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金》第五十一章(三)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2018/01/31

(三)

  “什么?你要把狗头金献给老太后?”刘带吃惊地看着金铸。

  “师兄,你什么都别说,此刻,我的脑子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为了咱淘金人都有碗饭吃,我献出块狗头金又算得了什么?再说,狗头金是国宝,在我手里一天,我的心一天都不会安宁。早交出去,早省心。”金铸意志坚决地说。

  “有道理。再过几天老太后55岁大寿,赶上老太后乐呵,也许会答应你的请求呢。狗头金带来了吗?我看看是块什么样的东西,把人们弄得神魂颠倒的!” 刘带笑呵呵地说着,眼里充满了期待。

  金铸下意识地摸了摸裤腰,脸微微地红了,他用眼睛的余光看了看刘带,刘带那慈祥而又期许的目光,让他把手慢慢地掏进了裤腰,稍微再用点力,用手抠断缝着狗头金的细针密线,这才捧出了狗头金。金铸打开一层层的红布,一块耀眼的狗头金呈现在刘带面前:只见狗头金不仅个大、雄健,长得神采飞扬,黄澄澄的狗毛熠熠生辉,好像马上就能抖落起来,可爱的狗鼻子上好像粘着饭粒,小狗正伸出舌头往下舔饭粒儿呢。

  “哦,真漂亮!这玩意儿往外一拿,能把大臣们看傻了!”刘带看得两眼发直,一时爱不释手。

  还差两天就到老太后生日的时候,刘带终于求得了觐见太后的机会。当然了,觐见的理由就是要面呈这块纯天然狗头金。

  通往大殿的路在金铸的眼里特别漫长,他禁不住心跳得厉害,捧着狗头金的手不停地往外冒着汗。

  “别怕,大臣们是人,太后也是人,有啥怕的!到了殿内,见到文武大臣,更不用紧张,其实,他们还赶不上你呢!这年头,谁有钱都可以人模人样地当官!”

  有刘带陪在身旁,再加上他不断地给金铸打气,金铸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

  但是,当他站在大殿外面,听到有人喊:“宣刘带、金铸进殿——”时,金铸还是紧张得要命,把狗头金抱得更紧了。

  刘带和金铸加快了脚步。进了殿,金铸甚至连眼皮还没来得及抬起来呢,就和刘带跪到了地上。

  “太后,小民有块狗头金要献给老佛爷——”金铸跪在地上,非常虔诚地说。

  “呈上来。”太后面无表情。

  刘带一使眼色,金铸赶紧站起来,捧着狗头金,红头涨脸地一步步走向大殿,就要见到太后和皇帝了,这是多少人一辈子都实现不了的梦想啊!今天,金铸不但见到了真人,还可以近距离地看清他们的长相,甚至脸上长了几个痦子,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没想到,他刚把狗头金递到李莲英的手里,还没等抬头呢,李莲英就长声怪调喊了一声:“退后吧。”

  金铸回到原位。也像刘带似的撅着屁股十分虔诚地跪在那。

  当着众大臣的面,老太后一层层地剥开了包裹着狗头金的红布。当最后一层红布打开后,一块纯天然的熠熠生辉的狗头金呈现在众人面前,整个大殿顿时传出了一片唏嘘声,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太后和光绪皇帝在内还从未见过这么大块的纯天然的狗头金呢!

  太后的眼睛直了,她怯怯地伸出手试了好几试才摸到狗头金,这一摸可不要紧,抓到手里再也放不下了,她的眼里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这可真是块价值连城的宝贝呀!这么多年,朝廷还没收到过这么重的狗头金呢!”太后赞叹道。

  “是啊,见过一些狗头金,还没见着过这么大个儿的狗头金呢!这可真是块宝贝!”众大臣附和着。

  太后非常高兴,看得出,她的情绪因为狗头金而神采飞扬。她不停地把玩着,目不转睛地看着。

  殿下的人都跃跃欲试,都想最近距离地看看这块宝贝。

  金铸窃喜。这回他终于熬出头了,他也可以趾高气扬地站在李力面前,跟他呼三喝四了——这个见利忘义的势利小人,一定要让他怎么吃进去怎么吐出来!

