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专栏>宏观金市

新加坡金库退潮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19-03-06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王亚宏


  本世纪以来,随着“西金东移”潮流的出现,不少亚洲国家开始积极为打造新的黄金中心做准备,并觊觎我国香港的地位。在诸多地区性中心里,新加坡对香港构成最大的挑战,不但吸引了部分债券和外汇业务,还借助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积极扩展贵金属业务。在大张旗鼓地准备了一番后,近来其黄金业务拓展却遭遇了退潮。

  新加坡的优势在于覆盖整个东盟市场。东南亚是全球目前极有活力的黄金市场,而新加坡则立足于辐射东南亚,比如泰国的贵金属交易商就在新加坡设立了分支机构。目前新加坡金银市场协会(SBMA)的会员数量已经从25个增加到了36个。

  新加坡打造黄金中心的切入点是仓储交付业务,由于在原油贸易领域有多年的仓储交付经验积累,新加坡借此进入黄金领域可谓得心应手。坐落在世界前两大黄金消费国印度和中国之间,新加坡是世界上较为繁忙的港口之一。一些黄金领域的专业人士看好2010年完工的新加坡自由港中的黄金存储设施。在那里一周7天,每天24小时都可以不间断地交易黄金。新加坡免税的自由港以瑞士的类似设施为模板,被称为“新加坡的诺克斯堡”,存有大量的黄金。在新加坡自由港拥有金库的马尔卡-艾米特公司称,2016年其存储设施已经用掉70%的空间,这其中超过九成都是贵金属。

  新加坡雄心勃勃的黄金中心打造计划今年1月却遭遇重大打击。作为东南亚地区重要的黄金银行之一的澳新银行近来表示,将关闭其在新加坡的贵金属库存。该银行在2013年于新加坡开设了金库,当时据估计最多存有50吨黄金。

  澳新银行金库中的黄金主要来自全球第二大黄金生产国澳大利亚,该银行在过去十多年里在贵金属领域的主要业务就是将澳大利亚开采的黄金出口到印度和中国,而位处十字路口的新加坡则是其主要集散地。

  贵金属业务据估计目前每年能给澳新银行带来5000万美元至8000万美元的收入,这和之前相比已经大幅下降。由于近年来贵金属领域监管越来越多,导致行业利润越来越低。之前德意志银行和巴克莱银行等银行纷纷减持或退出贵金属业务,现在澳新银行也加入这一行列,暂停了其实物贵金属托管服务。

  澳新银行的业务线调整直接打击了新加坡在黄金仓储领域大展身手的雄心,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却是新加坡宏观监管进步的结果。

  去年新加坡加大了反洗黑钱及打击反恐融资力度,对贵金属交易进行更严格的监管。为防止不法分子利用贵金属交易进行洗黑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活动,新加坡律政部推出新的监管制度,对本土约2500家宝石和贵金属经销商进行更严格的监管,要求其采取措施降低客户和交易导致的罪案风险。根据新制度,新加坡的贵金属经销商必须评估和明了客户和交易所引起的洗黑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风险,向负责监管的律政部注册及实行内部政策、程序和管制条例,降低这些风险等。

  这些制度的实施是对新加坡之前宽松监管政策的修正。之前新加坡自由港的金库就一直以保密性为卖点,强调保险库一旦被租给客户,自由港管理方就不能再进入。而现在监管力度加大后,虽然黄金储存的业务会受到一定影响,但却是新加坡建立更强大金融中心必须付出的代价。

56.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