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博鳌发布新兴11国大宗商品市场新情况:黄金平稳 美元将走强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04-13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博鳌亚洲论坛是一个非政府、非营利性、定期、定址的国际组织,也是亚洲以及其他大洲有关国家政府、工商界和学术界领袖就亚洲以及全球重要事务进行对话的高层次平台。博鳌亚洲论坛的宗旨是立足亚洲,面向世界,促进和深化本地区内和本地区与世界其他地区间的经济交流、协调与合作。为了拓展亚洲经济体的对外交流渠道,建立更为广泛的跨区域联系,博鳌亚洲论坛还十分关注全球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与合作,并自2010年开始组织编写和发布新兴经济体发展年度报告。

  2010年博鳌亚洲论坛发布的《博鳌亚洲论坛新兴经济体发展2009年度报告》首次定义了“E11”(新兴11 国)的概念。2018年度报告仍以E11 为主要研究对象,重点分析了2017年新兴经济体在经济增长、就业与收入、物价与货币政策、国际贸易、国际直接投资、大宗商品、债务和金融市场等方面的新情况和新进展,并对2018年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形势进行了展望。

  本报精选了跟行业相关的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场部分,让我们来看看2018年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态势和风险与挑战。

 

2017年伦敦金属交易所多数贵金属价格走势平稳

资料来源:WIND 数据库,2018年2月。

 

  2017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复苏态势在波动中趋于平缓。截至2017年1月中旬,商品研究局(CRB)指数(涵盖了包括农产品、能源类和金属类的19种大宗商品加权价格,总体反映世界大宗商品价格的动态信息,被广泛运用于观察和分析商品市场的价格波动和宏观经济波动)延续了2016年11月以来的上涨态势,从423点上涨至433点左右,至3 月底的两个多月一直维持在433点左右。从3月底到4月底经历了2017年第一次下跌,回落至420 点左右。随后CRB指数开始反弹,并在7月初达到全年的最高点448点。从7月初到9月底,CRB指数出现全年第二次下跌,回落至430点以下,直到12月底的整个第四季度都维持在430点左右。2017年全年的趋势线呈现水平状态。

  2016 年年初以来的CRB 指数上升通道在2017年出现平缓化迹象。但是,进入2018年后,CRB指数在1月恢复较快上涨势头,1月底迅速恢复至443 点左右。预计2018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将有所上涨。

 

贵金属类大宗商品价格总体平稳

  贵金属在投资中具备避险功能,一般来说经济形势较好的阶段,贵金属价格不会有大的上涨,而当经济风险较大时,贵金属价格多因为避险需求而大幅上涨。

  2017年,贵金属价格有涨有跌,多数贵金属价格涨跌幅度较小(如图)。

  以伦敦金属交易所美元计价的贵金属为例,2017年相对于2016年,黄金价格小幅上涨了0.59%至1257.34美元/盎司,白银价格轻微下跌了0.52%至17.05美元/盎司,铂金属价格下跌了4.3%至948.49美元/盎司,只有钯金属价格上涨明显,相对于上年涨了41.38%至868.96 美元/盎司。

  钯金属价格大幅上涨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钯金属在汽油动力汽车用尾气净化装置的生产中得到广泛应用,近年来汽车销量上升推动了钯金属价格上涨,二是因为全球只有俄罗斯等少数国家出产钯金属,美国与俄罗斯关系紧张加剧了市场对钯金属供应的担忧。

 

金属类大宗商品价格延续上年涨势

  金属方面,2017年钢铁和多数有色金属价格受中国、印度、美国等主要国家需求复苏,以及“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需求和预期的影响,延续了2016年的上涨势头。

  2017年钢铁价格涨势明显,产量较2016年明显提高。以全球粗钢产量为例,2017年全年产量较2016年提高了5.2%,比2016年0.4%的增幅有显著提升。从各月同比增长率的变化趋势看,尽管全年有降有升,但都维持在2%以上的较高水平,没有出现同比负增长的情况。钢铁行业2017 年表现出量价齐升的特征。

  2018年,受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与消费经济体中国需求及“一带一路”建设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推动,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加大国内基础设施投资等因素影响,钢铁价格有望延续上升势头。

  除钢铁之外,其他主要金属类大宗商品价格2017 年也出现上涨。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有色金属现货结算价看,2017年铜价相对于2016 年上涨了26.8%至6166美元/吨,铝价上涨了22.7%至1969美元/吨,锌价上涨了38.3%至2896 美元/吨,铅价上涨了23.8%至2,317美元/吨,锡价上涨了11.7%至20105 美元/吨,镍价上涨了8.4%至10411美元/吨。预计2018年有色金属价格将维持温和上涨态势。

 

金融市场前景展望

  2017年,E11国家经济增速显著回升,金融市场的吸引力明显提高,无论是股票市场还是债券市场都有良好表现。展望2018年,世界经济复苏势头不断加强,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进一步加快,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这都将为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的稳定发展提供良好的基本面。

  然而,复杂的外部环境依然使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发展存在诸多挑战。从国际金融环境看,美联储将会继续提升利率水平,欧洲央行虽开始减少资产购买,但仍将维持目前的低利率政策,日本央行则坚持推行超宽松货币政策,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分歧愈加明显。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动仍是影响E11国家金融市场走势的重要外部因素。美国非常规货币政策加速退出所带来的溢出效应以及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分歧将使新兴经济体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在美联储逐步加息以及税制改革的背景下,美元仍有较大的可能性在2018年走强,这可能会加剧新兴经济体货币贬值压力。从贸易渠道看,货币贬值虽有利于促进新兴经济体对外出口,但是这种效应在短期内可能难以显现。从金融渠道来看,货币贬值不但会加重新兴经济体的美元债务负担,而且会破坏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并影响企业的偿债能力和盈利能力,从而对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带来冲击。

  与此同时,伴随着美联储利率的提升以及美元的升值,美元资产的吸引力上升,新兴经济体将面临新一轮国际资本外流压力。这将引发新兴经济体的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甚至房地产价格的下跌,造成金融市场波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模型估计显示,美国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即提高政策利率和收缩资产负债表,在2018—2019年可能会使流入新兴市场的证券投资减少700 亿美元。因此,部分资本市场不完善、金融系统较脆弱、管控能力较弱的新兴经济体可能会出现局部金融动荡。

  一些非经济因素也可能给E11国家金融市场带来扰动。2018 年巴西和墨西哥等国将举行总统选举,选举过程以及结果可能对金融市场带来冲击。南非政治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为该国经济发展带来挑战,并可能由此加剧金融市场波动。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仍面临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这不仅会对其金融市场带来冲击,还会波及其他新兴经济体。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