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金》第四十一章(二)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2017/12/01

(二)

  金窝子的冬夜很静,也很漫长。乌力夫一脸无奈地在院子里来回走绺儿。此刻,院子里一片青白,就像镀上了一层水银。那银色的月光映着几丝儿羽毛般的轻云,照在满脸愁容的乌力夫身上。

  夜深了,寒意爬上了他的脸,脸上的汗毛渐渐立了起来,他竖起衣领,轻轻地推开房门,在客厅里稍微坐了一会儿,暖了暖身子,这才推开了卧室的门。

  马娟还没睡着,听见乌力夫蹑手蹑脚地向自己走来,赶紧闭上双眼,假装一副熟睡的样子。乌力夫没忍心打搅她,脱完衣服,悄悄地挨着她躺下,双手放在头下,接着想心事。

  马娟终于装不住了,重重地将身子扭了过去。

  “娟儿,还没睡吗?”乌力夫温柔地问道。

  马娟没回话,只是将整个身子平躺,表示她还醒着。

  “娟儿,我乌力夫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来没受过这窝囊气!咱得想什么办法,把金铸祸害死呢!只要他活一天,我的心里就没一天干净的时候!”

  “你为什么非要他死呢?你和他到底有什么样的不共戴天之仇呢?”马娟不解中带着强烈的不满。

  “啥也别说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乌力夫一声长叹,几分感慨。

  凭直觉,马娟感觉到金铸忽隐忽现的人生轨迹肯定跟乌力夫有关。

  “乌爷,恕我直言,能屈能伸方可称为大丈夫!你比我大了四十来岁,嫁你时,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家族没有不反对的,可我却死心塌地地跟定了你!因为啥?还不是因为你浑身洋溢着那种堂堂男子汉的气质!你创办了黄金协会,垄断了金窝子的黄金市场,就在你要风来风,要雨来雨的时候,金铸回来了,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他遇事不惊,宠辱不显。他取代了你的会长职位,人们心服口服,为什么?他琢磨的事儿得民心,顺民意,给大伙带来那么多好处,人们能不爱戴他吗?你不能怨天尤人,专挑别人的不是,你得多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别动不动就要了这个人的命,要了那个人的命!”

  “你胡说什么?”乌力夫突然咆哮起来,马娟从他的心尖上往下揭伤疤,他能受得了吗?

  马娟吓了一跳,马上转过身去,两个人开始各揣心腹事。

  到了后半夜,乌力夫又推了推马娟,试探她到底睡没睡着。

  “乌爷,如果你还是个大丈夫,你就有点儿海量,把以前的事一笔勾销!你不但要交税金,还要成为协会中的一员,否则,我们只能分开,我当我的会员,你当你的游民!我可不想跟你受这窝囊气!”

  “你真是胆大包天啊!还想胳膊肘儿往外扭,跟我的仇人站在一条线儿上整我!你要敢背叛我,你瞅着我非杀了你不可!”乌力夫号叫着,这声音在静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邻近房间里立刻亮起了灯,大家以为乌爷又出了什么大事,甚至有人以为狗头金又来抢金子了,因而非常紧张,再听一会儿,没了声,这才熄灯。

  “乌力夫,我告诉你!我马娟之所以被人称为马爷,就说明我跟你有着平起平坐的地位!别看我嫁了你,但并不表明,我必须什么事都依附你!别把我惹烦了,否则,我宁可死在你的刀下,也不受这份窝囊气!”马娟声音不高,但字字用力。

  “你真是活腻了!你再说,你看我敢不敢杀了你吧!别把我惹烦了,惹烦了我,你没个好!我死也不能白死,我非拉几个垫背的!”乌力夫咬牙切齿地威胁道。

  马娟知道,当初她赌气嫁给乌力夫的时候,她就算把这条小命交给他了,乌力夫随时都可能置她于死地,想到这,她不寒而栗!唉,悔不该当初啊!现在说啥都晚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