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金》第三十四章(三)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2017/09/04

(三)

  人,虽然不再去金店,并不意味着金砖对五丫死了心,相反,他对五丫更加充满了渴望,巴不得立刻把她追到手。这个离开女人一天也活不下去的人,自从和马娟分手之后,连女人的边儿还没沾过呢,早就急得他抓耳挠腮了。

  到家的当天晚上,他就迫不及待地把他的新发现向金旺做了详细的汇报。整个叙述过程中,金砖的眼里始终闪烁着激动的火花。

  一听是老张的女儿,金旺的心“咯噔”一下,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他颓废地用双手支住额头,心里像打翻的五味瓶,别提什么滋味了。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本来早就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家人怎么又开始碰头打脸了呢!”金旺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这一下就勾起了他对金铸的思念。整整十五年了,十五年来,金旺都记不起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了,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金铸年少时的模样,耳边又响起了金铸银铃般的笑声……他下意识地来到墙边,想再看看当年刻在墙上的印记,什么都没了,房子重新翻盖,所有的一切都覆盖了往昔的记忆。

  “孩子,你到底在哪儿?你的心咋这么狠呢?”金旺在心里一声又一声地呼唤着儿子,每呼唤一次,他都柔肠寸断!这么多年,他对儿子的那种难以释怀的思念,那种发自心灵深处的呐喊,浓缩了金旺后半生所有的酸甜苦辣。他对儿子的丝丝柔情,那盈盈泪眼,那无望的留恋,都变成了默默的守候,他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再见到儿子,哪怕仅仅一面,他便死而无憾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顶替金铸在他心中的位置。

  现在,金砖又相中了五丫,真应了不是冤家不聚首这句古语了。老张知道金铸的事情吗?他要问起他的儿子哪去了,我该如何回答呢?

  残酷的现实又把他带回了那段让他倍感幸福和绝望的岁月,极度的幸福和极度的哀伤就像洪水和大火交融着啃噬着他的灵魂。

  金旺不知所措。

  翠红惊讶的程度一点儿也不比金旺差。她“呀”的一声把端在手中的茶碗摔到了地上,两腿开始莫名地抖,头上大汗淋漓。她认识老张,更清楚老张和金旺之间盐打哪咸醋打哪酸。

  “咋的了?咋都不说话了?”金砖不解地问道。没到家之前,他满以为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会大喜过望,夸他有本事,有眼力,他们一定会高高兴兴地为他掏腰包呢!没想到,一提到这事,老金旺就成了霜打的茄子——死了秧,而母亲的脸也红一会儿,白一会儿。没错,一听说掏钱,他们肯定又心疼了,又该找各种理由了!

  “金砖,怎么说呢!事到如今,我还能说啥呢?”金旺无限伤感地拍了拍大腿,满怀惆怅地走了出去。

  “金砖,不是为娘的说你,世界这么大,你咋还非得哪壶不开专提哪壶呢!”翠红也不满地说。

  “我又咋的了?我知道,一提娶亲,你们就找借口不乐意,你们既想面子上过得去,又不想花钱——便宜都让你们占了!”说完气呼呼地跑了出去。

  这一夜,金旺一直坐到天亮。翠红穿衣时,假装不经意地说了一句:“老爷,金砖说的事,依我看,咱还得好事快办,托个媒人到张家说说,成就成,不成拉倒,咱可不能指着这一棵树吊死!”

  “老张要问起儿子呢?我可咋交代呀!”金旺愁眉苦脸地说。

  “那就实话实说呗!咱又没虐待他儿子。他还把咱们坑苦了呢!”翠红冷冷地说。

  金旺没再接茬儿,他穿上衣服,连饭都没顾得上吃,又来到了选矿厂——他一生就对这个最感兴趣,一见到金子,所有的烦恼和忧愁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