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落实资源税改革优惠政策若干事项的公告》出台

谁能享受政策“红包”?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许勇

2017/02/23

  1月24日,国家税务总局、国土资源部联合发布《关于落实资源税改革优惠政策若干事项的公告》(下称《公告》),对符合条件的采用充填开采方式采出的矿产资源,资源税减征50%;对符合条件的衰竭期矿山开采的矿产资源,资源税减征30%,并实行备案管理制。

  伴随着国家环保税的征收,对黄金企业的压力进一步加大,资源税的优惠政策对于黄金企业降低成本、提高企业效益,意义重大。

  那么,这一优惠政策对黄金企业有哪些影响,谁又能享受到这个政策“红包”呢?

  

  苛刻的优惠政策

  

  《公告》规定,对依法在建筑物下、铁路下、水体下(下称“三下”)通过充填开采方式,采出的矿产资源,资源税减征50%。“三下”的具体范围由省税务机关商同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确定。

  同时,减征资源税的充填开采,应当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一是采用先进适用的胶结或膏体等充填方式;二是对采空区实行全覆盖充填;三是对地下含水层和地表生态进行必要的保护。

  这样“苛刻”的条件,将许多黄金矿山拒之门外。我国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黄金矿山采用了充填采矿法,而符合“三下”要求的黄金矿山更是少之又少。

  “我国涉及‘三下’的黄金矿山不是很多。”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永涛表示。

  而对于衰竭期矿山则要求对实际开采年限在15年(含)以上的衰竭期矿山,剩余可采储量下降到原设计可采储量的20%(含)以下或剩余服务年限不超过5年的矿山,才可享受资源税减征的优惠。

  我国黄金矿山虽然经过多年开采,大多矿山都属于老矿山,相较于涉及“三下”的矿山,我国的危机矿山要更多一些。

  “河南基本没有在‘三下’的黄金矿山,但是大约有三分之二的黄金矿山都属于危机矿山,许多矿山早已开采完最开始设计的资源储量。”河南省黄金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建民说。但是同时他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一些矿山在经过探矿以后,逐渐增加了服务年限和资源储量。省国土资源部门对于衰竭期矿山如何审核和认定,将是河南老矿山能够享受政策优惠的关键。”

  苛刻的优惠政策,让一些黄金企业觉得对减轻企业负担并没有多大帮助。“对于黄金矿山来说,我认为意义不大。”河南秦岭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刘敏琦表示,“政策是好政策,但是并没有那么多矿山能够享受。”

  “实际上,这个优惠政策并没有像表面上体现出来的那么美好。”吉林海沟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刘志华说。海沟金矿以前通过低品位资源利用的优惠政策,在资源税减征上,也能达到30%,因此衰竭期矿山的资源税优惠政策对于海沟金矿来说,意义不大。

  

  优惠政策减少税赋

  

  虽然从《公告》来看,优惠政策对黄金行业来说,很苛刻,但是优惠幅度大,也确实给部分缓解企业减轻了负担。

  “这个优惠政策对于衰竭期黄金矿山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利好。”黑龙江乌拉嘎金矿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陈嘉富说,“我们去年并没有享受到太多的政策优惠,如果能够享受这样的优惠政策,每年就能够节省约100万元的资源税。”

  对于老矿山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开采难度大、开采成本高、矿石品位低,造成负担较重。“资源税优惠对我们来说,关系重大,减少了1元钱的税费,就等于增加了1元钱的纯利润。”中国黄金集团夹皮沟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天赋表示。

  山东黄金集团三山岛金矿是一家滨海开采的黄金矿山企业,优惠政策给三山岛金矿带来巨大减负。“这能够给三山岛金矿节约三分之一的资源税,大约少缴1000万元的税费。”三山岛金矿副矿长赵可广说。

  “原来资源补偿费和资源税约占销售收入的2.8%,享受这个优惠政策以后,则下降到2%左右,约下降0.8%。”赤峰吉隆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赵强表示,对于整个黄金行业来说,税负还是略有降低的。

  “资源税减少对企业来说肯定是利好消息。”张永涛表示,但他同时也指出,各个企业的情况不一样,各个地方的相关政策也不同,还需要各个企业与当地税务部门进行沟通、申请。

  

  政策何时“落地”?

  

  早在去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资源税改革中就已经明确规定了这一优惠政策,在当时也受到矿山企业的欢迎。“在去年资源税改革以后,内蒙古自治区就按照政策执行优惠政策了,赤峰虽然去年年底才认定完成,但是政策在去年七月就开始执行了。”赵强说。

  赵可广也表示,该项优惠政策从去年7月1日资源税改革就已经提出,2017年1月1日开始施行。“现在三山岛金矿已经在享受这个政策优惠了。”他说。

  但是由于在政策的具体施行上存在困难,对符合条件的衰竭期矿山、充填开采两个减税项目的认定技术性、专业性较强,导致减税条件较难把握,一些省市在政策执行上一直缓慢,有些地区甚至到现在都没有下达相关的优惠政策。

  “只要国家有文件和政策,我们就与地方进行沟通协调。去年政策刚下来的时候,我们就跟市地税局打了报告,争取享受这个优惠政策。但是他们表示要按照吉林省的政策,而吉林省到现在也没有下达相关的政策。”刘天赋表示。

  据了解,在去年资源税改革实施以后,吉林省地税局就召开了一次座谈会,但是在会上并没有明确具体减免的方法和政策,目前吉林省仍然按照3.5%的税率进行征收,没有施行资源税减征政策。

  “资源税改革以后,我们按照3.5%的税率上缴税费,这与改革之前相比,每年多交了100多万元。如果优惠政策真正实行,以后我们能够节省的税费远远不止这些。”刘天赋表示

  海沟金矿经过几十年的开采,早已是危机矿山,但是从政策出台到现在半年多以来,却始终没能享受到政策优惠。“以前的政策优惠现在无法享受了,而新的优惠政策却迟迟无法落地。”刘志华提到此事,颇为无奈。

  “现在这个具体的施行办法已经出来了,但是吉林省是否按照这个文件来执行,我们还需要和国土资源部门及地税部门沟通。”刘天赋对优惠政策的具体施行办法表达了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