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危机经济模式下的黄金战略思考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8-09作者:王江南


  8月7日,国际金价升破每盎司1500美元大关,创出6年来的又一个新高,主要是受到美联储降息及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经贸摩擦愈演愈烈,避险情绪进一步升温。一系列问题引发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及经济危机到来的思考,黄金的重要价值则进一步突显出来。

 

  近年来,全球经济扑朔迷离,国际政治动荡不安,美国在贸易保护主义“大棒”的恣意挥舞下,国际秩序的不可预测因素骤然增多。在此影响下,一种危机式的经济模式正在全球悄然兴起,这将给未来的全球发展带来巨大的冲击和挑战。那么,何为危机经济模式?危机经济模式的战略意义何在?中国黄金市场该如何应对?

 

  危机经济模式正呼之欲出

 

  美国《危机管理》一书作者菲克普曾对《财富》杂志500强的大企业董事长和CEO进行专项调查,80%的被调查者认为,现代企业面对危机,就像人们必然面对死亡一样,已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其中有14%的人承认曾经受到过严重的危机挑战。

  按照常规思维,我们都希望经济按照规律正向稳步发展,但随着各国之间、各行业和各企业之间的经济交往不断增多,由于各自的利益取向不同,在经济周期和经济竞争的影响下,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利益冲突。随着各种经济往来的增多,利益冲突也将增多,各领域危机频发也或将成为一种趋势。

  回顾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历史,其挑战主要存在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内部挑战,一方面是外部挑战。从内、外部挑战来说,中国黄金市场经历了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鲜明的特征。

  第一个阶段是自我供给挑战。改革开放前,受技术、国情、体制、机制等因素影响,我国对黄金的生产、收购、配售、加工、使用、进出口等都有明确的法规规定。据统计数据显示,从1949年至1978年,我国的黄金产量由4.1吨提高到19.673吨。从数据中不难看出,这个阶段我国黄金市场存在明显的自我供给不足特征。

  第二个阶段是国内市场价格挑战。从1979年到2008年,我国黄金市场从“统购统配”到逐步市场化,再到全面市场化,我国黄金市场的进入壁垒被打破,黄金的生产、冶炼、加工、批发、进出口贸易、投资、套期保值和消费交易等陆续市场化。这个阶段由于我国黄金市场初步建立,缺乏具备定价与做市能力的大型黄金经销商,未能参与到国际金价的定价机制中,导致国内市场被动接受国际黄金价格。

  第三个阶段是国际化挑战。2009年以来,我国黄金市场不断成熟,逐渐走向国际化,随着我国黄金产量、消费量和现货黄金交易量的不断增加,我国黄金市场陆续推出了夜盘交易、黄金ETF、黄金国际板、黄金沪港通,以及加入伦敦黄金定盘价机制和大型黄金矿业集团加速海外资源并购等。这期间,中国黄金市场也经历了国际金价过山车式的洗礼,中国黄金市场由弱到大,国际化进程特征明显,但未能引领国际黄金市场。这个阶段中国黄金市场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受国际金价影响明显,国际优质矿业资源日渐困乏。

  从发展趋势来看,未来中国黄金市场将进入由大到强的阶段,将进入引领国际金价和与国际大型矿业集团逐鹿阶段。但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下,国际局势动荡不安,国际贸易障碍重重,中国黄金市场的所面临的直接或间接挑战与日俱增。在此值得我们思考的是:随着挑战发生的频次增多和影响的扩大,挑战是否将演变危机,并成为经济发展模式?

 

  何为危机经济模式?

 

  一般分析认为,危机是突然发生的急迫性事件,造成不确定性的具有破坏性的后果。危机发生时,各种信息经过交汇融合,以多种方式进行反馈,在信息不对称和机会主义的影响下,导致不同的经济预判、经济行为和结果。危机发生后,常常会在有限的时间条件下,造成心理恐慌和混乱,进而引发舆论高度关注,令决策者难以把握准确信息,难以迅速做出正确的决策。如果企业或经济体的措施能够促进发展,则可以顺利渡过危机,否则将陷入危机的泥潭。那么,危机经济的模式有哪些?