  可是,这种喜悦仅仅维持了十五秒钟。

  一个姓张的大臣往前站了站,拱了拱手,神情严肃地说:“启禀太后,臣听说狗头金没有出单儿的时候,一出就是两块,一公一母。如果单出一块,这狗头金保存不了这么长时间,依臣看来,这只是一块雄狗头金,这位金老板手里还有一块,那是块雌的——”

  “啊,还有雌的?这玩意还分雌雄呀!”众人唏嘘一片,将目光齐刷刷地盯到了金铸和刘带的身上。

  金铸的头上立刻沁出成片的汗珠子,活这么大,他也是头一次听说!

  “太后明察,据我所知,狗头金绝无公母之说,张大人所言纯属无稽之谈,望太后明鉴!”金铸趴在地上,头磕得“乓乓”作响。

  太后疑惑地看了看文武百官,想再征求一下其他官员的意见。想不到,这时竟然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澄清事实。

  刘带急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事要弄不清楚,别说办事了,恐怕命都难保了!想到这,他一边叩头一边说:“太后,臣没当兵之前,一直在家淘金,从未听说狗头金还分什么公母!金铸也只有这么一块狗头金,绝无第二块。他把仅有的这块传世宝贝献给您,可见他的诚心,他要有那块母的,他能不呈上来吗?他都能舍出这块大的还在乎那块小的吗?他对您的忠心天地明鉴啊!”

  “大人,据臣所知,这位刘大人跟金铸乃同乡,且亲如手足,他为金铸辩解也在情理之中。但您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俗话说,好事成双,现在老天爷送给我们这么大块宝物,怎么可能只有一块呢!”姓张的官员仍旧咄咄逼人。

  太后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悦,她说:“金铸,你当尽全力把另外一块狗头金找到,择日送到朝廷!”

  官员们议论纷纷。

  金铸的肠子都快悔青了!——这不是没病找伤寒吗?

  金铸急得额头上的汗“哗哗”地往下流。

  就在这时,有人在太后的耳畔小声嘀咕着什么,太后一惊,不紧不慢地说:“宣她进殿!”

  “太后有旨,宣珍妮小姐进殿!”

  金铸大吃一惊,心想这个时候,珍妮进来搅什么局呢?

  原来,金铸被抓之后,珍妮和罗斯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两个姑娘别提多后悔了。珍妮一连好几天都没吃下饭,她懊悔不已。

  珍妮的父亲约翰没心思出去找矿,他为女儿的身体担心。只要见着珍妮有一丝的笑模样,他就会不失时机地凑到跟前劝上几句:“珍妮,你是无意的,狗头金会原谅你的!你不要拿别人的过错惩罚自己好吗?听说狗头金已经回金窝子了,他现在过得很好。”

  “爸爸,他已经残了,他才二十几岁,将来怎么淘金,怎么生活呢?”珍妮担心地问道。

  “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只要我们在心里记着他的恩,就一定有机会报答他!”

  父亲的安慰,让珍妮痛苦的心得到了一些舒缓。于是,她便每天都搜索着有关狗头金的信息,寻找着报答他的机会。

  这天,她突然听说狗头金来北京给老太后送狗头金,她激动极了,回到家,立刻把这个喜讯告诉了父亲。

  “这可是块无价之宝呢!太后都惦记二十多年了!这回狗头金总算有出头之日了!”约翰说。

  “父亲,您能不能把您的那块狗头金赠给我呢!我非常喜欢狗头金!”珍妮趁机跟父亲提出了要求。

  约翰虽然面露难色,见女儿一脸的虔诚又不忍心拒绝。

  “好吧,爸爸答应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爸爸?”珍妮的眼里闪烁着蓝宝石一样的光芒。

