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金》第三十五章(一)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2017/09/07

第三十五章

(一)

  尽管金旺对金砖和五丫的婚事顾虑重重,却无法阻止金砖的那份执着。架不住金砖的软磨硬泡,翠红只好托胡管家为媒到张家跑趟腿。

  胡管家已年过七十,走路一步三摇,话说多了哈喇子流多长,但他对金旺始终都是忠心耿耿。他跟金旺搭了三十多年的伙。当年,他光棍一人到金旺的矿井谋生,在一次透水事故中差点儿丢了小命。那次总共淹死十八个人,就他一个人顺着梯子爬了上来。金旺说他福大命大造化大,说他将来一定能享福。就把他留到了身边,给他当管家,替他卖命。其实,金旺啥都不用他管,金子、钱他连看都极少看着,更别说管账了,他就帮金旺跑跑腿,传个话,打点杂,一天从早到晚马不停蹄地忙活,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金旺从来没帮他张罗过媳妇,他怕胡管家有了女人会跟他不一心!

  胡管家从来也没敢有过成家立业的奢望,在他看来,能在金旺那混顿饱饭吃就算不错了。虽说身无分文,但金旺却从没限制过他的饭量——他可以悠着性子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在金家,除了他以外,没有第二个人享受过这个待遇。

  对于金旺和老张一家的关系,胡管家心知肚明,当初还是他亲自把抱着孩子的老张带到金旺的客厅呢!这事他能忘吗?

  经过一番打听,胡管家终于找到了老张家。站在大门外,胡管家把张家的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最后,不得不发出了一番由衷的慨叹:“真是人挪活,树挪死啊,老张这不挪对了吗!这要还住在金窝子,照样穷得掉底无帮!——但凡有一分之路,能把孩子送人吗!”

  老张两口子也快认不出胡管家了,他们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胡管家,辨认了好半天,这才依稀记起胡管家当初的模样。最后,三个人都情不自禁地一拍大腿,大笑着说:“唉,这才几年呀,我们都老成这样了!”

  进了屋,老张把家里最上等的茶给胡管家沏上来,很诚恳地请他品茶,三个人拉了足有两个多小时的家常,这才言归正传,说到了正题。

  胡管家以为金砖和五丫两个人早就说好了,只是让他从中象征性地牵个线,搭个桥,因此,说话也就格外随便。他轻轻地呷了一口茶,说:“不瞒你们说,我这次是给你的宝贝女儿保媒来了,我这个人笨嘴拙腮的,不会说也不会道,一辈子光棍一个,根本就不会管媒,可是金爷信得着我,非要我做回红娘,这可真是拉着鸭子上架!好在,都是乡里乡亲的,没啥挑剔,你们两口子,我也了解,没那么多说道,又都是实诚人,说好说赖的你们可得多担待。”

  “哟,当媒人可是好事呀,古语怎么说来着,反正那意思是说,你要当过八回媒,死了就能进天堂了!”张嫂爽朗地笑了起来。

  “你说的金爷,是金旺吗?”老张很认真地问道。

  “是啊,我这次来,是金旺老爷打发我来的。少爷老大不小了,也该成家立业了,金爷知道你们是正经人家,一定错不了。这不,今儿早晨,天还没亮呢,就打发我过来了!”

  “少爷是几时到家的?这小子,经过这,连个站也没打!”张嫂说这话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刚到家两三天,还没歇过来呢!过几天,亲事成了,他还能不来?他是想给你们一份惊喜呢!”胡管家很得意地解释道。

  隔壁的五丫早就听得心花怒放了,没想到金铸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到家就把媒人打发来了。五丫激动得心都一个劲儿地“怦怦”直跳,恨不能插上双翅飞到他的身边,整整两年没见面了,心中的他是否还像从前一样潇洒英俊?他是否也像她一样时刻想着对方?想到这,五丫从包袱里掏出了那双绣着鸳鸯戏水的鞋垫,她下意识地将鞋垫贴在胸前,仿佛将整个身子贴到了金铸的胸前,她闭上双眼,想象着相会时的幸福与甜蜜,想象着金铸带给她的温存……

  老张两口子连眼皮都没眨就答应了这门婚事。胡管家一看,这事这么简单,笑得嘴都歪了。三个人商量完孩子的婚事,五丫炒了六个菜,烫了一壶酒,平时滴酒不沾的老张还破天荒地陪胡管家喝了两杯,两个人喝乐呵了,连说带笑着,不知不觉的一壶酒就下了肚,竟然没醉!

  又过了三天,金旺打发胡管家给张家下了聘礼。

  收下聘礼,胡管家也带来了结婚的日子:五月二十四。距离今天还有整整二十天!

  “这也太快了吧?我们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呢!”张嫂着急地说。

  “有啥准备的,两个孩子乐意,大人还有啥说的?”老张大咧咧地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