  随着全球经济往来的不断增多,对于任何经济体、组织及企业来说,危机的发生防不胜防,造成危机发生的因素千变万化,但从危机的预防、发生及处置的角度来说,危机经济模式主要有以下五种。

  一是周期性危机,主要是指在一个经济循环中,随着资本、技术、规模和效能的提升,由于相互之间的剧烈竞争,导致整个盲目扩张膨胀和供需失调,进而引发危机的经济模式,如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

  二是中间性危机,是由恩格斯首创,它是周期性危机的一种派生形式,是由某些偶然因素引发的程度较浅、时间较短、波及面不太大的中等规模的危机,是周期性危机的“余波”或“先兆”,如2011年国际金价的突然暴跌。

  三是干预性危机,是指在特定的目标下,通过行政或贸易手段等对产业或经济干预,而触发危机的经济行为,如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

  四是干预突破性危机,是指潜在危机发生前后,通过非常规措施,打破现有危机的平衡或秩序,使对手处于危机或潜在危机,而在新一轮危机前谋求新的突破和发展的经济模式,如1804年伦敦取代荷兰阿姆斯特丹成为世界黄金交易中心。

  五是突发性危机,是在经济活动中突然爆发、令企业或组织始料不及的危机。危机一旦爆发,企业或组织的形象将严重受损,其信任度也急转直下,危机自身的生存发展,如突发的矿难等。

 

  危机经济模式的战略意义

 

  普林斯顿大学的诺曼·R·奥古斯丁教授认为,危机既是导致失败的根源,也孕育着成功的种子。换句话说,危机中有危有机,如果处理得当,危机就可以演变为“契机”。从战略的角度来说,危机对经济发展的战略意义有哪些?

  从危机中的“危”来说,任何形式的危机都会对经济产生巨大的破坏性,伴随着危机的苗头、发生、发展和蔓延等,往往会产生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和巨大的破坏效果,所以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危机发生的经济组织一般会产生“连锁破坏”,这主要体现在四个层面,一是舆论危机,各种信息通过交融,以各种形式反馈,因为信息在传播中存在信息不对称,往往会给公众和决策者造成误导;二是在强烈舆论的压迫下,导致危机进一步恶化,各种不满情绪逐渐演变为“信任危机”;三是在信任缺失的情况下,危机的主体间沟通交流的基础也就随之坍塌,进而产生“沟通危机”;四是如果沟通缺失,危机最终失去控制,这就直接导致危机的负面影响以几何形式上升,形成“危机裂变”,造成经济塌方式破坏。

  从危机中的“机”来说,危机也意味着机遇。经济活动中任何形式的危机,都将会迎来“劫后重生”,只是表现形式不同,如洗牌、破产重组、技术产品升级、模式转型等,所以从危机的战略机遇来看,危机中的经济主体一般会面临新的环境和生态,其形态主要有四种:一是平衡机遇,危机发生后,各种经济要素总是能够迅速的回到一种新的平衡状态,如某黄金产品发生质量危机,而其市场空缺将迅速被其他产品所填补,形成新的市场平衡。二是洗牌机遇,任何危机的发生,都意味着经济秩序的重新洗牌,意味着市场格局的重新界定,对于可以利用这种格局的经济主体而言,自然是崛起的机会和跨越的机遇,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黄金市场的逐渐崛起。三是突破机遇,对于危机中的经济主体来说,危机中总有一些矛盾点和突破点,突破这些矛盾点和突破点就是机遇,抓住这些稍纵即逝的机遇,加以利用,就会给危机中的主体开辟一个更新更广的空间。四是重塑机遇,危机给主体不仅带来了风险,也提供了重新审视市场、重新认识自我和被市场重新定位的机会,这就需要危机主体通过目标重定和形象重塑,来赢得新的生机。

 

  中国黄金市场如何应对危机经济模式?

 

  如果说中国黄金市场的进一步发展是一种必须,而危机经济模式也无法阻挡或回避,中国黄金市场如何应对危机经济模式?

  首先,应准确定位,中国黄金市场应定位于中国经济和国际竞争的护航者,为中国金融市场的稳定提供“定力”,为人民币的国际化提供“信力”。

  其次,要提高意识,要清醒地认识到,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国际间、组织间、市场间、行业间和企业间的竞争将由表层走向深层,各种矛盾将由局部到全面,各种危机也将上演从量变到裂变的极端走势。

  再其次,要组建黄金市场专业的危机管理部门,从危机预防、危机预警、危机确认、危机决策、危机控制、资源调度、信息搜集、沟通和应急处理等方面,建立系统制度、措施和机制,确保各种危机处置的及时性和有效性。

  然后,要组建黄金市场危机善后战略部门,对危机进行总结、评估,对问题进行梳理整顿,进而寻求新的战略机遇。

  面对未来,如果说未来美国利益优先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不可避免,国际社会及其跨国企业或站队、或徘徊、或追随,国际经济形势将愈加复杂,中国的经济发展则愈显倔强和个性,危机经济模式也将更加凸显。我们明知未来更加波涛汹涌,但不惧风浪,因为跨越险阻就是彼岸。在这个多变的时代,需要我们汇集前行的勇气,需要我们黄金市场从自身的角度,加强危机经济模式的战略管理,构建危机战略体系,去从容面对各种危机和挑战,为探险者开拓前行的路。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