  “你一定要自己珍藏,千万不能丢失或转赠他人。”约翰很认真地说。

  “哦,爸爸!谢谢爸爸!我会记住您说的每一句话的!”珍妮快乐得犹如一个孩子。

  金铸和刘带进殿时,珍妮一直尾随其后,她是从大臣的嘴里听说大殿之上正有人向金铸发难,于是,她便奋不顾身地提出要进殿说话,说雌狗头金在她手里。

  珍妮进了殿,挨着金铸跪了下来,还下意识地轻轻碰了碰金铸的膝盖,顽皮地朝他挤了挤眼睛。

  “呈上来!”太后喊道。

  “什么呈上来?”金铸有些发懵,不知太后指的什么。

  只见珍妮不紧不慢地站起身,缓缓地走到太后跟前,也跟金铸似的左一层右一层地抖落开红布包之后,一块体积很小的狗头金呈现在人们面前!

  人们发现这块狗头金体形虽小,却也栩栩如生。

  “您看,这是不是块雌狗头金,和那块是不是天生的一对?”珍妮问道。

  刹那间,太后和皇帝的眼睛不够用了,他们看完这块看那块,一时间爱不释手。

  下面的大臣更是议论纷纷,尤其是那位姓张的大臣更是得意洋洋,他不停地用一种傲慢的眼神看着刘带和金铸,那意思是说:你看怎么样?我说对了吧?狗头金确实分公母!

  又过了很长时间,太后和皇帝欣赏把玩之后,见金铸和珍妮还跪在地上,就说:“平身吧。”

  两个人站起来,相互看了看,金铸的眼里充满了迷茫,而珍妮的眼里却充满了顽皮。

  金铸也弄不清楚,珍妮的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

  “你把这么贵重的礼物献给朝廷,不知你们对朝廷都有何求啊?”太后开口了。

  金铸又跪在地上:“臣只求您应允金窝子镇的黄金井重新开起来。”

  “你呢?你献狗头金何求?”太后一边把玩着珍妮送上来的狗头金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有!”众人的视线一下被珍妮吸引过来,大家都好奇地看着她,想听到她的下文。

  “说。”皇帝说。

  “我……我想请太后赐婚。”没想到珍妮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相中了哪家公子呢?”太后问道。

  珍妮仰起头,看了看金铸。金铸吃了一惊,脸红成一片,他小声说:“别乱说啊,我有心上人。”

  珍妮好像什么也没听到,她红着脸,抬起头,说:“就是他!”珍妮指了指身边的金铸。

  “不,太后,请皇帝和太后明察,我有婚约,我回去就成婚。”金铸着急地说。

  “哦,不是还没成婚吗!那就娶了这个洋小姐吧。”太后不紧不慢地说。

  “可是,我有婚约在前!太后,请您成全!”金铸有些着急。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就娶了这个洋小姐又有何妨?媳妇嘛,多一个少一个都行,再说了,娶个洋女人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许多人想都想不来呢!”太后说得很认真。

  “我的要求您还没答应呢!”金铸着急地说。

  “什么要求?”太后开始揣着明白装糊涂。

  众大臣面面相觑,没人接茬儿,谁还看不出个眉眼高低呢!

  “就是金窝子淘金的事——”金铸赶紧说。

  “去吧,再淘着狗头金别忘了老早送来!”老太后说着,身子已经离开了座位。

  “退朝!”李莲英又长声怪调地喊了这么一嗓子。

  顷刻间,整个大殿鸦雀无声。

  金铸环顾四周,整个大殿只剩下了他和珍妮。

  珍妮羞怯地说:“狗头金,我们可以走了……”

  金铸朝珍妮深施一礼,郑重其事地说:“谢小姐的及时解围之恩,此恩此情我狗头金没齿难忘,他日上天若再赐狗头金,我定当报还!”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殿。

  “狗头金——”珍妮喊着,泪水如洪水般地喷涌出来。

(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