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珠宝>深度

合成钻石:“黑天鹅”的蜕变和突围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8-10-25作者:本报记者 田金刚


  钻石行业在2018年迎来历史性变革。

  其标志性事件之一是百年钻石巨头戴比尔斯推出合成钻石品牌灯箱(Lightbox Jewelry),并于9月份开始正式在官网上对外售卖。

  尽管戴比尔斯对外宣称“合成钻石只是钻石市场的补充,旨在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新选择”,且其售卖的合成钻石不产生“克拉溢价”,也不提供品质分级,但作为行业举足轻重的大企业,戴比尔斯的这脚“神助攻”无疑让曾经扑朔迷离的合成钻石市场未来更加明朗。

  另一则消息则来自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最新发布的珠宝指南中,FTC从钻石的基本定义中删除了“自然”一词,并且不再推荐使用“synthetic(合成)”来称呼实验室生产的钻石。这意味着合成钻石的地位得到空前提升。

  看起来,合成钻石,这只被称为“钻石行业最大的黑天鹅”正得到“天鹅族群”的认可,未来市场发展的壮阔图景也次第展开。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相对陌生的新兴市场,产品和服务如何去匹配市场需求,市场教育和推广如何推进,标准名称、检测技术以及相关贸易政策等“玻璃门”如何打破等,仍是横亘在合成钻石市场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

  未来都是基于现在的需求产生的。合成还是天然?这不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一道简答题。如何紧紧攥住这个未来,答案握在每个富有勇气和智慧的人手中。

 

不速之客:“黑天鹅”现身

  2012年5月,IGI安特卫普实验室(International Gemological Institute)首次在一批605颗大小为0.30~0.70克拉不等的钻石中,检测出混有461颗合成钻石。几乎同一时间,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NGTC)也在深圳实验室发现了一批未经披露的合成钻石。由此,合成钻石进入业界视野,打破了钻石圈的平静。

  合成钻石进入珠宝行业,生产技术的突破是关键。据了解,合成钻石技术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但直到最近几年才出现了宝石级别的合成钻石,并在品质和成本上达到了市场化的水平。

  随着合成钻石这个“不速之客”的闯入,合成金刚石产业也被更多的钻石业内人士所熟知。作为国家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产业,合成金刚石产业此前与珠宝行业并无交集,其生产的合成金刚石根据品质、类型不同,分别供给建筑、制造、能源、军工、航天等工业。截至2016年,中国已经连续14年稳居世界合成金刚石产量首位,中国人造金刚石产量占到全球人造单晶金刚石总产量的90%以上,光2016年的产量就逼近200亿克拉。2015年,中国排名前两位的合成金刚石生产商——中南钻石和黄河旋风共生产合成金刚石近1900吨。不过,整个中国2015年的宝石级合成钻石的产量却很小,其中小颗粒合成钻石约数十万克拉,大颗粒钻石更少,只有几万克拉。而相关数据统计,2015年,全球的合成钻石年产量约为230至420万克拉,占天然钻石的产量比例为2%~3%。合成钻石的品质也逐年提升,实验室检测到的世界最大无色合成钻石,可以做到10.02ct、E色VS1。

  在技术的推动下,合成钻石的产能、品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成为影响钻石行业健康、稳定、有序发展的“黑天鹅”。一方面,被混入天然钻石中的合成钻石一旦未经发现,将严重影响钻石市场的消费信心,也考验着各质检机构的甄别、排查能力;另一方面,即便按照要求正常披露并从正规渠道进入市场,合成钻石的定价体系和鉴定标准也遭人诟病。目前,合成钻石的定价体系主要参考同等品质天然钻石的报价,在此基础上折去20%至30%,而不是按照综合生产成本加成的方式来定价;而对于合成钻石的鉴定,不同机构的标准也不尽相同。如NGTC、GIA等机构只为合成钻石提供粗分级,IGI、HRD等鉴定机构则完全按照天然钻石的标准为合成钻石提供证书。证书精度、宝石命名等方面的差异,对从业者和消费者都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此外,在舆论宣传上,天然钻石与合成钻石行业的“口水仗”从未间断。前者指责后者“以假乱真”“抢夺非洲人民的牛奶和面包”,后者则直斥前者是“血钻”,“生产过程破坏生态环境”。双方的角力还体现在相关组织的建立上。2015年,全球最大的七家天然钻石矿业公司联合成立钻石生产商协会(DPA),而相应的国际合成钻石协会(IGDA)也已经成立。

  在此背景下,2016年9月,由中国黄金报社与NGTC联合主办的中国国际钻石产业高峰论坛于深圳举办,各方人士就“天然&合成 钻石市场的趋势和挑战”展开了一整天的讨论。在这次会议上,业界基本达成共识:堵不如疏,合成钻石进入珠宝市场已是大势所趋。要实现钻石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在天然钻石和合成钻石之间建立一个隔离带,使两种不同性质的产品找到适合自己的市场发展方式,按照各自的定位平行发展。

