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珠宝>访谈

张光贤:决胜黄金珠宝的“下半场”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08-26作者:赵为民 徐以冰


卓尔珠宝董事长张光贤。

 

  “虹销雨霁,彩彻云衢。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这是中学语文课本中的《藤王阁序》,也是香港卓尔原创珠宝有限公司(下称卓尔珠宝)精心打造的江西德贤黄金珠宝产业园“时光德兴”画册的封面。

 

江西德兴:中国黄金珠宝产业的“第三极”

  对于在珠宝业打拼了半辈子的卓尔珠宝董事长张光贤来说,他的“下一站”就是江西德兴。刚出差回来的他,还沉浸在德兴的“幸福时光里”。

  此次,张光贤去德兴“督战”,一是率领产业链的合作伙伴去德兴考察商业生态;二是为产业园调兵遣将,再增加一个工程队,推进产业园的建设进度;三是参加德兴市政府牵头召开的德贤珠宝产业园招商见面会及产业园博物馆设计方案汇报会。

  张光贤本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但自打去年宣布与德兴政府共建国际黄金珠宝产业园,无论在江西,还是在广东,找上门来谈合作的人一拨接着一拨,让他再也无法保持“低调”,每天的日程被安排得满满的,大会小会总被推上主席台,现在业内都尊称他是珠宝界的“张首席”。

  有人说,深圳水贝、番禺大罗塘是中国珠宝的“南北极”。但随着珠三角产业结构的调整,电荒、技工荒、工资上调、原材料上涨、物价上涨、人民币升值、出口贸易摩擦、人口红利结束等多重挑战陆续显现。有媒体称“8个馒头”噎住了“广东制造”。广东制造向何处去寻找新的蓝海?

  2017年9月10日至11日,素有“金山、银城、铜都”之美誉的江西省德兴市成功举办首届珠宝文化节。近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珠宝人以及众多行业巨头,齐聚处在赣浙皖三省交界的这座魅力山城,入矿区了解珠宝原料采冶,观博物馆领略厚重矿冶文化,逛珠宝展洽谈看货选货订货,共同分享了一场“卓尔不凡、惟德乃兴”的时尚饕餮盛宴,开创了江西省珠宝文化体验式营销的先河。据统计,此次珠宝文化节各类珠宝总交易额达10亿元。这标志着德兴吹响了有色金属产业由单一采冶向精深加工迈进的“集结号”,展露出德兴打造国内黄金珠宝生态圈的雄心。

  开幕式上,德兴市市委书记刘瑞英宣布,依托德兴优质有色金属资源,卓尔珠宝将与德兴市携手打造一个具有原产地特质的德兴卓尔国际黄金珠宝文化创意产业园项目。通过对德兴卓尔国际黄金珠宝文化创意产业园项目的开发建设,一个以珠宝文化为核心的生产制造、销售、休闲娱乐和人居生活的珠宝小镇即将在赣鄱大地拔地而起。

  张光贤认为,德兴不仅是“风水宝地”,而且是珠宝企业的“价值洼地”,德兴市政府优惠政策的实施降低了企业的综合成本,劳动力成本也低于珠三角地区,而且随着珠宝产业链上下游正向德兴市聚拢,从上游原材料供应到下游物流运输,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配套,交易成本明显降低。除正在形成的产业集聚优势之外,大部分企业还看中了德兴独有的区位优势。

  随着九景衢铁路开通,德兴境内将拥有由德昌、德上、杭新景高速组成的“两横一纵”的高速路网,合福高铁、九景衢铁路组成的“一横一纵”铁路网,由此德兴将逐步发展为赣东北的交通枢纽。公路、高速、高铁的现代化立体交通纵横交错,一个高速、快捷的德兴形象逐渐呈现,德兴已经从原来的赣东北山城一跃成为四省交界区域性交通枢纽城市,全面融入长三角经济区,对接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海西经济区和珠三角经济区,一个大开放、大发展、大格局的德兴以大气包容的全新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个区域经济发达,蕴含巨大的市场潜力,是以深圳水贝、番禺大罗塘为代表的黄金珠宝‘两极’生产基地难以辐射到的,是珠宝企业未来必争的‘第三极’,具有不可或缺的战略意义。”业内专家认为,随着卓尔与德兴政府共同打造的德贤国际珠宝文创产业园的崛起,在“后珠宝时代”,“得德兴者得天下”。

 

开枝散叶:从“番禺制造”到“德兴双创”

