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达黄金产融痛点的路在何方?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本报记者 张伟超

2017/12/01

与会嘉宾在2017黄金产融结合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畅谈产融结合路径。

张伟超 摄

  “风口一来,无论是猪还是什么都在天上飞,突然间风向一变,很多猪往下掉。其核心是市场能不能筛选一下?是老虎的,应该插上翅膀;是猪的,直接往案板上面按。”

  这一比喻形象地说明黄金市场产融结合中的诸多现象和痛处。除此以外,11月24日,在2017黄金产融结合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中,紫金环球金属交易中心执行董事兼总裁赵举刚妙语连珠,一连举出多个黄金产融结合的痛点与难点。

 

产融错配

  在黄金产融结合的市场准入标准、体制改革方面,赵举刚认为,我们完全可以制定一个黄金产业与市场安全发展且低风险的标准。但实际上,现有金融牌照管理体制下,所有涉及金融的业务只允许金融机构做,由于缺乏实体产业,金融机构只好拼命地做金融,从金融业务中来赚钱,因此出现高杠杆、加泡沫的现象。相反,做实体产业经济的企业,有的对金融“望洋兴叹”,有的展开飞蛾扑火式的创新探索。

  “避免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脱节,应成为黄金产融结合在体制改革方面的重点任务。”他说。

  可是对金融机构而言,自身的风险运营及信用管理机制却恰恰制约着产融结合的有效衔接。大华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林念坦言,银行的资金信贷业务以授信为前提,对中小企业的授信,需要多个部门进行严格的审查,从而确保金融风险的可控,并且银行注重于通过保证金的方式覆盖风险点。因此银行从风险可控的角度出发,更愿意授信于信誉较好的国有大型黄金企业。

  “银行的大量资金资源投入到国有企业,导致其他中小企业获取信用、资金、资源不足。”林念说。

  在黄金产融结合需求与供应错配的窘境下,国内许多大型黄金集团纷纷探索布局金融板块,结合自身发展要求开展金融业务,比如成立财务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基金公司、保险公司等,实现了由产而融的结合和迈步。

  但是,实体产业发展金融业务,面临诸多自身的局限性。陕西黄金集团副总经理任革凡就感觉到,实体黄金企业产融结合有三个痛点:一是高端、优秀的金融人才短缺;二是不熟悉金融市场的相关规则;三是识别和利用风险的能力有待提高。

  和其他产业一样,黄金行业也面临产融结合方面的挑战:一方面黄金实体产业经济亟待金融支持和服务,另一方金融领域却出现了“脱实向虚”“以钱炒钱”等非理性发展倾向性苗头。这也是近年来国家和社会高度重视金融服务实体产业经济的有效性的根本原因。

 

明晰产融定位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和“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打造产融结合的现代经济体系”已经成为中央的基调,这一总体要求对于黄金行业产融结合而言,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历史告诉我们,依赖于信用体系的金融货币理论出现了错误,以利润为导向的金融机构是时候该转型了。”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刘山恩认为,过去以信用为基础的金融理论,引导金融机构以追求利润为目标,导致金融业出现脱实向虚”“以钱炒钱”的问题。如今,我们应该重申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作用的定位,引导金融机构从追求利润为目标转型到以服务实体经济为目标上来。

  目前,很多金融机构认识到了以服务实体经济为这一定位的转变,包括上海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等机构围绕服务实体产业积极开展创新工作。格林大华期货有限公司金属贵金属事业部总经理吴瑞锋介绍,格林大华期货有限公司成立了产业事业部,专门服务实体企业客户,帮助企业客户参与期货对冲自身风险的同时,解决企业在期货领域的所有难题,比如说保值额度的申请、交割的策略、期现套利的策略、交割服务等。同时,他们还协助贵金属企业成为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注册品牌,帮助企业使它们的产品更有竞争力。

  “产业和金融不是对立的,它们的结合才能共同支撑起未来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中国建设银行商品期货部业务管理处处长路怡烽说,“产业有产业的诉求,金融企业有金融企业的诉求,我们应该发掘产业和金融的共同诉求,把难解决的问题放在后面解决,即求同存异。然后再标新立异,我们通过金融创新、通过产业创新,才能达到把不同诉求变成相同诉求。”

  路怡烽认为,产融结合的关键是产业和金融明晰定位,围绕共同的目标将产融统一在一个平台下参与国际竞争。“金融做金融的事情,产业做产业的事情,大家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互相学习,相互融合。我们的未来靠什么走?就是靠创新,如果在相互合作基础上,不断地创新,才能巩固我们产融结合的基础和未来。”路怡烽说。

 

产融结合之路在脚下

  “产融结合,其实不止一条路可以走。”赵举刚指出,产融结合是一条协同发展的生态链,生态体系中顶端、中端、下端的产业可以通过大数据、互联网彼此串联起来,实现产融需求与供应的匹配。同时面对矿业资本需求与风险情况,建立矿业勘探资本市场,实现金融与矿业的有机结合。另外,“一带一路”沿线黄金市场也是产融结合探索和发展的方向。

  但是,产融结合的发展与创新,必定伴随着风险的存在。如何规避风险?包商银行金融市场部贵金属业务中心总经理孙亦禅指出,如果激活民间黄金存量市场,所得到的黄金必定供大于求,在融资渠道接近饱和的条件下很难获得较好出路。这部分黄金如果脱离行业,必定会积累巨大风险。因此,这些机构不管有没有牌照,都需要监管。

  “不怕慢,只怕站!”赵举刚说道,产融结合之路重在探索,关键在脚下。

  在产融结合之路上相向而行的,不止是企业,也有政府。作为产融结合的推动者之一,深圳市罗湖区政府结合当地黄金产业链发展需求,正在积极布局黄金金融工作,比如依托实业产业的现状,打造黄金实物交易中心;打造黄金专营机构的集聚中心;黄金资产交易中心等。

  路怡烽认为,产融结合是一个过程,尤其是政府牵头组织的工程,应该有可行性的评估,或从创新孵化实验室开始做起,一步步加快产品创新,提升产品创新的效率,减少资源的浪费。为了激发深圳黄金珠宝中小企业的创新活力,推动产融有效结合,孙亦禅建议深圳可以为中小黄金珠宝企业建立产业园或公共平台,为创业者的先进理念、先进设计等产品,提供获得资金资产和发展渠道的条件和环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