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金》第三十六章(四)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2017/10/12

(四)

  金铸的马队很快到了金旺的大门外,当外面人欢马叫的声音传入金府时,人们都提着马灯,迎了出来。

  翠红也闻声出来,一见金旺身边的小伙子,心立时沉了下去,她意识到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也许是早有预感,翠红并没表现出太明显的惊慌失措。毕竟这种场面在她心里已经设想过无数次了,她早就打好了腹稿。

  她冷漠地问道:“哟,这是哪来的客呀?”

  金旺没好气地看了翠红一眼,扬眉吐气地说:“你不知道吧?这才是我的儿子呢!”

  翠红细细地打量了一下金铸,没看出一点点熟悉的地方。她拉住金旺,眼皮眨得吧嗒吧嗒作响,说:“哟哟哟……我说老爷,您是不是想儿子想疯了呢?怎么能见着男孩儿就往家领!见着个带把儿的就说是你的儿子呢?你摸摸脑瓜门儿,没发烧吧!?”

  金旺没理她,用力地握住金铸的手,大步流星地进了屋。一进屋,金旺迫不及待地把金铸的两只手举到了眼皮底下,他的眼睛早就花了,距离太近反而看得模糊,他把金铸的手指头举到了一尺多远,掰着他的手指头,眯着眼看个不停。看完了手指头,金旺又反反复复地打量着金铸的面相,说:“嗯,有点像,我儿子十个斗,你也是,你哪只手使筷子?”金旺问道。

  “左手。”金铸答道。

  “嗯,我儿子也是左手。”金旺对这一点也表示认可。

  “你耳朵两边的拴马桩呢?”金旺问道。

  “割掉了,当年乌力夫要杀我,他知道这处记号,我一着急就割掉了。”

  “哦,我说两个耳朵一面一个疤瘌呢!”金旺认为这个儿子认得八九不离十了,要是再有一处对上,就一定是他日夜思念的金铸!

  “把裤子脱下来,我要看看——”金旺口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到了这个份上,金铸的脸稍微一红,慢腾腾地将裤子褪到了膝盖处,金旺一眼就看到了金铸裆部左侧那个又大又黑的痦子!

  “儿子!你真是我金旺的儿子!”金旺紧紧地抱住金铸,再次号啕大哭。这是十多年来,金旺最放纵的一次痛哭,这是长期思念后最尽情地宣泄,是这么多年绝望抑郁后最畅快淋漓的悲恸。

  他时而拍打着儿子的双肩,时而抚摸着儿子的脸庞,他拉着儿子的手,大放悲声:“老伴啊,你要在天有灵,你快看看吧,儿子回来了!他活着回来了!你不是天天想他吗?这回他真的回来了……”

  金府里除了翠红和金砖暗自伤神,除了五丫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之外,没有一个不乐呵的!

  就在这一天,金铸听说师傅早在一年多以前就病死了,据说死得很突然,临死时,老人正要喂马,有人还看见他正端着盛满草的筛子往马厩里走,走着走着,突然栽倒在地上,再也没醒来。一直疯疯癫癫的金夫人死了快两年了,夫人是趴着井沿往井里看时,突然发现金铸小时候的身影,看见他正笑着,歪着头,喊着:“妈,你下来,下来……”金夫人喊了声:“儿啊,你等着,妈这就下来!”说完,一头栽了下去……

  金旺凄惨的讲述,拨动着金铸的心弦,情到深处,还谈什么血缘?浓浓的父爱,让他淡化了对父亲吝啬和贪婪性格的种种不满,他要竭尽全力,让暮年的父亲享受到迟来的天伦之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