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研究

美元、原油和黄金间长线传导逻辑值得关注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11-29作者: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 杨莉娜 黄岩


  1944年7月,布雷顿森林体系成立,美元与黄金挂钩;1972年7月,牙买加体系成立,美元与黄金分手,重新与石油挂钩。回首2017年~2018年,美元、黄金、石油之间的流转关系一直是相爱相杀,黄金和石油走势虽不同步,但均呈现了明显的过山车般的图形,复盘过去的分析体系和分析角度,发觉可能把简单问题看得复杂,又把复杂问题看得简单。

  先从近日的原油市场来说,特朗普总统是2018年最厉害的原油交易员,他通过推特治国完成了制裁伊朗的同时还不让油价上涨这一过程,自10月3日布伦特油价上涨至每桶86美元的高位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已过山车般的滑向每桶58美元,特朗普接连的推特喊话空油价终成了最终的现实。当然其中发生了很多曲折,比如沙特记着意外身死,比如对伊朗制裁的你来我往,比如OPEC成员国之间的互相扯皮,比如库存和供需之间的复杂变动,这中间的分析过程让我们耗费了大量的心力,但最初的我们很难看到当下的结果。直到数日前,一个问题一直很困惑着笔者:美国是原油出口国,特朗普的支持者队伍中明显有很多石油大亨,高油价能给予他们更高的利润,那特朗普为什么还要持续喊空,甚至对伊朗的主要原油出口国也给予数月的豁免?如果说中期选举之前喊空油价还是为了拉选票的话,目前空油价明显不符合基本逻辑。直到前两天笔者才恍然大悟,对于美国的核心利益而言,更重要的是原油的市场份额而非油价本身。美国页岩油的成本大概是每桶35美元至50美元,沙特的财政平衡点大概是每桶45美元至55美元,如果美国原油的供给能够保持长期稳定,那么扩大市场份额能带来更稳定的现金流,但实质好处不仅如此。

  作为最为关键的大宗商品,金、油的研究逻辑本质是差不多的,政治赋能的立意往往高于传统的分析框架,需要更长的分析和研究周期,高屋建瓴才可能是未来最核心的定价逻辑。布雷顿森林体系为什么解体?本质上是美国的黄金不够支付。现在的牙买加体系中,核心逻辑是美元和石油挂钩,但直到最近几年原油的定价权还基本在OPEC手里,这样的体系对美国而言是不够稳定的。美元体系实际是铸币税和风险转嫁,各国在金融危机后意识到这点,全球开启寻求新的货币中轴,这才给予包括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波澜壮阔走势的政策背景,以及给予黄金再货币化和人民币国际化这样的历史意义。那么对于美国人来说,核心利益的中轴是保住现有的美元体系,保住现有的美元体系的中轴是保住美元-原油紧密挂钩的逻辑,保住美元-原油紧密挂钩的中轴是加大美国对原油的话语权。什么是话语权?价格带来的商品溢价还是全球的市场份额?特朗普或者美国智囊团队在做什么?一目了然。

  实际上自上而下,从大的逻辑线梳理这个架构异常简单也异常清晰,造成之前观点混沌的主要原因在于立意高度太低,忽略了市场份额而非价格是美国的核心利益。同样,以这样的分析框架来看黄金,以通俗的角度看,黄金未来定价有三大重心,一是避险属性,利用黄金的公允价值能够在全球大部分地区变现,主要作用于战乱多发地和土耳其等受经济制裁地区;二是抗通胀和滞涨属性,利用黄金永远是黄金且产量增长极为有限的特点,在全球经济衰退甚至萧条导致没什么商品可投导致资产贬值的时候,黄金的逆势价值将会凸显,这点在美国经济真正进入衰退和萧条期会有很好体现;三是货币属性,利用黄金作为传统货币及民粹主义导致全球对美元的抵制及寻求新的货币平衡点,导致的黄金可能作为货币的信用溢价,这点其实与欧洲尤其是英国的金融市场的关系最大,因为包括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和英国等欧洲国家在过去几个世纪的海外拓展中,多以金银的流回作为财富的载体,潜在的黄金认同度最高,现在英国伦敦金的交易体量甚至远超股票市场,所以脱欧落地后,英国未来的经济而非混乱的欧盟可能是未来黄金除美国经济外另一大依附主体。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大洋彼岸的总统发推特指责沙特,旨在染指原油的市场份额,但OPEC为何悬而未决,俄罗斯又为何逆势增产?在表象的解释下隐藏着深层的不愿与对抗,最终又被包装成一个个故事忽悠着未经深思的投资者。站在更高的分析立意与更长的分析框架下,现实不过是历史的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对于黄金,结合长期的金矿勘探现实情况下,笔者认为每盎司1200美元已经到了绝对的成本线,这个点位做多风险极低,但对于究竟能涨到多少,可能更多考验讲故事和编故事人的水平,目前看2019年均价在每盎司1300美元以上的概率极大,黄金股尤其是金银矿股可能迎来新一轮估值机会。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