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金》第三十三章(三)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2017/08/08

(三)

  马娟嫁给乌力夫没到一个月,金旺就大张旗鼓地给金砖张罗婚事。

  原来,金砖相中了五丫。五丫的俊俏模样,让金砖怦然心动。在金砖的眼里,五丫真是太美了,美得好似一朵空谷幽兰,一枝带雨的梨花,抑或一株出水芙蓉,他越看越着迷,越看越喜欢。每天早晨,金砖从驿馆里匆匆地吃过早饭,一抹索嘴巴,便迫不及待地到金店报到,他什么也不买——他兜里仅有一点点银子,这些银子也仅够他吃饭住宿。金旺早就把这笔费用算到了骨子里,多一个银锭儿也不会给他。但金砖生来油头粉面,举手投足都表现出一种阔家少爷的大气,其实他是个比叫花子强不了多少的穷光蛋。

  他站在五丫的柜台边,欣赏着五丫敏捷而娴熟的动作。五丫做活时很专注:只见她左手举着火钳,在一个装满石膏的铁盒子里将金块烧成水,然后,再将金水冷却成金砣,用小锤不停地击打着金砣,便做成了各种各样的首饰——五丫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这种活计,虽然辛苦,却能赚足够的银子养家糊口。而她制作的金银首饰也早就享誉整个金窝子县城,因此,她从来不为客源发愁。

  金砖很佩服五丫的手艺,更佩服她说话时眉宇间透露出的真诚,还有那种独特的银铃般的嗓音。他天天站在那儿,羡慕地看着她。五丫活计忙,没工夫跟他搭讪,他跟五丫也接不上言,但他并不介意,他会傻傻地看着,在那等着,他相信总有一天五丫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果然,没过几天,五丫终于注意到了他,也注意到了他的一举一动。金砖很会招惹女人,他不轻狂,也不闲言碎语地胡诌八扯,他是个看上去很有涵养的人——这就是他追求女人最独特的地方。

  他一直站在一边像欣赏一道风景一样专注地看着五丫,距离不远也不近,他选择的位置也很适中,不论五丫在什么位置,都能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的存在,甚至能看见他的表情。偶尔地,他也到别的柜台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别的服务员说几句话,但他的眼光却从来没离开过五丫。因此,没到几天,整个金店的人都看出了名堂,都猜出了这个风度翩翩、长相英俊的小伙的真正意图。

  这天晚上,金店该关门了,金砖却仍然迟迟不肯离去。他慢慢悠悠地踱到五丫的柜台前,见五丫要锁柜台,金砖终于鼓足勇气,红着脸,羞涩地问道:“你们天天都这么晚才回家吗?”

  五丫抬起头,瞟了他一眼,疑惑地问:“你,有事吗?”

  五丫脸上的酒窝汪着蜜。

  “啊,没,没事儿,我随便转转。”金砖脸红心跳,急忙用语言掩饰住尴尬。

  五丫没理他,锁了门,径直走了。一路上,五丫的心不知为什么“咚咚咚”跳个不停。

  金砖也没尾随其后,而是没事人儿似的回到了驿馆。

  吃过晚饭,金砖往床上一躺,细细地回忆着今天做过的每一个细节,在心里检测着一整天的行为举止是否存在着疏漏,直到他确认自己没有一点儿过错之后,才美美地睡去。

  他还要继续推进明天的计划,他决心一定要将这个名叫五丫的女孩儿追到手。他认为五丫无论从长相还是气质,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生存之道都比马娟强。

  又过了几天,他打探到了五丫的身世,摸清了五丫的家庭住址,想不到五丫竟然也是金窝子人!这让金砖特别惊喜,如此看来,这门婚事还真有希望,谁不知道他有个有钱的爹?虽说这个爹是个纸老虎,但纸老虎在不知底细的人的眼里仍然吓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