  共识达成之后,天然钻石行业与合成钻石行业短时间内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市场在风平浪静中度过了一年。

 

巨头入场:好饭不怕晚

  2018年5月底,戴比尔斯宣布进军合成钻石行业。

  除了推出合成钻石品牌灯箱(Lightbox Jewelry)外,戴比尔斯的子公司元素六(Element Six)投资9400万美元建造的人造钻石工厂正式动工,该工厂生产出的人造钻石将被直接应用于新品牌。此前,于上世纪50年代成立的元素六公司,一直致力于合成钻石的研究和教育,并坚称“不会直接进入合成钻石市场”。

  舆论哗然。虽然近几年来,主动布局合成钻石的知名珠宝品牌不在少数。例如,施华洛世奇于2016年在美国创立合成钻石品牌“DIAMA”,选择一些独立的高级珠宝零售店进行销售。而在中国,合成金刚石生产龙头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也在上海成立了合成钻石销售公司,并在郑州开设了线下体验店。但一直作为天然钻石行业“代言人”的戴比尔斯突然“反水”,仿佛在整个钻石行业投下了一颗炸弹。一时间,指责它“言而无信”的有之,认为它“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反制合成钻石市场”的亦有之,尤其戴比尔斯打出的“1克拉800美元”的定价,更被合成钻石业内冠以“价格屠夫”的称号。

  作为手握巨量天然钻石资源、在行业呼风唤雨上百年的行业巨头,戴比尔斯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剑指合成钻石市场,其意欲何为?

  在CDC培育钻石(中国)总经理林红兵看来,不宜过分夸大戴比尔斯此举的背后深意,更应该实事求是看待其作为一个逐利公司当前所面临的内外形势。他认为,戴比尔斯从成立钻石咨询中心(DTC)的那天起,其从资源企业向贸易公司的转型之路已经开启。这次布局合成钻石市场只是其转型的一个缩影。

  戴比尔斯今年发布的《2018年钻石行业洞察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钻石首饰需求为820亿美元,千禧一代(80、90后)和Z世代(95后)的消费者包揽了全球总销量的2/3。戴比尔斯认为,千禧一代与Z世代两个群体之间的共同点为钻石行业带来了机会:一是这两代人对待爱情和承诺有自己的看法,他们对表达和象征爱情的态度正在不断演变,越来越关注个性化产品和轻松体验,以反映他们的个人价值观和偏好。与此同时,只因珍视爱情或浪漫(与婚姻无关)而赠送钻石作为礼物,也是年轻一代消费者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二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都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只选择来源可靠、以负责任的方式采购的产品。他们希望品牌能以实际行动支撑自己的道德高论,要从“说给我听”过渡到“做给我看”。

  戴比尔斯集团首席执行官布鲁斯·克里佛(Bruce Cleaver)表示:“一些新的观念在影响着千禧一代和Z世代消费者,他们看重的钻石可能具有不同的设计,象征新的爱情表达方式。他们也会以不同的方式购买钻石,以庆祝人生中的不同时刻。如果我们能抓住机会,最激动人心的变化一定在前方等着我们。”

  显然,戴比尔斯推出合成钻石品牌,正是其“抓住机会”的方式之一。林红兵认为,戴比尔斯出于上游资源控制的历史惯性,长期隐身幕后,离终端市场较远,与施华洛世奇、潘多拉等品牌竞争时不占上风。在当前一切以市场需求为核心的商业世界,对终端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消费理念的及时洞悉以及客户数据的有效收集等,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在。“虽然戴比尔斯之前推出过终端品牌,但定位过于高端。此次推出合成钻石品牌,将精准找到新兴消费人群。那无疑是一个更广阔的、生机勃勃的市场。”

  与此同时,全球钻石毛坯销售的低迷也给戴比尔斯带来了压力。戴比尔斯最新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在截至9月10日的今年第7个销售周期内,其全球钻石原胚销售额比上一周期减少5.5%,较去年同期的5.07亿美元下降0.4%。这是戴比尔斯自2016年公布相关销售数据以来表现最差的一个周期。

  为应付这种局面,戴比尔斯一改以往打包销售的做法,开始允许看货商拒绝购买小而廉价的钻石。上一次戴比尔斯采取类似举措,还是两年前因印度废钞运动被冲击的原钻需求下降而做出的“权宜之计”。

 

