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三大因素支撑金价再创新高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5-20作者:魏紫豪


  国际金价5月18日盘中高点每盎司1765美元,延续上周涨势,再次创下自2012年来的8年新高,国内金价也突破了每克400美元心理关口。金价这一轮上涨的原因是什么?后市金价怎么走?尽管今年金价已经历经数次大涨大跌,但最大的黑天鹅似乎还在路上。

 

  一个月前笔者认为,黄金冲击历史性新高的唯一阻力是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而在特朗普4月30日放话宣称美国可以注销中国3万亿美元美债后,这一阻力已经事实上烟消云散,虽然美国财政部当天即宣称美债具有神圣性意图打消市场疑虑。由此,黄金虽然会磕磕绊绊,价格必然在1年内突破历史高点并可以维持。

 

  第一,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还在路上,围绕着美国大选,有可能出现完全意想不到的黑天鹅,并深刻影响贵金属和全球大宗商品走势。第二,2020年要做好周边局势变化深度影响黄金价格的准备。第三,即使上述黑天鹅均失败,美国财政部和特朗普也足以让黄金在经历挑战后创下新高。

 

  美国黑天鹅是对金价最大支持

 

  任何熟悉过去10年黄金价格走势的人都会记得,2011年黄金的历史新高主要拜美国国会和白宫针对美债上限产生的争执所赐,而2016年黄金爆发则与欧债危机有关系。5月11日当周,美联储官员密集发言,宣称负利率不可接受,而同时特朗普发言,表示美国需要强美元、负利率和强财政。当然,共和党党团并不支持美国进一步举债刺激,而美联储和白宫冲突后市场在疫情后第一次出现了美联储加息的预判。5月15日,特朗普举措逐步升级,对华为采取进一步限制措施。

 

  贵金属的报复性反弹当然与此有关系,但不是决定性的关系。全球市场在经历了疫情冲击后,暂时到达了一个新的均衡位置,该位置多空力量相差不大。如果市场想继续反弹,需要集中场内力量,否则就是反弹结束全面回归萧条下跌的结局。由此5月15日展开了强烈的搏杀,不愿意参与这场搏杀的资金进入了贵金属。而特朗普的言论,更是加剧了市场的怀疑和惊恐。

 

  1929年黑色星期五后,美国的刺激政策曾经短暂帮助经济企稳,但是跨年随着美欧贸易摩擦由美国发动,美国在1930年进入了历史上最痛苦的萧条,其影响一直到二战才结束。在此期间,通胀衡量的黄金价格上涨了300%。

 

  市场对于这段历史非常熟悉,并有了各种奇葩高的价格言论。事实上,根据研究,美债永远是避险资产,黄金偶尔是避险资产。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黄金的避险功能需要美债的避险功能或者其他强主权债券避险功能出现严重问题时才会充分体现。

 

  因此笔者非常理解在疫情前很多人士并不看好黄金的缘由,因为美国的衰落是由这次疫情才被充分体现出来的,而且直到今天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疫情仅仅是个冲击,美国必将在特朗普手中以对中国的贸易摩擦通过打击中国转移产业再次伟大。对于美国的信任就是今年最大的黑天鹅所在,也是黄金最大的多头支持因素。

 

  特朗普在4月30日对中国发难,是其在4月支持率全面崩盘背景下的不得已行为。必须要承认的是,甩锅中国的策略非常有效。据媒体报道,对中国的指责使得特朗普的平均民调支持率上升了1个百分点,而如果考虑选民与否的话,上升更为惊人。由此,虽然民主党内部不断警告跟着特朗普甩锅中国是一个危险和错误的策略,拜登依旧决定采取比特朗普更激进的反华竞选策略。对华策略的极端化反映的是美国国内争端的加剧。

 

  在挑起激进对华政策的同时,特朗普在美国国内掀起了“奥巴马门”运动,宣称奥巴马和美国情报机构构陷特朗普,并搬出了奥巴马任内H1N1流感的事情泼污水。

 

  “奥巴马门”又是一个特朗普特色的除了特朗普之外谁都不懂、但是足够掀起保守派情绪的“狗哨”。而特朗普在记者发布会的失态和随后推特上的“特朗普离场”相关标签的火爆则与“奥巴马门”交相呼应。与此对应,拜登宣布如果他当选,他将不会特赦特朗普,而特朗普回报以大幅裁撤美国行政机构的监察官员并绕过传统程序任命美国邮政局首脑。这些事情事实上反映出了无论如何今年的美国大选都将是最大的黑天鹅诱因所在,其火药味将前所未有。

 

  如果特朗普胜利,其对于美国体制的破坏将更进一步。如果拜登胜利,特朗普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罕见的被追究后账的总统,同时共和党及其在2016年大选的支持者有可能被彻底清算。其意义几乎等同于美利坚内战。此外,著名电视脱口秀主持人比尔马赫在今年年初提的问题也值得所有人反思,即假如特朗普输了选举却不认账会如何。

 

  无论何人上台,对华激进将是双方为了维持民主最底线共识不得不打出的一张牌。由此,周边问题激化的可能性在今年再一次变成了舞台中心的事件。而在对抗过程中,日本等国也在其中左右套利争取空间。这将在年中以后对金价产生冲击。

 

  无底线刺激计划将让金价爆发

 

  美国的核心问题是美国的债务总量在2018年超过了其国民生产总值(GNP)之后,美国历史累积财富已经消耗殆尽。2020年新冠疫情在进一步冲击美国的同时,使得美国的非物质实力其所谓制度优势的神话出现了严重裂痕。乔布斯曾经告知过奥巴马,如果制造业想要回流美国,美国政府需要大幅付出,不单单是在基建上,更是在产业工人培训和内循环机制建设上,因此乔布斯得出结论,那些失去的岗位永远回不来了。这个论断对于今天依旧适用。在疫情后,海外机构持有美国国债数量进一步下降,3月份海外持有美国国债比率已经小于35%。目前短期美国国债严重供大于求,如果长期美国国债供大于求,美国将不得不通过国内渠道消化美债,其极限已经很近。

 

  另一边,美联储拒绝采取负利率政策,美国将持续吸收海外美元,最后结果大概率是全球性货币战争的爆发,汇率上已有体现。这件事情实际上很糟糕,在美债已经严重供大于求的背景下,导致美元的影响力和信用水平进一步下降。而在此之上,则是笼罩在美国的疫情的二次暴发阴云。目前新加坡二次暴发已经很严重,德国的二次暴发也很吓人,很有可能美国的二次暴发会有史无前例的力量。

 

  在特朗普的进一步刺激计划被共和党否决后,共和党又决定否决民主党的刺激计划,而如果美联储不得不采取负利率,黄金价格就将迎来毫无疑问的爆发,同时也要警惕,虽然从2016年开始行情就是事实上的通缩行情,一旦通胀之虎归山,最糟情况我们将再一次在主要经济体看到恶性通胀。

 

  无论如何,特朗普都是金价多头最大的帮手。长期美债即将于5月18日当周发售,市场高度关注中国是否购买美债。虽然笔者依旧认为贵金属的爆发会在稍晚的时候,但是这一次长期美债值得关注。2020年注定是上史书的一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