厘清现状 做“一带一路”理性践行者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本报记者 马春红

2017/12/06

  蔡美峰表示,新时代给中国企业提出了新要求、新任务和新担当,解决社会主要矛盾也应包括深耕“一带一路”,做“一带一路”的践行者。而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思考绿色开发、深部开采和智能化采矿三大主题,才能保证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金属矿产资源可持续高效开发。其中,遥控智能化无人采矿是应对不断恶化的深部开采条件和环境条件,最大限度提高劳动生产率和采矿效率,保证开采安全的最根本、最有效、最可靠的方法。

  方启学解释道:“‘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实质是将资源定位为国家战略,其核心是实现国家长期的经济和战略安全。”

 

“一带一路”倡议正在从愿景变为行动,

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本报记者 许勇/摄

 

  “一带一路”行动倡议自从2013年提出以来,经过多年谋划发展,目前已经进入了稳定实施阶段,成为我国在新时期优化开放格局、提升开放层次和拓宽合作领域的重要方向。

  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矿产资源丰富,与我国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加强对沿线国家矿产勘查开发投资与合作,对构架我国多元化的资源供应来源,提高抗风险能力具有重要作用。近年来,中国企业选择“走出去”,开发“一带一路”沿线资源已成为势不可挡的趋势,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同时也面临着失败的风险和挑战。

  那么,跨入新时代的中国企业未来该如何走好“一带一路”沿线资源开发道路,又需要有怎样的认识和责任?这还需要不断地思考。11月30日,在2017(第二届)中国矿业全产业链大会的“一带一路”践行者论坛上,来自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工程院的业内专家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浅部资源紧缺恰成好时机

  中国工程院院士蔡美峰表示,金属矿产资源是金属矿产品和金属材料的根本来源,是世界各国处于第一位的工业原料,对国民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物质文明与科技进步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我国的金属矿资源包括铁矿、锰矿、铜矿、铝土矿、金矿等,不但储量不足,而且贫矿、小矿多,富矿、大型特大型矿很少。

  同时,我国过去矿业长期无序的开发模式,以牺牲人类的生存环境为代价,造成了难以弥补的资源浪费和生态环境破坏,目前已逼近资源和环境条件难以承受的地步。这将严重阻碍我国矿业开发的可持续发展。

  此外,经过多年开发,我国的浅部矿产资源逐年减少或枯竭,深部开采是我国金属矿产资源开发面临的最迫切的问题,也是今后保证我国金属矿产资源可持续开发与供给的最主要途径。

  正是基于这种国内矿业现状,中国企业“走出去”,尤其是响应国家号召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发,是顺应时代要求和实际现状的明确选择。

  紫金矿业副总裁方启学认为,目前国内矿业市场已经发生重大变化,企业需要有全球化的眼光,做“一带一路”践行者。

  方启学解释道:“‘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实质是将资源定位为国家战略,其核心是实现国家长期的经济和战略安全。”

  原因有二,其一,矿产资源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我国95%以上的能源、80%以上的工业原材料和70%以上的农业生产资料都来自于矿产资源。

  其二,中国对矿产资源的依赖程度很高,是全球最大的矿产资源生产和消费国,基本金属消费量占全球的30%~50%。因此,“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矿产资源就成为我们的重要方向之一。

  同时,方启学表示,目前我国矿业行业利润率急剧下降,进入衰退期的矿业城市数量呈现快速增长趋势,且矿业市场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矿业行业已经成为风险性极高、收益很低、管理与运营难度极大的行业。”

  而要解决这些问题,中国矿业的必然选择是“走出去”,充分利用、开发“一带一路”沿线矿产资源。

 

“一带一路”践行者之思考

  方启学表示,践行“一带一路”,就要培育高技术、效益型领军企业。紫金矿业的做法就是加强地质勘探和科技创新,并聚焦全球化。他着重强调,创新是紫金矿业的核心竞争力,也是这些年紫金矿业能够取得海外开发成功的重要原因。为创新,紫金矿业建立了一套具有紫金特色的科技研究和管理体系,人才和开放式合作平台。

  方启学认为,中国矿业在管理、技术、装备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进步,在贫瘠或难采选资源的开发利用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因而只要坚持创新发展理念,努力探索适合企业自身实际的国际化发展之路,就完全可能成功。“尤其是我们选择在矿业低潮时期出击,成功概率更大了。”他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

  蔡美峰表示,新时代给中国企业提出了新要求、新任务和新担当,解决社会主要矛盾也应包括深耕“一带一路”,做“一带一路”的践行者。而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思考绿色开发、深部开采和智能化采矿三大主题,才能保证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金属矿产资源可持续高效开发。

  其中,遥控智能化无人采矿是应对不断恶化的深部开采条件和环境条件,最大限度提高劳动生产率和采矿效率,保证开采安全的最根本、最有效、最可靠的方法。

  目前,国内外仍处于建设无人矿山的初级阶段。为了实现无人采矿,从初级阶段向高级阶段发展,对传统的采矿模式、采矿技术、采矿工艺和管理手段,进行根本性的变革,是完全必要的,其中包括开发和创新一系列具有颠覆性的技术和方法。

  西方发达国家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实施井下工作面的无人采矿,但目前我国不少矿山还未做到全盘机械化作业,加速我国遥控智能化采矿技术与设备的研究与推广应用,任重而道远。

  蔡美峰表示,总体上来看,我国的采矿技术已接近或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矿山整体差距主要体现在大量矿山的采矿设备比较落后,这导致生产效率低,资源损失严重。“目前先进采矿设备主要从国外进口,价格昂贵,这是制约我国采矿进步的关键难题。”

  针对这一问题,蔡美峰认为,国家必须加大科技投入,首先在自动化采矿装备方面取得突破,在较短时间内实现大型自动化装备国产化,从而为加速我国自动化智能采矿技术的推广应用创造可靠的条件。

  同时,我国从事采矿科技研究的人数多、力量强,我们必须集中力量,通过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创新研究,在开发颠覆性采矿新技术、新工艺方面取得突破,为无人采矿从初级阶段向高级阶段过渡创造条件。

  “相对于目前西方矿业发达国家,我国采矿工程科技在不远的将来实现弯道超车是大有希望的。”蔡美峰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