中国机会:逆境中突围

  作为世界最大的合成金刚石生产国,中国的合成钻石市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一是天然钻石行业的产量警报已经拉响。世界最大的钻石交易商Rapaport称,天然钻石年开采量将在2019年到达顶峰,随后则会逐步下滑。这意味着合成钻石将能够从供应链环节成为天然钻石行业事实上的重要补充,并借此分食一部分天然钻石尤其是中低端天然钻石消费市场。

  二是在钻石消费居全球第二的中国,合成钻石的市场前景相对乐观。中国黄金报社2016年发布的《合成钻石发展现状及前景研究报告》显示:超过一半的人知道合成钻石,超一半的受访者明确表达有购买合成钻石的意愿。与天然钻石不同,合成钻石的用途方面装饰佩戴排在首位,合成钻石的购买因素排在前三的是:与天然钻石相同的品质、更为丰富的色彩和款式,以及更优惠的价格。种种迹象表明,合成钻石的市场空间足够广阔。

  消费者对钻石的需求从最初的婚庆钻戒为主逐渐升级到整体的形象搭配阶段,将给合成钻石创造难得的机会,也将改变钻石行业长久以来的固有格局。

  刚刚过去的9月深圳展和香港展,已经出现如俄罗斯NDT、中国香港CDC等合成钻石生产批发商及零售商的展位,吸引不少批发商和消费者驻足咨询。根据年初摩根斯坦利的行业预测,至2020年,合成钻石在珠宝级别的小克拉钻石市场中占比将达到15%,在珠宝级别的大克拉合成钻石市场中的占比也将达到7.5%,合成钻石的市场空间在进一步增大。

  当然,作为满足消费者多元选择的一个新兴市场,合成钻石在中国的发展依然道阻且长。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表示,对于中国珠宝行业而言,合成钻石让中国难得在主流原材料中与世界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且有机会领跑全球,建立中国在主流珠宝市场的话语权。但目前来看,无论从行业标准、政策风向到市场推广、配套体系,都存在很多亟需解决的问题。“目前我正在积极筹备建立亚洲培育钻石协会,并尝试以协会的名义组团参展,扩大中国培育钻石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但他坦言,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明显感受到阻力重重,走好这一步仍然很艰难。

  在林红兵看来,对于从业者来说,首先,合成钻石作为一种新的宝石,让珠宝从业者多了一种选择。相比天然钻石来说,合成钻石生产的标准化,让镶嵌环节更加高效,很好地解决了天然钻石在镶嵌上的短板。其次,合成钻石有着独特的内在价值,可以让消费者有新的体验感。它是未来珠宝文化创造和升华的基因,也是未来的年轻消费者所认可的价值观。

  林红兵认为,当前合成钻石业界同仁应该加强团结,敢于发声、积极行动,从以下三个方面寻求突破。

  一是解决公信力不足的问题。当前关于合成钻石的名称五花八门,没有统一。现行《珠宝玉石名称》《珠宝玉石鉴定》《钻石分级》等三项国家标准,一直以“合成钻石”来命名实验室生长钻石。实验室生长钻石的证书如果从“合成钻石”改成“培育钻石”,将能够更快速地融入珠宝行业。

  二是解决源头供应价格不清晰、不稳定的问题。供应商要有序供应市场,为市场主流品牌服务。不零卖、不乱卖,以确保价格不会成为导致市场混乱的因素。

  三是解决目前合成钻石品牌定位不清晰、品牌意识匮乏的问题。比如,同样款式分别用合成钻石和天然钻石来做,让消费者自己去选择。施华洛世奇已经把培育钻石品牌DIAMA列为奢侈品系列,意味着高端品牌也可以采用合成钻石。品牌通过采取年轻时尚的子品牌策略,可以有效锁定目标消费者。

  据了解,CDC正与全中国最大的合成钻石生产商之一中南钻石进行战略合作,并且在中国郑州和印度都有自己的切磨厂,为番禺、深圳、香港、孟买等地的珠宝商提供服务。在生产研发上,目前CDC已经推出10克拉VS级HPHT合成钻石。

  作为最早开拓合成钻石终端市场的品牌之一,广州凯丽希培育钻石(CARAXY)公司自2015年成立以来,合成钻石销售额保持逐年稳步增长,2017年公司营业额超过3千万元。其总经理郭升表示“培育钻石的市场增长和政策开放不及预期,导致创业团队承受了较大压力”,但他对合成钻石的未来依然充满信心。他还透露,凯丽希正积极与上海钻石交易所接触,寻求在珠宝类目的贸易项中增加“合成钻石”的可能性。一旦此举实现,意味着合成钻石的进出口渠道被真正打通,这将为合成钻石市场的壮大奠定基础。

  对于合成钻石市场来说,“未来已来”不是一句空话,但如何抓住未来,考验的是每个人的勇气和智慧。

  (注:未经特别说明,文中所提“合成钻石”均指实验室生长钻石)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