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专栏>宏观金市

澳大利亚走到黄金十字路口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0-01-19作者:《中国黄金报》特约评论员 王亚宏


  澳大利亚有可能在未来5年内产量将下降逾40%,从而被加拿大和俄罗斯相继超过,全球黄金产量排名跌落到第五位。

 

  全球重要的黄金生产国澳大利亚正处于十字路口:一边通向雄心勃勃的增产目标,另一边则是令人沮丧的产量下跌。

  乐观情绪看上去和辞旧迎新的欢乐气氛更搭配。在圣诞节(2019年12月25日)前几天,澳大利亚政府表示捍卫大宗商品对该国经济的重要性,并预计其有潜力超越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

  此前,澳大利亚已经距离这一目标并不遥远,其在2018年生产了321吨黄金。同期中国黄金产量虽然连续12年位居全球第一,但401吨的产量录得同比下滑,澳大利亚已经拉近了与中国的差距。

  目前澳大利亚的黄金产量已达到历史最高纪录,而且还处于上涨的周期中。以澳元计算的金价处于创纪录水平附近,这进一步刺激了勘探和生产。

  目前纽卡斯特矿业公司旗下的卡地亚金矿、纽蒙特矿业旗下的博丁顿金矿和塔纳米金矿等,都处于良好运作的状态中,这也为澳大利亚进一步提升产能超越中国提供了底气。

  这些明星矿山并不能掩盖所有问题,十字路口的另一端通向并不美好的未来。标准普尔全球市场分析师加尔布雷思认为,澳大利亚一些大规模金矿正在老化,并且没有足够的新发现来替代。从悲观的角度看,澳大利亚有可能在未来5年内产量将下降逾40%,从而被加拿大和俄罗斯相继超过,全球黄金产量排名跌落到第五位。

  在澳大利亚黄金生产的乐观和悲观两种截然不同的图景中,哪一种更可能发生呢?事实可能既没有第一种可能性那么美好,也不会发生第二种那种断崖式跌落。而更偏向哪个方向,取决于正在进行勘探的结果。

  澳大利亚老化的金矿清单很长,比如2019年11月份刚刚卷入交易的超级坑金矿,开采期已经超过30年。虽然之前开采方已经通过新技术不断延长矿山的寿命,但技术的效果也终有极限。毕竟金矿不像澳大利亚的另一种特产葡萄酒,随着年限的增长,葡萄酒只会变得更好。相反金矿则会变得更深,成本增加,并且使矿井保持盈利变得更加困难。

  在目前澳大利亚5个产量最大的金矿中,位于卡尔古利-博尔德东北340公里处的托庇卡纳矿属于近10年以来唯一新开发的项目。在这种情况下,更多新矿山的开发对可持续高位生产就显得尤为重要。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在金矿带密集的西澳用于寻找矿床的支出超过13亿澳元,是5年来的最大支出,比2017年增长了18%,其中,近一半用于勘探黄金。

  从勘探到开发再到生产需要一个周期,不过这个行业从来都不缺乏耐心。珀斯造币厂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海斯表示,澳大利亚未来5年里黄金产量大幅下降的可能性很小。该厂每年处理大约350吨黄金,其黄金来源并不局限于澳大利亚国内,而且包括进口的黄金原材料。

  由于澳大利亚国内黄金消费量相对较小,因此额外提炼的进口黄金在加工完成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口——至少对铸币厂来说,黄金生产在十字路口转向哪个方向的影响相对没有那么大。

56.9K