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黄金保障国家经济作用再次凸显

--就“土耳其总统号召民众拿出黄金救市”专访招金期货副总经理梁永慧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04-07作者:王蓓


  近日,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在这种情势下,埃尔多安再三呼吁国民将黄金、美元等外汇储蓄投入市场。他称,国民的黄金、外汇储蓄是“国家财富”。土耳其“黄金救市”之举,再次证明了黄金的经济压舱石价值。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经济受到重创,韩国百姓的“全民献金”运动,帮助韩国渡过难关;2007年的次贷危机、2010年的欧债危机,这些事件足以说明黄金的避险功能是任何一个货币无法比拟的。

 

  近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再三呼吁国民将黄金、美元等外汇储蓄存放到国家金融系统。他称,此举对国家和个人来说是“双赢”。据悉,土耳其的外汇储备已几乎耗尽,可能会面临收支危机。

 

  自2003年埃尔多安担任土耳其总理以来,该国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发行货币、大力发展基建和房地产,让银行维持低利率也是埃尔多安用以刺激经济的手段。但长此以往弊端也开始显现,土耳其的通货膨胀常年在较高水平,今年2月已达15.6%,高于预期的8%。

 

  招金期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永慧接受《中国黄金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黄金是国际硬通货,并具有商品、货币和金融等多重属性,另外美元是全球第一大流通货币和第一大储备货币,具有较高的稳定性及信誉。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总统建议把黄金、美元等外汇储备投入市场,对于稳定本国经济、稳定货币、保障金融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发挥着重要作用。

 

  土耳其通胀和债务违约风险增加

 

  土耳其目前面临着金融市场出现大幅震荡,风险加大;经济下滑与不断上涨的通胀水平加剧货币政策两难;债务违约风险加大,或将传导至债权国等问题,亟须稳定本国经济,减少市场风险。

 

 

  汇率市场遭遇单日巨幅贬值。3月22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大幅下挫,跌至8.4比1。股市遭受重创,触发熔断。3月22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100指数开盘即跌幅接近10%。债券市场收益率出现大幅飙升。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逾300基点,由3月19日的13.6%升至3月22日的16.2%,创历史最大涨幅。与此同时,代表信用违约成本的信用违约掉期也出现攀升。土耳其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CDS)息差上升53%,至472个基点,为十年来最高水平,加剧了信用违约成本。

 

  土耳其CPI指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呈不断上涨趋势,从2020年6月起,随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触底快速回升,土耳其国内生产者价格指数(DPPI)同比增速开始出现抬升,从5.5%的底部水平已抬升至27.1%,从2020年11月开始,土耳其CPI同比增速亦从11.9%抬升至2021年2月的15.6%。

 

  截至2020年9月,土耳其外债总额达4351.2亿美元。首先,由于外汇储备不足,债务偿付加大可能引爆债务违约风险。其次,土耳其外债主要来源于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洲银行贷款。若土耳其出现大规模债务违约问题,风险可能传导至债权国。

 

  在市场中投入黄金后会发生什么?

 

  从本质上说,黄金可以对抗任何主权信用风险,是金融资产中具有内在价值、不存在违约风险的资产,发挥着避险功能和稳定器的作用。当整个金融体系出现信用风险,或政府国债都出现问题时,人们会把目光投向最保值的资产——黄金。

 

  梁永慧认为,此时,土耳其国内通胀水平较高,货币里拉面临较大幅度贬值,此时向市场投放黄金及外汇,为土耳其货币资产提供了有效的避险渠道,对于对冲货币风险具有重要意义。

 

 

  稳定本国货币,有利于货币信誉的恢复。国家发生严重主权危机、经济危机,货币的信心就会受到削弱。土耳其总统在此时建议把黄金、美元等外汇储备投放到市场中,其目的是向市场发出信号:土耳其政府具有大量的黄金储备和外汇储备,虽然里拉目前贬值,但只是暂时的,政府有能力恢复货币稳定。因此,政府此举对于稳定本国货币,让民众和投资者重拾对于里拉货币的信心具有重要作用。

 

