“盛宴”,在盛宴之余,应保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清醒,树立危机思维,高度重视当前黄金发展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加快实施人才战略,莫让人才成为未来黄金矿业发展的绊脚石。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