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珠宝>深度

婚庆刚需被压制的县级市场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4-02作者:郭士军


  

  仰阿莎东大道是贵州省剑河县黄金珠宝店面最为集中的区域,这条街上聚集了老凤祥、周大生、梦金园、金大福、周六福、老庙、赛菲尔等黄金珠宝零售品牌。

 

  就当地黄金珠宝消费市场来说,偏爱黄金类产品居于主要地位。“和钻石相比,喜欢黄金产品的偏多;老一辈的人更喜欢黄金。不过,钻石类产品也慢慢受年轻人的欢迎了。”剑河县老凤祥一店主管刘琴说。

 

  “我们本区域的中老年更加偏爱于黄金首饰,而年轻人观念逐渐改过来了,喜欢钻石、彩金系列,大款式的传统黄金首饰逐渐走出了年轻人的视线。”剑河县老凤祥二店主管陶承银说。

 

  剑河县周大生店以镶嵌类产品为主,但其销售额和销售量的主要贡献仍然是黄金产品。“前两年,钻石和彩金的销售还不错,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这两类产品比以前要差一点。”剑河县周大生店主管肖君兰说。

 

  “凉凉”的头天宝日

 

  剑河县位于贵州省东南部、黔东南州中部,是疫情影响较小的区域之一。1月24日,剑河县仰阿莎东大道各个黄金珠宝零售店停业,直至2月21日,各大零售店才正式复工。

 

  2月24日,黔东南新冠肺炎病例清零,累计10个病例均治愈出院。3月16日,贵州新冠肺炎在院确诊病例清零。但是,疫情对剑河县的黄金珠宝零售市场影响也较大。

 

  “肯定大啊。人家都没挣钱了,还怎么来你这消费。黄金珠宝本来就是非必需品,一般都是结婚的新人才有消费需求。就我自己跟着的几个客户,都推迟了婚期。不能办酒席,对黄金珠宝零售影响挺大的。”陶承银说。

 

  在贵州剑河,每年的头天宝日(一年中第一个宜嫁娶日子)都是黄金珠宝零售店最为繁忙的时候。回想起前几年头天宝日销售的情景,陶承银仍记忆深刻:“当时,进店的顾客想选购首饰,我们那时候都没空接待新进店的顾客。她们直接就‘放话’说:‘拿这个产品给我打包’。”而今年的头天宝日,各家黄金珠宝零售店线下销售额为零。

 

  2020年的头天宝日是正月十四(公历2月7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全国各地零售市场均受到较大波及,彼时,剑河县各大黄金珠宝零售店也处于闭门状态。

 

  房价冲击黄金珠宝需求

 

  前两年,剑河县的肉沫粉6元/碗,现在涨到了8元/碗。与之同样飞涨的还有剑河县的房价:最近两三年,剑河县房价迅速飞涨,一度影响到了婚庆新人对黄金珠宝的刚需消费。

 

  “剑河县房价挺恼火的。现在好一点的房子,都涨到6000元/平方米。我跟着的有些顾客,本来是想买手镯,但是他们去看了房子以后,就直接告诉我:‘我考虑一下要是要买房子的话,就不要手镯了。’”陶承银说。

 

  之后,陶承银又联系了那位顾客,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复。“很大可能上,就是他们买房了。”陶承银说。

 

  市场分流 县城消费受影响

 

  2018年,剑河县只有老凤祥、周大生、梦金园、周六福四家黄金珠宝店,各个品牌都能“吃饱”。而如今,七八家零售品牌齐聚县城,各个零售店分割的“蛋糕”迅速变小,“温饱”问题困扰着这里的每一个零售店。“自从这里的店面开多了,各家零售店的人流量就分流了。每年的婚庆人数基本不变,店多了,竞争压力自然就大了。”陶承银说。

 

  剑河县老凤祥一店是最早在剑河县开设的黄金珠宝品牌之一,是一家当地老店。“虽然我们是老店,现在零售品牌这么多,我们也会受到一定影响。”刘琴说。

 

  市场下沉,消费者可以在临近的市场买到心仪的产品,理论上,市场下沉会冲击上级市场的消费总量,而对县城及乡镇市场产生一定的拉动作用。但是,剑河县黄金珠宝的市场却打出了一张“逆向牌”——“现在不像三年前,消费者认准一个品牌,认准一个老板,就会一直是品牌的忠实顾客;现在当地人们选择的余地更多,四五十分钟的车程就能到凯里市,有了更多的对比和参考。”陶承银说。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