  丰富央行调控手段,有利于国家经济平稳运行。黄金储备和外汇储备作为货币政策调控的新方式,各国央行可以通过调节黄金市场、货币市场的方式来配合本国货币政策传统工具的实施,使得调控方式更加灵活、多样,有利于调控目标的实现,平稳国家经济运行,能够调节央行货币流通并增强支付能力、改善国际收支平衡。

 

  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显示,土耳其央行是2020年最大的购金买家,2020年其官方黄金储备增加了134.5吨,使其黄金总储备量达547吨,占其外汇储备的42%;但也是下半年售金量最多的央行,土耳其央行在2020年9月和11月两次大幅减持黄金,致其官方黄金储备净减少36.3吨。这也是自土耳其2017年5月恢复定期购金以来最大的月度售金量。

 

  售出黄金并不意味着其购金政策发生了战略转变,而只是反映了当地黄金市场的动态。2020年下半年当地金条和金币的需求增加,国内商业银行和央行之间的交易增加,从而导致了官方黄金储备的减少。该机制也是央行管理其黄金市场一系列黄金政策工具的一部分。

 

  提供货币避险渠道,有效实现风险对冲。黄金的抗通胀和避险功能是其天然的优势,是任何货币无法比拟的。美元是当前国际上最主要的流通货币,但近年来,美元持续贬值,加上美国的政治经济局势极不稳定,美元的大幅波动是常态,由此给美元资产带来了极大风险。

 

  黄金的避险和抗通胀价值再次体现

 

  黄金是财富的象征,也是国家经济安全的一种重要保障。土耳其政府此举体现了黄金的避险功能和抗通胀功能。

 

  首先,就黄金的避险功能而言。黄金的避险功能能够在货币贬值时,为资产提供有效的避险渠道,对冲由货币贬值带来的风险。

 

  梁永慧分析说,有句话叫“乱世买金”,说明当纸币发生信用危机时,黄金作为“硬通货”,可充当货币在市场上自由流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经济受到重创,韩国百姓的“全民献金”运动,帮助韩国渡过难关;2007年的次贷危机、2010年的欧债危机,这些事件都说明了货币体系的弊端,这些事件足以说明黄金的避险功能是任何一个货币无法比拟的,在信用货币不稳定时,黄金是实现保值增值及对抗通胀最好的工具。

 

  2000年至2011年,为美元的十年熊市,美元指数由最高121.02点最低跌至70.68位置,下跌50.34,跌幅为41.5%;在此期间,黄金恰恰是牛市,国际黄金现货由最低每盎司254美元,最高上涨到每盎司1921美元,每盎司上涨了1667美元,涨幅高达656%。美元的大幅度贬值影响了美元在世界储备货币中的地位,降低了美元的信用度;而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在美元下跌时表现极为亮眼,它的上涨与美元的下跌形成鲜明的对比:在信用货币不稳定时,黄金是实现保值增值最好的工具。

 

  梁永慧列举了近50年的通胀案例,以美国为例,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经历过两次大规模的通胀,近的一次是2008年次贷危机,最后以风险平摊至全球和特朗普上台后重振实业得以缓解。较早的一次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经济大滞胀则更加危险,最后以保罗·沃尔克为首的美联储鹰派大幅加息,以民众承受痛苦的方式得以解决。

 

  “黄金拥有三大属性,稳定性、长期性、变现能力,使得黄金成为对抗通胀的最好工具。在以美元为首的信用体系受到质疑之后,各国都在存储黄金,以备资产贬值。”梁永慧说。据世界黄金协会2021年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共计35196.9吨。全球央行继续增储黄金,连续11年实现年度净购入状态。

 

  同时,由于近期金价下跌,黄金投资回暖,韩国金条产品人气大涨,大量韩国投资者逢低入市。据央视报道,一家韩国卖场的老板说,近期消费者倾向于购买保值性更强的金条等产品,一上午,售价约为1.9万元人民币的50克金条就卖出了好几个。部分商业银行所出售的10克和100克金条更是紧俏,付款后需要等待两周以上才能拿到货。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