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因为看好,所以要跌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9-10作者:黎永达


  过去半年,若按“政治需要”分析资产市场表现,基本上没有太大意外,因为疫情后,资本市场已经成为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心中的自我实现标竿,或者是最后一根救命草,而美联储大部分官员,亦明目张胆地成为共和党与特朗普的傀儡,所以资本市场受财政政策刺激进入泡沫式扩张,这无疑是重复日本上世纪80年代中期“平成景气”的模式,但会否像日本在平成景气后步入“失落的十年”?

 

  无限量化宽松、居高不下的失业率、遥遥无期的经济停顿、持续飙升的政府负债不断影响,美股及美元却没有跌下来,若以传统逻辑分析,实体经济作出股票及黄金的买卖决定有可能很受伤,为什么传统逻辑失效呢?

 

  因为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现任执政党还未放弃竞选,而美国作为货币主权国,执政党可以运用现代货币政策无底线印钱,以制造市场泡沫及收买选票,营造欣欣向荣的假象。跟着不少“卫士”或者金虫们,就扬言:“投资黄金就在今天!”究竟,是否时辰已到?

 

  事实上,政策干扰金融市场的手段早在疫情前就已经开始,只不过疫情后更明显。正确地说,早在里根政权开始,现任政权为争取连任,就已透支国家资本。

 

  政治干预可以操控资本市场吗?绝对可以。看一下“里根繁荣”“平成景气”“布什的非理性繁荣”,即可作为证据。

 

  是否必定“短时间”出现?绝对不是。干预市场的恶果,往往要等到执政者下台后才会爆破。不相信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上世纪80年代,日本首相竹下登在位期间,即从1987年至1989年就运用政治推升日经指数。要等到他失权下台后,继任者不愿承接虚假繁荣,日经指数才由1989年的20000点,一直跌到2003年的7600点。

 

  政治干预泡沫爆破后,必定出现长时间衰退吗?不一定。里根及布什都在最后一年以衰退收尾,但他们比较幸运,由于两者的干预泡沫,推动了重大科技创新,泡沫爆破后有了新经济融合。

 

  所以,整合以上观点,目前执政党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可以这样了解:因为政治需要而干预资本市场,因为维护市场信心需要而干预美元,因为集资需要而干预美债孳息率。这样黄金又怎样呢?只要执政党一天不认输,就这样以印钱换时间及空间,直至大选一决胜负,黄金绝不是他们的菜。

 

  由于金价对影响美国大选无关,同时憧憬金价持续创高则打击美元及国债,并影响流入股市资金。所以,从选举及政治观点切入,执政党不会施以任何操作支持金价,反之,更有机会打压金价,以图迫使资金流入股市及美元。这期间,金价可以获得的支持有限,除非有突发风险出现。

 

  当执政党焦点落在资本市场、美元及美债孳息率的环境下,金价难成为资金焦点,即金价只会跟随股市、美元及美债孳息率表现而作反应,需三者都出现弱势才会获得较大支持。

 

  当然,金价人为性受压,执政党有机会持续低吸,因为无论成功或失败连任,大选后或认输后的政治干预即会结束,而到时黄金自然发力。所以,从长远利益出发,长远看好金价,更需要目前压低金价。

 

  (本版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或操作指南,依此入市,风险自担)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