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市场>研究

全球政经重新布局 金价将现新格局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02-24作者:黎永达


  从历史角度看,2021年是一个政治、经济新时代的开端。而每一个时代,资产价格趋势及盘面逻辑都会出现变化,所以金价亦自然有自己新的格局。

 

  上世纪40至70年代的金本位阶段,黄金是被压抑价值的货币背书工具;上世纪70至80年代的布雷森林体系解体、越战、石油危机带来的通胀压力,使黄金成为保值工具;上世纪80至90年代受投资平民化推动,黄金成为受关注投机工具;上世纪90年代至2000年受芯片、互联网及全球贸易链推动的经济高速发展,加上强美元政策的憧憬,金价进入寒冬周期。

 

  随着2001年“9·11”事件、小布什执政及2008年金融海啸的出现,金价避险工能再一次发亮,当时背书黄金走强的基础,是宽松资金与零利率下,美国经济及美元持续走下坡路的忧虑。

 

  2013年至2019年,基于复苏、数字货币、利率正常化及新经济升级的预期,金价再次进入了寒冬。

 

  而2020年,正好就是经济、文化、政治、科技、央行政策进入变天的年份,其中疫情早期,恐慌下金价受追捧创下新高。疫苗面世后,市场则憧憬复苏,金价反复受压。

 

  新冠肺炎疫情带动新经济升级加快,引入大量新一代投资者,而全球货币主权央行及政府,则进一步实施现代货币政策,以所谓低息及善意忽视政府负债为口号,加强印钞,资产泡沫进一步加剧。

 

  面对央行维护股市以保护经济,同时驱赶美元空头,金价暂时失色属于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始终干扰下的市场状况并不持久,所以,不见得新时代下,金价会逐步乏力。

 

  从历史可见,若以过去现象为基础,再而推测趋势延续,错判的概率往往会比较大。首先,干预经济或市场的环境,若不能推动本体运转,往往会出现反差;其次,政治、经济、文化、科技都有博弈性,由于现代经济、政治与文化亦构筑在丛林法则下,新旧交替互换只是常态,所有潮流或现象只可以周期性有效,而不能持久;此外,任何资产都有本质上的合理定价参照,即反身性理论的基础;当然,摩尔定律下,轮动的周期更会加速。

 

  美国二战后为什么能取代英国拥有全球经济话语权,一方面是军事及政治上的优势;另一方面,因为输出美元、商业系统、科技、文化、消费等,大量输出政治价值观,运用输出产业经济结合政治筹码获得利益。

 

  美国这种输出产业模式,打击不少国家自身产业利益,当面对共和党执政时,情况更为严峻,而中东及美国外围南美国家就是最明显例子。

 

  特朗普执政期间,突显了对各国的打压,包括全球贸易及政治的施压,特朗普主义加剧了世界矛盾,但高压下,打击了全球政治动乱。现在由民主党总统拜登即位,虽然暂时缓解了压力,但矛盾并未见解决,反之,软态度下有机会带来更多的政局动乱。

 

  目前美国疫情在年中受控是大概率事件,但受控后则缺乏借口大量印钞,干预市场能力受压,加上资本市场已经透支预期。在摸着石头过河下,短暂的股市兴奋与金价受压,不见得是一个对未来前景的有力参照。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