  张光贤为何选中德兴,要从“番禺制造”说起。

  “深圳内贸、番禺外销、香港国际贸易中转”一直是中国珠宝产业发展的三大引擎。在深圳人的概念里,水贝意味着黄金与财富;在外国人的认知里,番禺代表着珠光宝气与工匠精神;在国人的想象中,香港是东方之珠,也是华人首富的原产地。

  对于张光贤来说,香港是国际化的“立交桥”,深圳是创新的“金钥匙”,番禺是珠宝工艺的“发源地”。

  20世纪80年代,伴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及香港地区的产业转移和全球消费者对珠宝首饰的需求增大,香港的珠宝厂商纷纷北上落户珠江三角洲,番禺大罗塘地区成为承接境外珠宝产业转移的第一站。

  经过30多年的发展壮大,番禺已集聚了300多家珠宝首饰生产加工企业和逾2000家销售经营珠宝首饰工商户,其中上市企业5家,从业人员5万多人,形成了集原料销售、生产工具制造销售、技术培训、设计研发、生产、半成品和成品销售、电子商务、检验检测、会展服务、珠宝文化鉴赏、旅游等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

  由于产业优势,业内也将大罗塘形容为中国珠宝界的“华强北”。番禺大罗塘的珠宝首饰业素以设计新颖、工艺精湛著称,其中,切割打磨镶嵌技术水平在全球首屈一指,各工序高度专业化分工,占据了珠宝加工领域的制高点,以《珠宝天坛·祈年殿》为代表作的珠宝工艺精品享誉世界。正是由于对高品质的追求,大罗塘珠宝首饰业才有了享誉全球的美誉。

  外贸订单,两头在外。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番禺珠宝出口大幅缩水,大部分企业裁员、减薪、停产。随后番禺外贸试水中国内销,但是由于品牌打造、网点建设、人才培养非一日之功,番禺制造的品牌企业寥寥无几,而卓尔珠宝却凭借精准定位、原创设计、“七保”服务、连锁加盟、明星代言等有效“组合拳”,在北京、深圳、广州、上海等一级市场建立了16个分销中心,在中国二三线城市开设了800家加盟专卖店,打出一片“江山”。

  2016年年底,江西德兴的代理商向张光贤传递出一条极有价值的信息:素有“金山银城铜都”美誉的德兴,有着“德兴人均有4斤黄金”的民间说法,据说,德兴市地下蕴藏黄金将近600吨,白银6243吨,铜910万吨,以31万市民平均计算,人均黄金4斤,白银41斤,铜30吨。虽然这些数据并非官方数据,但德兴市新一届领导班子提出了德兴“科创+文创”双创战略,通过改革释放新动能、项目聚集新势能、双创激发新潜能,延伸“金山银城铜都”产业链,打造百亿黄金产业集群,提供300亩“六通一平”商业用地与相关招商引资工商、税务的配套政策支持,这样利好的消息深深吸引了张光贤。

  2017年春暖花开,在德兴政府的热情邀请下,张光贤踏上德兴这个历史上的“文化圣地”、地理上的“风水宝地”、休闲度假的“旅游旺地”,对德兴的一二三产业进行了深度的“勘探”。

  在德兴,张光贤听到了张潜的故事。

  张潜(1025—1105年)——世界湿法冶金第一人,北宋炼铜家,他结合前人经验和自己的长期实践总结出一套完整的湿法炼铜工艺,于北宋绍圣年间(1094—1098年)写成《浸铜要略》。他的发明在全国推广后,“岁收铜百万”,获得很好的效益。张潜致富后,在家乡设立书院,购买藏书,聘请名师,不仅教育自己和亲戚的后辈,而且培养鼓励资助各地外姓优秀读书人。

  北宋张潜“兴产助教”的故事让张光贤找到了使命的价值:做商业是利益价值,做品牌是符号价值,有责任敢担当,造福一方,才是德贤的价值。德兴考察归来后,张光贤组织精兵强将,从顶层设计到落地执行,编写了德贤国际黄金珠宝文创产业园规划报告。报告中提到,“中国制造在世界制造业生产体系中处于价值链分工的低端。只有转型升级,推动‘科创+文创’,增加文化附加值和科技含量,才能跻身制造业强国。过去我们的经济投资经常出现巨大的风险,在跟其他国家竞争的时候经常处于下风,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于我们钱少,而在于我们的文化形象太差,我们需要完善文化创意产品营销体系,用全球视角、世界语言,讲好德兴故事。”

