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研究

大选年7月至9月的特殊因素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7-22作者:黎永达


  

  “当音乐停止,一切会变得复杂,但是音乐仍在演奏,你必须起身舞蹈,我们仍在跳舞。”这话出自2007年7月8日花旗集团行政总裁对于市场的表述,当时房利美及房地美问题逐步浮现,次按违约潮开始众所周知,跟着多家金融机构发现涉及大量有毒资产。但2008年7月至9月,标普却从1200点升至1400点,升幅逾8%;金价则从980跌至740美元,跌幅逾24%。

 

  次贷危机在2007年底浮现,美联储亦在同年中旬逐步减息,由于2008年是大选年,借鉴往例,市场普遍认为美国政府不会让大型金融企业倒闭,推使投资者在已知有毒资产泛滥下,追逐风险资产。

 

  这波狂潮,到2008年9月15日雷曼破产,才触发真正的市场恐慌,标普由1200开始下挫,持续跌至2009年3月触及700点。

 

  雷曼破产的首段周期,金价从每盎司740美元回升至每盎司920美元,但10月中旬有毒资产引发的全球信任危机,造成资金紧张,金价再从每盎司920美元跌回每盎司720美元水平,直至11月中后旬,出现美联储量宽及中国4万亿救市计划,金价才逐步回升。

 

  笔者回述次贷爆破前后阶段,就是要提示投资者,市场上一些流传的普世价值,比如危机下必定推升金价,并不一定有效。所有价格的现象是结合环境因素的对比结果,有阶段性及周期性,若只看某段表现,断章取义式解读,往往得不尝失。

 

  以美国负债作为推升金价的论调,这需要获得两个核心假设成立,才能生效,一是出现美元危机,二是黄金是唯一的避险资产。

 

  只要回看2013至2017年金价、美元、标普与美国政府负债表的综合表现,有关观点即不攻自破。加上目前各国亦在量化宽松,对比下,美国政府负债与GDP比率并不比其他国家特别恶劣。

 

  至于避险替代品,疫情加速了新经济的产业升级。所以,资金会把新经济与黄金作比较,分别从潜在升值与利率回报考量,在无额外风险下,黄金缺乏创造经济能力,略见失色。

 

  9月总统辩论是影响大选结果的重要阶段,所以辩论前的7月至9月,各候选人及政党亦会争取政绩及选民好感,作出大量实质及预期憧憬的经济刺激,加上,大选活动本身就在刺激经济;同时,候选人考量到这时段打击资本市场,或带来选票流失风险,所以盘局往往利好资产市场。回看近20年大选年,该时段的标普高低升幅:2000年为6%、2004年为5%、2008年为8%、2012年为11%、2016年为10%。

 

  由此可见,7至9月资产市场较为活跃的概率不低,或对金价造成打压。但由于疫情持续,所以,料出现两极化的盘面,即一面疫情及突发风险支持金价,另一面选情及复工因素支持资产市场,有可能造成黄金市场和股市同步的情况。

 

  两极中,市场会关注两者盘局的延续性,两者的价格趋势亦会受到抑压,但若盘面出现倾向其中一方的迹象,资金则会变为一面倒地靠拢。

 

  若比较2008年与目前的环境,次贷风险与黄金当时的相对优势,亦比今天疫情盘局强,因为有毒资产属于真正的资产亏损,虽然金额有定数,但由于透明度不高,潜在恐慌较大,而当时避险产品亦相对缺乏。但当时,金价亦受压下挫逾24%。在环境比目前好的盘局下,亦有如此跌幅,可见今天盘局的潜在压力不可忽视。

 

  正常预期,未来两个月会有更多疫苗、经济刺激及复工的消息,即是说两极的局面,最终倾向风险情绪放缓概率较大,聪明的资金会否作出部署,更是不可不防。

 

  笔者认为金价长周期还有升势机会,但面对7至9月的特殊盘局,若无额外风险,则不排除近期或有压力。要到9月总统辩论,当中的变量则有可能造成风险情绪回升。

 

  (本版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或操作指南,依此入市,风险自担)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