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金》第四十一章(三)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2017/12/05

(三)

  尽管如此,马娟还是偷着向黄金协会缴纳了税金。

  “乌爷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金铸问道。

  “哦,他有事,不能来,我全权代理了!”马娟爽朗的笑声掩盖了心里的不安。

  这天中午,正好四五个金把头遇到一起,金铸提议吃完饭再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

  席间,马娟表达了她对金铸的感激之情:“金爷,我敬你一杯,家父有不周之处,还请您多多包涵!”

  “哪里?这么说不见外了吗?都是一家人,别客气!”金铸和马娟一饮而尽。

  接着,大家开始东扯葫芦西扯瓢,越址越热乎,越扯喝得越多,不大一会儿的工夫,马娟就喝得酩酊大醉。

  金铸一看她实在走不了啦,就派两个工人把马娟抬回了乌家。

  马娟喝得烂醉如泥,进了屋,连鞋都没顾得上脱,倒头便睡。

  酒醒时,天已黄昏。

  “在哪喝的?醉成这样?”乌力夫愤怒地问道。

  “跟金爷喝的,这帮小子太坏了,今儿,我一点儿都没惯着他们,我撂倒了一片!”马娟很自豪地说着醉话。

  “什么?什么?你跟金爷?金旺还是金铸?”乌力夫就像遭了五雷轰顶。

  “紧张什么?当然是金铸,跟金旺有啥喝头!”马娟不以为然。

  那一刻,乌力夫彻底被激怒了!

  “我让你喝!还金爷?这回我让你找金爷去!”乌力夫暴怒起来,上去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你敢打我!”马娟顿觉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左耳嗡嗡作响。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步步逼近乌力夫。

  乌力夫一看马娟没被他打服,还敢上前跟他理论,火气更大了,他薅过马娟的头发,反正又是四五个嘴巴子。打完了,又一脚将马娟踢出去很远。

  “乌力夫,想不到我马娟的一片好心却换来了你的驴肝肺!更想不到,你是一只纸老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金铸耍横?再这样下去,你真无路可走了!俗话说,咬人的狗不露齿,你倒好,还没等咬人呢,人家就知道你一共长几颗牙了!”马娟坐在地上,数落着乌力夫的不是,看来,马娟是打不服的,这个平时看上去有些文静的女人,身上更多的却是男人的气质。她努力爬起来,抓过床上的包,要往外走。

  “去哪?”乌力夫厉声喊着。

  “去我该去的地方!”马娟说完,推开了门。

  “你真反了!看来我真把你惯坏了!”乌力夫只需稍一用力,马娟就像他手中的一只小鸡。

  “放开我,乌力夫!”马娟拼命挣扎着。

  乌力夫紧紧地咬着嘴唇,脸憋成了紫茄子皮,他死死地拎着马娟的衣领,没有放松的意思。

  “乌力夫,你是只缩头乌龟!你放开我,放开!”马娟喊叫着。

  这时,乌家人陆陆续续地围了过来,乌力夫一看人越来越多,不得不把马娟扔到床上,紫青着脸,跟人们说:“该干啥干啥去!有什么可看的!”

  人们陆续走开之后,乌力夫站在门口“呼呼”地喘着粗气,马娟躲在床上的一角无声地流泪。

  天黑后,马娟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还是想走。

  “马娟,你想走?门都没有!除非我死了!”乌力夫举着匕首,在马娟面前来回晃着。

  “让开!”不知哪来的力气,马娟一把将乌力夫推开,趁着月色,头也不回地走了。

  乌力夫拎着匕首,傻子般站在门口,直到马娟彻底没影之后,他才一下把匕首插在墙上,整个人泥一样地堆了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