  德贤黄金珠宝产业园,汇聚黄金珠宝智能制造、高新技术集成、产业转型升级、文创设计、创业孵化、商贸交易、体验营销、工业旅游、跨境电商集群等多产业联动,通过黄金珠宝产业的精工制造,延长产业链,做大做强产业链;通过文化创意设计,汲取产业文化、区域文化的精华,整合资源,做大做强黄金品牌;通过产业园区建设,汇聚创新要素,以创业带动就业,产城融合发展,做好消费升级;通过供应链整合、供应链金融、线上与线下、店商与电商的双线发展,做大做强黄金产业的金融生态圈,打造“五个一工程”:一个黄金珠宝国际产业园、一个科创+文创的双创平台、一个上市公司、一个黄金品牌、一个百亿产业集群;通过国际产业园区的“筑巢引凤”,实现德兴黄金珠宝产业“腾笼换鸟”。

 

全面对标:打造产学研+文商旅“德兴样板”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

  当下,经济新常态、供给侧改革、特色小镇是珠宝界的高频词。张光贤认为,增速降低是表象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关键点是创造需求,创造需求就是现在的供给侧改革。纵观发达国家的居民消费,钱主要就花在旅游、运动、爱好等各种“玩”上。

  自打做了德贤珠宝产业园后,张光贤的“朋友圈”也开始变得“好玩”了:不是往旅游景点跑,就是请文化人做智库,要么研究中国山水文化,要么与年轻人交朋友。

  张光贤带着顾问团先后走访了国内外10多个各有特色的产业小镇,博采众长,为己所用。在产业园区走访中张光贤发现,幸福的园区都是相似的,就是产城人文形成良性循环;不幸的园区大都存在四大短板:一是产业断链——不注重上下游的整合发展,难以支撑产业园可持续发展,产业集聚效应的目标无法实现。二是结构失衡——只注重生产加工型产业发展,轻视生产性服务产业,城市功能的缺失阻碍了产业区的进一步发展。三是配套缺失——由于缺少商业、娱乐、休闲等城市功能,导致产业园千篇一律,活力不足。四是重产轻居——过度重视产业功能的发展,忽视了产业人口导入所带来的居住需求。

  在湖南的小镇旅游走访中,张光贤发现有两招非常有效。第一招,让看起来贵的东西卖便宜,让你觉得性价比极高。第二招,优惠券消费。每个人都有一个逻辑叫“损失厌恶”,只要我花了钱,我就一定把这个钱花掉。小镇给旅游团发消费卡或优惠券,能让小镇迅速聚集人气。而在浙江乌镇、广西灵渠,特色小镇有两个“镇店之宝”:一是月光经济。对于以旅游为主的小镇来说,月光经济大于阳光经济,夜色经济美过白天经济。乌镇突出了“灯光效应”——晴不如阴,阴不如雨,雨不如夜。乌镇夜晚九点,每个地方都亮了,让游客能够感受另一番乌镇魅力。有了这个美景夜色,游客便想留下,住宿带来的的消费是餐饮消费的10倍。而广西灵渠附近一个偏僻小镇,白天没有人,晚上七点车水马龙,这个小镇的金字招牌是“五星级住宿享受,农家乐价格标准”,二是请来新乡贤,留住精英。中国过去是“王权不下县”,每个小镇都是乡贤在治理。本土的贤人叫乡贤,外来的贤人叫寓贤。现在都叫新农人或者小镇创客,就是一批生活在城市的人,他们怀着梦想回到小镇发挥余热。

  在科创小镇,做得好的共同点就是“同人逻辑”:和一起生活的人共同工作,和共同工作的人一起生活。用规划术语来讲,这叫做“商务社区城市”。科创小镇不仅有一批技术大伽,而且还有一批乐于当“小白鼠”的粉丝。

  这些实地考察来的经验,给了张光贤很大的启发。《时光德兴》的产业规划是这样设计的:国际化视野的低密度生态产业园;为游客、员工提供亲水的休闲、购物的宜居环境;本地传统文化和高新技术的结合,时尚与古韵的碰撞;打造一个传承德兴铜都韵味的宜居产业之城;借山川之势打造魅力四射的建筑空间和景观环境,让市民在这里尽情享受人生美好时光。

  《周易》云:“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张光贤认为,德贤珠宝小镇要做到“六神有主”——混改主体,政府主唱,产城主导,智库主谋,大伽主推,特色主打。珠宝业的“下半场”是文化赋能,设计赋魅,通过珠宝表达“六个自我”——自我想像、自我认知、自我生产、自我联系、自我定价、自我表达。

  “历史上,德兴因矿而兴,得山水之利、山水之肥,从山水之城发展为鄱阳重镇;新时代,德贤产业园要借山水之美、德贤文化、产业之胜,打造特色小镇的山水文化之韵。”张光贤如是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